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新闻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那些为牛奶犯难的日子

现在的你,尝过许多种不同产地、不同功效的牛奶,可能就是没有尝过为喝奶发愁的滋味。

在老北京人的记忆中,牛奶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是“热点”话题。一张奶票,能让全家人兴奋好几天。在物资匮乏的年代,大人们纷纷匀出自己的牛奶额度,去照顾婴幼儿和病人的需求。

▲2017年7月28日,《北京日报》17版

1

1

建议大人让牛奶给小孩

新中国成立,百废待兴。全市只有两千余头奶牛,产量有限,牛奶成了菜篮子里的“奢侈品”供不应求。一些“没有办法的办法”应运而生。

1954年1月8日,本报2版刊登了一封《建议大人尽量把牛奶让给小孩喝》的来信,署名为“北京医学院附属医院小儿科”。

医护人员在信中提到,常有许多母亲因为自己没有奶或奶水少,又订不到牛奶,不知如何喂养婴儿;还有一些孩子病愈后回家也订不到牛奶。

他们建议,为了祖国第二代的健康,除去必须由牛奶来补充营养的病人外,其他大人把牛奶省出来,让给孩子们喝;牛奶场在接受订户时,尽量先照顾乳婴。

▲1954年1月8日,《北京日报》2版

这封言辞恳切的特殊来信,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读者们纷纷来信,表示“愿意把牛奶让给小孩喝”。

在1954年1月16日本报2版刊登的部分来信中,奉献之情可见一斑。署名为朱纯白、孔卓的读者这样写道:“非常愿意将这一磅牛奶让给我们新生的一代,使他们有十分强壮的身体,将来好为我们的祖国和人民创造更幸福的生活。”公孙亮平写道:“我已向奶场说明,凡有人给小孩订奶时,我可以让出半磅或一磅,剩下的给我自己孩子喝,大人不喝了。”

一时之间,“莫与娃娃争奶吃”成为了许多成年人的共识。

▲1954年1月16日,《北京日报》2版

可牛奶供应仍然紧张。怎么办?“掐”大人的。

1957年深秋,北京市牛奶站一面紧急从天津芦台调奶,一面让各站的送奶员到订户家做“成年人停奶”的动员。最终,成年人订户主动停奶11000磅,让给了更有需要的婴幼儿和病人。

▲1957年,医院助产士张之芝用滴管给早产婴儿喂奶。 (李祖慧/摄)

2

1

为奶牛“下奶”各显神通

那时候,怎么养出一头好奶牛,就如同现在企业研发出一项新科技,备受瞩目。尤其是1959年至1961年,3年自然灾害致奶牛饲料锐减,使本就捉襟见肘的牛奶产量雪上加霜。

此时,大学智囊团加入到攻坚克难的队伍中,展现了知识的力量。

1960年,北京农业大学的师生们研究成功一种“人工刺激泌乳法”:经过短时期按摩和注射专门的刺激素,让那些没有配种、还不能产奶的母牛产奶。经过人工刺激的牛,产奶量能达到正常牛的50%,奶的品质也和正常牛的奶没有差别。一年后,这种方法推广到京郊以及东北、内蒙古等地。(1961年3月10日3版《人工刺激泌乳》)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