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新闻 生活大爆炸

手机搜狐

SOHU.COM

35℃+的慈溪街头,不只有汗流浃背,还有这一幕……

这几天,可怕的高温似乎设下了结界,大家被热得无法出门。如果下午上街,马上路空空荡荡的。但是有一群人,顶着烈日工作,城市处处都有他们的身影。生活不易!

下午两点,樊大姐在新城大道西侧的非机动车道上扫落叶。马路上几乎没有行人,只有来往的车辆,樊大姐一路扫扫停停。

“那个人,他不扫,我说我扫。我自己负责的路段已经扫完了。多干点,可以多赚钱。”工友把一半的工资给樊阿姨,樊大姐愿意多做一点。

樊大姐今年48岁,老家在河南,丈夫也是做环卫工作的。樊大姐原来是做服装的,可以在工厂里,相对轻松些;现在眼睛没有那么好使了,她就只能从事一些更简单的体力劳动。

利落的麻花辫,宽檐的大草帽,蓝色的工作服已经被太阳晒得褪了色……樊大姐右手大扫帚,左手的畚斗里,已经装满了落叶。“我也可以等稍微凉快一点再来的,但是路面脏了不好看,看不下去。”

早上4点多起床,工作到10点左右;下午1点半扫到5点。寒冬酷暑,一直是这样的工作节奏。上午下午,樊大姐都会灌好满满一大瓶水出门,一天两瓶刚刚好。她从来不买冷饮,说那样太费钱,自己带水省钱。

车把上缠着一块湿毛巾,扫一会儿,樊大姐就会停下来,擦擦汗。这么热的天气,露天站一会儿就浑身是汗,扫地更是热得喘不过气。樊大姐说她不中暑的,已经习惯这样的天气了。

“大姐,你是不是腿脚有点不方便。”

“你看出来啦,关节不好。”

“走路会疼吗?”

“前几年关节出问题。下雨天还是很疼,疼得不能睡。”

注意到樊大姐,就是因为她是跛着脚走路的,右脚无法直立。这份需要一直走路的工作,对她来说,实在不易。

樊大姐的脚踝上,布满了被蚊虫叮咬的小伤疤。她说这都是扫地、割草的时候叮上的,蚊虫太毒了。顺手掏出随身携带的防蚊液,往大姐脚上喷了一圈,大姐很高兴。

“两个女儿都结婚成家了,再干两年,我就回家种地了。”樊大姐说,老家还有地,女儿成家也不需要她操心了,她和丈夫盘算着,再过两年做不动了,就回家种土豆。

像樊大姐这样,在最热的时候,顶着烈日工作的环卫工人还有很多。他们鲜少抱怨生活,说给拍个照,每个人都乐乐呵呵的,能在笑容里看到他们对生活的感激。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