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新闻 贴身校花2

手机搜狐

SOHU.COM

“我的孩子会成为优秀的那个吗?”

南风窗

中产家庭在这场教育战争中并非只有焦虑和压力,也凝结了许多智慧。

我从未有机会这样深入地了解中产家庭的这一个世界—孩子。尤其在和好友之间,我们会交流文学艺术电影等共同的兴趣爱好,却甚少讨论教育这个话题。当这个世界展开在眼前,我发现它是如此精彩,好像一面湖水,看到自己,也看到世界。

当然,这面湖水也折射着许多尚待深入的公共议题,关于我们这一代人,关于当下中国,自然,也关涉着过去与未来。

“我们一直在大海里游泳”

和魏珏约见在一个盛夏的傍晚,广州新开的“旧物仓”,一家充满着布尔乔亚情调的怀旧咖啡厅,里面陈设着传统广式花砖,古董电话,门口还停着一架骚气的湖蓝色老爷车。我笑说,“这里很中产”。

我们是好朋友,和平时插科打诨不一样,这次交谈颇为严肃。

第二天,我发短信给他,谈了一些自己的感触,其中反思了自己的成长经历。是的,教育有时候像一面镜子,可以让人“复盘”自己的成长。

魏珏五十出头,打扮入时,谈吐不凡,是资深乐评人和音响专家。因父母都是官员,他和妹妹的成长环境相对同龄人更为优越,这也养成了他们良好的生活品味。

他们不怎么爱学习,但也许是家庭的影响,两人都是学霸——他毕业于浙大,妹妹则是牛津大学的高材生。

我问他对自己读小学三年级的女儿有何教育目标,他说没有,见我讶异,解释说,因为“曾经经历父母的压力,不敢给太大的压力给孩子”。

但聊天聊到一半,他还是承认想让孩子上最好的学校——比如华师附中,这是广东最好的中学,只是不想让这个目标成为孩子的重压,可谓用心良苦。

成长经历对人的影响是巨大的,父母如何被塑造,有时会对教育理念形成沿袭,有时会形成反弹。

比如魏珏,他就觉得中国教育缺少的是一种弹性和批判性思维。“任何事物都有正反两面,不能单方面去看它。”当然,他认为品格和良好品味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我问对教育问题,是否会产生焦虑。

“我没有这种感觉。焦虑是家长自己造成的。如果我给孩子制定一个目标,比如华师附中,但是我又不是她自己,那么我肯定无法控制这个结果,那这个目标的制定和失控就会造成焦虑。”

这是一个很清醒的认识,我也并不惊讶我的朋友会有这种态度,实际上这和我认识的他的个性非常吻合。

他不是一个容易焦虑的人,相反,他很容易活在当下,无论是当年辞职作为摄影师游遍大江南北,还是选择自由自在的单身生活。

所以他说会在考试前一天晚上带女儿出去玩,看她喜欢的电影,吃冰激凌的时候,“是为了让她放松下来。但是我从小就会培养她看书的习惯。”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