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新闻 贴身校花2

手机搜狐

SOHU.COM

耍,才是正经事

南风窗

赵雷的《成都》可能是当下有关成都最火的新民谣,但是成都本地人并不愿意为这首《成都》买单。在他们看来,作为游客的赵雷的《成都》,并不是他们生活里的成都。唯一可称道的是赵雷选取成都作为灵感源头,重塑了都市样本,让好多人都渴望在某个湿雨的傍晚,在成都街头走一走,去体味一把那种不催命的节奏。

1

你娃硬是瓜得狠

成都的这种不催命的节奏源自成都人特有的钝感力。

“钝感力”的发明者渡边淳一认为,钝感力就是“迟钝的力量”,也就是从容面对生活的挫折和伤痛,坚定地朝着自己的方向前进,它是赢得美好生活的手段和智慧。

成都宽窄巷子是成都人慢生活的一个缩影。

用成都本地话来讲,“钝感”就是“瓜得狠”。凭着“瓜得狠”,成都人可以在任何环境中迅速适应,然后如鱼得水。

比如512大地震,至今让人心有余悸。但是翻看灾后录像,会发现一个有趣的场景。地震当晚,那些躲避余震的成都人,竟然在简易帐篷前摆上了麻将桌,毅然与余震一起“血战到底”。

数小时以前大家的惊慌和狼狈,成了麻将桌上调侃的主题,大伙笑嘻嘻地互嘲和自嘲瓜得狠。似乎从那时起生活又回到了日常,泰然里有几分镇定,也有几分认命。

其后坊间流传的掏耳朵的段子,则把成都人的“瓜”性推向极致。

平常,采耳师走街串巷,敲着一串成套的大小钢夹子,发出“刺刺”的声响,直逼你的听觉,让你的耳朵瘙痒不止,不掏不行。谈好价格,客人躺在藤椅上,采耳师转动钢夹子,大小有序,依次进出客人的耳道。一掏一弹,时紧时松,直掏得客人心窝发痒,全身酥麻,脚指拇都弯起来抠紧了。

512的次日坊间就传说,地震的时候,这些采耳师傅丝毫没有受到大地摇晃的影响,他们在极其狭窄的耳道里稳稳地完成了整套采耳流程。客人们也有感觉摇晃,不过大都以为自己又是在重温以前采耳过程的某种不必说的快感,只是再一次把脚指拇弯起来抠紧点而已。

之后客人和采耳师也有相互埋怨、调侃,说对方、说那么大的地震来了都不晓得赶快逃跑,实在瓜得狠。

采耳俗称“小舒服”,是一种艺术和技术融为一体的民间手艺。在成都市宽窄巷子,有一群靠这门技艺生存的掏耳师傅,他们被称为采耳师。采耳师们拥有着数十种掏耳工具,如耳扒子、鹅毛棒、铗子、震子、马尾、刮耳刀、耳起、棉花棒、酒精、双氧水、头灯等。掏耳是民俗七十二行中的一技,也是四川特有的一种耳文化。

杂念尽消,物我两忘,这样的状态被成都本土作家洁尘解读为“成都时间”。在她看来“北京时间”是规划全国人民工作和生活整齐划一的一种标准。而“成都时间”是一种闲适的生活状态,成都人的工作和生活是分别在北京时间的精准和成都时间的闲适中自由切换的。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