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新闻 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日本,失物者的天堂

2017年2月,当MaithileeJadeja向警方报告她弄丢了手机时,她给出的位置既精确又模糊——日本最大的活火山阿苏山山顶附近的一个浅浅的裂缝中,手机在拍照时不慎掉了下去。

两个月后,回到东京的Jadeja收到了距离她500多公里的熊本县警方的一封信。

一位徒步旅行者找到了她的手机,并把它交给警察。屏幕碎了,“她还想把手机拿回去吗?”信上这样写道。

打了几通电话,一个星期后,被汽泡纸包裹的手机送到Jadeja手里。“很神奇的是,开机以后还能用,”Jadeja回忆说。“有人这样费尽心力地帮你找东西,真是太暖心了。”

在日本,涉及丢手机、钱包、相机和钥匙的故事通常都有个团圆的大结局——回到主人手里。

除了找东西的人要诚实,还需要政府在报告、登记、储存和最终送到失主手中这几个方面付出巨大努力才能做到。

失主的天堂

《日本日常生活中的法律:性、相扑、自杀与法令》一书的作者及密歇根大学法学院院长Mark D West把日本描述为失主的天堂。

2016年,东京警视厅失物招领中心处理了36.7亿日元(约2.23亿人民币)的丢失现金。警方数据显示,约四分之三的现金最终辗转回到了失主手里。

除了现金,东京警视厅去年还处理了大约383万件遗失物品,信用卡和驾驶证占主要部分,雨伞数量也很多,有381135把 。

West把日本在失物管理方面的成功归于以下几个因素。

“日本法律很完善,人们知道拾金不昧者有可能获得酬金回报,也知道可以把东西放在交番或百货公司的失物招领处。”

交番是日本警察常驻的执勤岗亭,也是管理遗失物品、提供失物问询的地方。日本共有6000多个交番,交番通常不比一间单人房大。但如果你丢失或发现了什么东西,去交番绝对是首选。

教育从娃娃抓起

在教育小孩拾物的规矩时,父母和老师都会强调交番的作用。如果拾到东西,日本多数小孩都会交给交番,而且过后还会回去交番查看一番,了解事情进展如何。

曾任警察的关西国际大学教授Toshinari Nishioka称,即使孩子送交的钱数目很小,警察也会走完相同的程序。

“即使只有1日元或5日元,警察也会认真处理,并告诉孩子'你做得很棒'。他们这样做是为了培养孩子的自尊心和成就感。警察的工作不仅仅是打击犯罪,他们也努力增加当地社区的善行。”

但正如West所说,复制日本失物招领制度需要庞大的行政开支,占用大量警察时间。日本谋杀率属世界最低,犯罪率逐年下降,这样的国家才有条件把注意力转到失物招领上。

无人认领的物品

来自日本西部滋贺县的松本真由子回忆起小时候的一件事:她和妈妈在家附近散步,发现了一个装着大概1万日元的钱包。

“妈妈带我去了交番,我们把钱包给警察。警察送了些糖果给我。”松本说道。

糖果并不是法律规定的奖励。根据日本法律,如果失主认领物品,他们有义务向拾到者支付物品价值5%至20%的报酬。

日本失物保存期限只有三个月,在此期限内若无人认领,物品将交给当初捡到它们的人。

此外,这些东西也可能通过商店回收再次进入市场。37岁的高桥贤次在大阪市中心就经营这样一家商店,高桥会定期从警方那里购买无人认领的物品。

高桥贤次

高桥的小店是领带、墨镜、摩托车头盔、手机壳、 念珠、拐杖和高尔夫球袋的最后一站。还有雨伞,高桥每年能卖约1万把雨伞。

高桥说:“我觉得我们的生意扮演的是(这些丢失物品)最终储存库的角色。如果我们不买下来,卖出去,它们就会被丢掉。所以说,这是个很好的制度。”

商店外面的笼子里关着Sasaki-san——一只公鸡,也是商店的吉祥物。五年前,高桥深夜回家时在大街上发现了它。“它迷路了,”高桥说,“所以我给了它一个家。”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