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新闻 无法拥抱你

手机搜狐

SOHU.COM

杨先让:一代“女神”郭兰英

1960年2月,在歌剧《小二黑结婚》中饰演小芹的郭兰英首次出现在《人民画报》的封面上。

作者杨先让曾任中国美术家协会版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中国民间美术学会副会长,中央美术学院民间美术系主任、教授等职,其作品被英国大英博物馆、中国美术馆等机构和个人收藏,曾出版著作《黄河十四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黄河流域民间艺术田野考察报告》等。

本文节选自《杨先让文集》之《三人行》,感谢广西师大出版社供稿。图片为编者从网上选取。

一代歌手郭兰英

乍听说国内要为郭兰英举行从艺六十周年纪念活动(编者注:1994年),感到很吃惊,人才六十五岁左右,怎么会从艺六十年了呢?我们美术界的大师们举办六十年艺术活动,都是八十多岁的耄耋之人。细想郭兰英从四五岁入戏班子步入艺术生涯也真该如此了。作为几十年的老朋友的我,虽身在海外,有必要写点什么以表贺意。

我认为郭兰英是中华民族现代音乐史上一朵奇葩。从目前看,她所走的路子,是一条无人可以代替的极有创新意义的音乐艺术之路。

一个优秀新歌剧的诞生,不只编剧和作曲是成功的基础,更重要的是歌剧演员,方能推到广大群众中去被渲染肯定。郭兰英无疑是这个队伍中的一员主将。像《小二黑结婚》《刘胡兰》《窦娥冤》以及后来重新编排的《白毛女》等歌剧,经过郭兰英的参加演出而定型了,很难有人超越。

本来一出新歌剧的产生就很困难,出现一个郭兰英必然被安排为 A 角,为了培养新演员而设的 B、C角,往往登台机会渺茫,因为观众花钱要求看郭兰英的戏,因此形成剧院重重矛盾,但是又无可奈何。剧院方面的人说:“人家郭老板(她不喜欢人们用旧戏班子里的称呼称自己,可是一些熟人朋友还是感到那样称呼亲昵)也就是厉害。”

的确,郭兰英的成长和她所创出的这条歌剧新路,既不是由学院里培养的,又并非偶然现象,那是一个时代里土生土长而出现的奇才,不得不承认她确实是一位最好的舞台“材料”。她记忆力过人、聪明智慧,具备中国戏剧舞台上的做、念、唱、打最佳功底,自然是经过了一番磨炼。

她的个头虽不高,但是形体抓人,一副典型中国舞台上的旦角五官,真是上天赋予。半场歌剧下来不喝一滴水,只在中间休息时,吃一个水果。平日饮食荤肉不沾,只吃大葱、大蒜、醋和辣子。轻易不动酒,如果喝起来,很少能有对手。她的发声练唱与众不同,更不同于西方练声法,有人说她喊嗓子刺耳不调和,但是一旦踏进排练厅与乐队一合,那又是天衣无缝,令人钦佩。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