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新闻 无法拥抱的你

手机搜狐

SOHU.COM

卧槽周刊:你见过两百个戏精的聚会吗?

昨天穿过地铁站,看到通道墙壁上铺满了上海迪斯尼的大幅广告海报,海报设计的很一般,但文案可以说是非常爆笑了,拍了照片跟大家分享一下:

嗯,欢迎这位文案老师去上海避暑。

最近被同学安利了一档网络综艺《中国有XX》,本来我是其中某个评委的“黑粉”,所以看第一期时,脑内准备了大量弹幕跑马灯:现场一百个墨镜,两百个椰子,三百个脏辫,怪不得被称为中国第一档盲人综艺。

但渐渐发现,这个节目有点diao,每个人(是的,在场每个人),都是“戏精”!

只想搞事!搞事!搞事!

唱嘻哈的人都有种共同的气质,好像永远活在青春期。他们不仅抱团,还相当自信。

如果导师的选择和他们的想法有出入,场下的选手立马就躁动起来,看得我瑟瑟发抖,感觉现场能打起来。

他们diss的选手是这位女团成员,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但是从来没有一个综艺,能有这么多戏精聚集在一起。经常蹦出专业词汇的吴导师,也差点让我“黑转粉”。虽然不懂嘻哈,这档看起来很严肃的综艺,好像比相声更搞笑。

昨天编辑部的小伙伴们,不约而同的有些嘴馋,于是相约去吃正宗四川火锅。

达夫一直在北方待着,吃惯了涮羊肉,吃不惯四川火锅的香辣油调料,就叫来服务员问:“服务员,请问有麻酱吗?”

美女服务员操着一口浓重的川腔,说到:“货(火)过(锅)店店里,我们哪来麻将哟,有牌!”

坐在清汤锅一边不吃辣的公公和小巴:“明明这边是清汤,为什么吃起来有种分外麻溜溜的感觉?”

服务员确认了锅里没有花椒麻椒后,略微一沉思:“不好意思啊,这个锅有点漏电。”

这……难道就是清汤也能吃出川麻火锅的终极体验?怪不得我觉得今天的麻辣锅分外地让人颤抖。

点菜时我们基本上是谁爱吃什么点什么,点过的就跳过,所以上菜时候就会有惊喜,以及惊讶。传统的牛羊肉海带腐竹青菜平菇山药宽粉等火锅必点菜系,这都是熟客,自然不意外。

我自认为口粮的范围已经很广了,基本上站在食物链很靠上的位置了,算是重口了。但是一道菜端上来,服务员报菜名:猪脑花,以为没听清,服务员看我一脸诧异,微笑着说,猪脑花,能补脑。仔细一看,那几个脑花在她端着的盘子里瑟瑟发抖,我也随着节奏抖抖抖。刚刚才看过汉尼拔吃脑花那段涌上心头,大家说我该怎么办?

害怕的不只我一个,发抖的我们几个蜷缩在一起,看着真正站在食物链顶端的某编心满意足,意犹未尽的吃完了。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