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新闻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分裂70年,脱北者用漫画讲述朝韩文化差异

逃到韩国的30,000朝鲜脱北者,他们的生活似乎和欢笑挂不上边,但由脱北漫画家崔成国创造的网络漫画系列,把幽默注入到了恐怖的叛逃和艰辛的定居过程。

2010年叛逃到韩国后,当时37岁的崔成国意识到,分裂70多年后,南北韩不再是同一个国家——很多文化和语言上的差异日益凸显。

崔成国曾在平壤的动画制作公司SEK工作室工作,韩国的动画与朝鲜的完全不一样。

“我第一次看韩国动画时,就很疑惑。故事情节不是宣传爱国主义,不是抓特务,也不是关于战争的。对我来说,这样的动画一点用都没有。”崔成国说。

小时候,崔成国就知道一个绘画技巧能让他得到老师的表扬:把美国大兵“画的越丑、越暴力越好”。

这幅漫画,是崔成国根据他小时候的画再创作的。它描绘了一个美国大兵正在脚踢一个想要叛逃到朝鲜的韩国士兵。

2016年,崔成国重新拾笔,开始在网上连载一个名为“劳动审问”的漫画系列。“劳动审问”是朝鲜官媒《劳动新闻》的谐音。

这一讽刺漫画系列讲述的,是一群刚刚来到韩国的朝鲜难民,他们在新国家的第一个月是在韩国政府的审讯中心度过的。

崔成国在漫画中嘲笑这些“新来的”,比如他们因为看到自助餐厅里各式各样的美食而震惊。

左侧,一个难民问:“你确定我们想吃多少就能吃多少?”右侧,女性叛逃者说:“餐厅里的食物都是腐烂的。”韩国语中借用了英语“buffet(自助餐)”的发音,与韩语本土单词“腐烂的”发音相似。韩国语中,有很多外来词汇,已经成为韩国日常用语的一部分。对于很多朝鲜叛逃者来说,他们面临的第一个挑战就是学习这些外来词汇。

还有一幅漫画,崔成国根据自己初来韩国时经历过的文化冲击,创作了一个失恋脱北者闹出的笑话。

叛逃者见到了一位韩国女士,她说:“太有意思了,我从来没有见过朝鲜人。能和我交换电话号码吗?”

“有一次,我见到一位韩国女士,她想和我交换电话号码,还说想和我交个朋友,”崔成国回忆道,“我却误会了她,以为她想要和我结婚。”

那位韩国女士接着用日常常用的尊称称呼了脱北者,崔成国在漫画中解释了他为什么又会错意了。

“在朝鲜,只有爱人之间才那样称呼。称呼朋友,我们只用‘同志’。”崔成国解释道。

这幅漫画描绘的,是朝鲜脱北者用两包中国香烟贿赂,韩国医生受到了惊吓。

当然,崔成国的漫画不都是幽默搞笑的,他的一些漫画还描述了朝鲜人民的生活。

这幅漫画中,一个人说:“把这些草吃了吧,不然你就要饿死了。”还有一幅漫画,崔成国描绘了脱北者们是如何在边境士兵的枪火中逃跑的。

崔成国说,他希望他的漫画系列能够改变韩国人民对朝鲜难民漠不关心的态度。

漫画中的文字是:“逃离朝鲜后,就是要想方设法地活下来。即使亲人中枪倒下了,你也不能回头。”

崔成国的漫画收到了很好的反响。

现在,“劳动审问”的阅读量已上万。有读者留言说,崔成国的漫画帮助他们了解了朝鲜和韩国的文化差异;还有其他读者说,看了漫画后,他们更加同情朝鲜人了。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