搜狐首页 新闻 贴身校花2

手机搜狐

SOHU.COM

狱囚揭监狱惨状:我听到头骨裂开的声音

“牢房门打开了,没有一秒钟犹疑,他直接跳到栏杆上,狱警想抓住他,但是来不及了,3米高,我听到他头壳裂开的声音。血从耳朵、从脑袋流出来。”

科迪·拉奇已经习惯于目睹监狱里的种种惨剧。

蹲了两年牢,他清理过牢友割腕的现场,救护过跳楼的牢友,目睹无数囚犯精神崩溃,失去自控。

科迪·拉奇

这名33岁的男子先后在两个曼彻斯特监狱服刑——Strangeways和Forest Bank,罪名是恐吓证人、袭警和威胁杀人。

五个月前被释放,他称自己如今已改过自新,远离犯罪世界。

但他在狱中的所见所闻,目睹的那些“痛苦”将永远留在他记忆里。

最新数据显示,过去一年来,英国监狱的自残与攻击事件达到破纪录的地步,近四分之一囚犯处于“拥挤不堪的环境”。

拉奇在Strangeways关了三个月,基本上全天关在牢房里。

在Forest Bank,他得到监狱官员的信任,给了他一份清洁工的工作。

“作为清洁工,我不用整天蹲在牢房里,可以四周走动,所以我亲眼看到了各种事故。”拉奇对《独立报》说。

“他们尽力避免这些事故传扬出去,但,政府的统计数字已经说明了一切。说明英国司法部门的管理失败,伤害了囚犯,也伤害了囚犯家属和监狱工作人员。”

在狱中打扫的时候,拉奇见过一个男人试图自杀,但是很痛苦地——失败了。

“那是个普普通通的日子,正中午,那个小伙子被关在牢房里,这没啥特别的,只不过,他是个强奸犯,性犯罪者通常都关在一起,有他们专属的区域,但是由于牢房不够用,有的强奸犯不得不和普通犯人关在一个区。这就麻烦了。”

“大概其他囚犯收到风,知道他是强奸犯,于是他们在他牢房门外恐吓他,大声嚷嚷要怎么弄死他,有人把手穿过门上的栅格,往他床上扔尿液。”

“一名狱警打开他的门,要看看他的情况,当牢房打开时,这名囚犯直接冲出来,跳到栏杆上,狱警只来得及抓住他的腿,于是他倒悬在栏杆下,离地三米,很快,狱警的力气撑不住了,他人从裤子里滑脱出来,一个倒栽葱,直直地砸在水泥地上。脑壳裂了,满面鲜血。”

这名男子被送去医院,拉奇再没有见过他。后来,狱警告诉他,此人养好伤后又回到原来的监狱,不过这次被安置在性犯罪者的区域里,与普通犯人分隔开。

去年,英国监狱共发生了40414宗伤害事故,同比增加5700宗。其中113名囚犯自杀身亡,平均每三天死一个。

拉奇目睹过一名年轻囚犯割腕自杀的现场,“这个小伙子被关禁闭了,他想出来,他有心理问题,一直在嚷嚷,但没人理他,是我感觉他的喊叫声渐渐变弱,我就去他牢房门口看了一眼。”

“隔着栅格,我看见他手腕上喷出浓稠的血浆!他的动脉不是流血,而是正在喷血。可以看到他脸色立刻变得苍白。”

“他不是第一次这么干,他的手臂上有一重重的伤疤。他把房间砸了,电视机砸了,呼唤狱警的蜂鸣器砸了。因为摁蜂鸣器没用,监狱不管他。他说我的头要炸了,我需要护士,我需要药!”

拉奇下楼通报了情况,护士来了,年轻人被送往医院。

拉奇后来知道这名男子是以“高危人员”的身份进入监狱,但由于过度拥挤,监狱没有足够的为“精神高危人员”设计的看护型牢房,所以他被安置在普通牢房里。

“这孩子是偏执狂精神分裂症,有性格障碍,监狱是一个可怕的地方,非常动荡、暴力,在这样的环境中被长时间禁闭,他们容易失去控制,如果没有药物治疗,这种事情就会出来。”

“监狱不是个好东西,它不起作用。在这里,不会有人的改造和恢复。我在这里做一个清洁工,已经算是运气好的了。但我会学到什么技能吗?会受到什么培训吗?出狱后能用得上的?不会,没有。我在这里一周工作7天,工资是11.25英镑,此外什么也没有。”拉奇说。

“监狱没有让人变好,而是变得更糟,这个情况得改改。”拉奇说。

上周,英国监狱监督机构发布年度报告,显示过去一年来,监狱中的暴力、自残和吸毒事件急剧增加,同时,监狱中的教育和就业培训活动,达到七年来最低点。

“我这半辈子,经过很多事,见过很多东西,属在监狱里见到的、经过的事情最惨,最难受。这些事会永远留在记忆里。”拉奇说。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