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新闻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我们如何阅读经典:“我注六经”还是“六经注我”? | 社会科学报

演讲台

这几年有国学复苏的现象,许多国人开始关注本民族的经典,不少出版社出版了一系列国学经典,很受欢迎。不久前,复旦大学教授王德峰在华东师范大学就经典阅读作了精彩的演讲,他指出,在知识中不等于在思想中,我们阅读经典就是阅读思想。

报纸原文:《两种阅读:“我注六经”或“六经注我”?》

作者:复旦大学教授 王德峰

在阅读经典这件事情上,向来存在一个“我注六经”还是“六经注我”的问题。这是一个关于读者与经典之间的阅读关系的话题。

阅读经典就是进入思想

中华民族是有经典的民族。有经典的民族在世界上并不多。诸如犹太民族的《圣经》、阿拉伯民族的《古兰经》、古印度的《奥义书》等,这一类书籍便叫做“经典”。知识类的书只是应付日常生活之所需。在知识中不等于在思想中,在科学中不等于在智慧中。“经”或“经典”这类书籍记载的是思想。这就是说,我们阅读经典时,我们在读思想。因此,这个讲座的主题又可以表达为“我们与思想的关系”。

思想是什么?我们一般这样说个人的思维活动:我此刻正在思想。但这个“思想”是指个体的意识活动,并未涉“思想”本身。而思想本身,用黑格尔的话来说,叫做“客观思想”。在这个意义上的思想,它从来都是旧的。新的叫“思潮”,或称“观点”、“意见”之类。经典以文字的形式保存了思想。当我们阅读经典的时候,我们面对的是客观思想,而不是知识或经验。阅读经典就是阅读思想,也就是进入思想。

如何进入思想?经典是由文字构成的,因此,问题也就在于:如何通过文字进入思想?

不过,还是先要回答我们为什么需要思想这个问题。

人类始终以痛苦为代价去寻求真理。我们拿知识和经验来对付的是日常的麻烦。假如我们在人生的痛苦中了,知识和经验就都帮不了我们了。这时候需要的是智慧(思想)。哲学就是“爱智之学”,或用通俗的说法,哲学就是对人生的有系统的反思。当我们反思人类生活本身时,思想就来了。这就是我们需要思想的缘故。

读不到字里行间,你就只是在文字里

如何进入以文字记载思想的经典?在此便要提及禅宗真正的奠基人慧能。他是文盲,因三岁时父亲去世,失去了受教育的机会,跟母亲相依为命,长大后以砍柴禾卖柴禾为生。一次听到某人念经,听到了八个字:“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心中忽有领悟,便问那人所念何经,那人说是《金刚经》,是湖北黄梅县东禅寺方丈弘忍法师劝他念的。慧能心下大喜,发了一个宏愿,一定要找到五祖弘忍,求其度之。后他在朋友资助下,安顿老母生活,从广东赶往湖北。一次,寄宿于刘志略家。刘家有在家修行的姑妈无尽藏,恒诵《涅槃经》。一日执卷问字于慧能,慧能说:“字即不识,义即请问”。无尽藏惊怪:“字尚不识,曷能会义?”慧能当即回答:“诸佛妙理,非关文字”。未料此语一出,无尽藏竟言下大悟,遽知自己多年来的修行,只是从《涅槃经》的文字中求佛理,如此求法,了不可得。慧能这句话的含义我们现在都明白,就是禅宗的第一条原理——“破文字执”。禅宗的纲领是十六个字:“教外别传,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见性成佛”。这样看来,禅宗似乎要把经典推翻了。然而,有意思的却是,偏就是这个主张不立文字的禅宗,在中国佛教各宗派中留下的文字最多。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