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新闻 无法拥抱你

手机搜狐

SOHU.COM

艾怡良 不做薄荷做铁树 | 明星

当你变成一个唱片歌手,你要突出个性,你的歌曲要代表你,你没有方向了。比赛赢了就没有大碍了,但怎么快乐地把声音呐喊出来,没那么容易

拿了金曲奖最佳女歌手一个月,艾怡良的生活并没有发生明显变化。忙了些,运动少了,幸好睡眠依然充足。喜悦仍未从她脸上褪去,这个走路带风的小个子,说话声音大而清亮,回答问题也带着一串笑声。大波浪长发别到一侧垂至胸前,盖住小麦色皮肤。她五官轮廓鲜明、眼窝深陷,笑的时候八颗牙齿齐整排开,白得醒目。看惯了厚厚粉底堆出的惨白脸庞和清一色锥子下巴,这样的面孔出现在面前,一颦一笑都鲜活无比。

艾怡良在意自己在舞台上表演的细节,一个音唱走调了,下台得抓着观众问,你注意到了吗?十个里面有七八个发现,她会特别丧。当十个里面只有一两个注意到,她会想,啊,那还好。但无论哪一种,回家后她都要把那一段走音视频翻来覆去看两个小时,发给亲朋好友,捶胸捶大腿:怎么会这样!但她可以接受表演时失控,比如情到浓时大爆音,声音沙哑或是眼泪流下,她觉得这是“真性情的体现”。

自己的歌都是失恋体会,写的时候搜肠刮肚、累到不行,一公分厚的本子上写满了没有规律的词句:分手……一个感情的伤口……我到底要变成什么样的人……最后一页画上大大的问号,压抑、无助、困惑。唱的时候又来自我解剖,努力让理性压过感性,明明是失恋再现,也要在心潮澎湃的当下控制音准、呼吸和谈吐。她偏偏是一个情绪丰沛的人,还是常常忍不住哭出来,歌迷甚至会准备长长的伸缩杆给她,杆子顶端别着一盒抽纸,她唱哭了能直接抽出来擦泪。她和歌迷哭成一团,觉得懂了彼此。

“我是人来疯的类型,只要你给我一点点感动,我就能够乘以十倍还给你。你被我感染了,我就再加十倍,现场就会一片疯狂。我的歌比较孤单,但我会去追求‘哎,你懂我吗?你是不是跟我一起的?’如果没有这个联结,我就觉得还是一个人。”

别人的态度一度成为艾怡良进步的动力。小时候爸妈带去喝喜酒,她上台跳舞,恭祝新人百年好合,获得一大把糖果,她心想:这就是赚头。高中进入吉他社团,上台表演时,同学给她的欢呼声最大,她心想:我被需要了。参加唱歌比赛,别人没有夸她,她会主动去问“你觉得我好不好?不错?那1到10分能打几分?扣分扣在哪里?”

“我很怕不被需要。我很小就知道自己唱歌不错,但是没有把握。我参加比赛也不知道会走多远,直到慢慢传来好评,我才建立信心。”

2017年6月24日,台北,第28届台湾金曲奖,最佳国语女歌手艾怡良与最佳国语男歌手方大同合影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