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新闻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新鲜!济南、青岛、泰安运用远程视频平台审理减刑假释案件

济南运用远程视频平台审理减刑假释案

“现在开庭!”

7月24日上午9:00,在济南中院十四法庭,一批减刑假释案件正在公开开庭审理。与以往不同的是,此次开庭当事人席上空无一人,审判区域中央却多了块大屏幕,屏幕中的复合画面涵盖了提请机关、检察机关、提请减刑假释的服刑人员等多组镜头。这次庭审是济南中院利用远程视频法庭开庭审理的首起减刑案件。

随着法槌敲下,屏幕中首先被监狱民警带出的正是案件的当事人、服刑人员李某。在审判长的主持下,监狱民警宣读了提请对李某减刑、假释的建议书,出示了其悔改表现的相关证据,出庭检察人员重点围绕证据情况发表了法律监督意见。审判长对服刑人员李某是否符合减刑假释条件进行了充分的法庭调查,最后合议庭听取了李某本人的陈述意见。

借助远程视频庭审系统,济南中院与该市检察院、济南某监狱在当天对35名服刑人员的减刑、假释案件进行了公开开庭,部分媒体记者在现场进行了旁听,至此,济南中院减刑假释案件审理进入新时代,通过远程视频方式审理减刑案件年均可达600余件。

近年来,济南中院管辖9所监狱的减刑、假释案件,最远一处位于德州市,距离一百二十余公里,车程近3个小时。2016年,济南中院受理减刑假释案件7663件。由于案件数量多、监狱位置偏远及监管风险等原因,以前此类案件的开庭审理均需前往罪犯所在监狱进行,案件审理周期长、开庭效率低等矛盾十分突出。

为了提高减假案件的办案效率,济南中院在2015年就启动辖区监狱远程视频法庭建设筹备工作,并于去年底完成对辖区所有狱内法庭的信息化设备改造。经过半年多的调试运行,各项指标均达到了远程庭审的技术要求。

据了解,济南中院的远程庭审系统的庭审现场分别设在法院和提请减刑假释的服刑人员所在监狱的科技法庭内,使用方式上采取合议庭成员、书记员及受邀人大、政协委员在法院远程视频科技法庭,驻监狱检察员、报请人、罪犯本人在狱内法庭的远程视频模式进行。

“有了远程视频庭审系统,承办法官以后可以‘足不出户’在法院里就可以审理此类案件,而检察机关、监狱也可以随时通过庭审系统传输相关材料,这将极大提高审判质效,确保减假案件的透明性和公正性。”济南中院审判监督庭庭长钟淑健介绍说。

下午17:00,此次减刑假释远程视频庭审顺利结束。鉴于本次提请减刑、假释人员较多,部分法律事实需要进一步查核,合议庭决定择日作出裁定。

青岛符合条件减刑假释案件全部远程视频开庭

减刑

近日,山东省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通过远程视频公开开庭审理了35起减刑假释案件,实现符合条件的案件全部远程视频开庭。近年来,青岛中院在减刑假释工作中充分运用信息化技术,严格规范程序,全面接受监督,不断提高审判质效,确保了减刑假释工作在阳光下运行。

假释

青岛中院与司法局、监狱等部门沟通协调,在青岛中院和青岛监狱、北墅监狱各建设一处具备远程高清视频功能的科技法庭。青岛中院到辖区内两所监狱的车程分别为一小时和两小时,通过远程视频,法官和检察员、报请人、罪犯分别在法院和狱内的法庭开庭,大大节约了时间,降低了成本和在途风险。青岛中院统一庭审各流程的标准,采用规范化的庭审提纲,庭审笔录通过网络及时传送给监狱,打印后由出庭人员和罪犯签字。通过“面对面”实时询问和调查,强化了庭审实质化,避免了办案形式化。视频开庭的便利性有利于扩大开庭范围,自2017年开始,青岛中院对所有假释案件,由过去的提讯一律改为开庭审理,提升了审判质量。远程视频开庭,可以实现全程留痕、全程录音录像和全程公开。狱内开庭模式,限于监狱监管安全要求,旁听人员来源和人数有限。远程视频开庭,旁听人员到法院即可旁听,有效扩大了旁听监督渠道,不仅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可以旁听,媒体记者和普通公众均可旁听,切实将减刑假释工作置于全社会、全方位监督之下。

泰安中院启用减刑假释案件远程视频法庭

7月26日,泰安中院建成启用减刑假释案件远程视频法庭,朱旭光院长担任审判长,与审监庭法官罗斌、人民陪审员高兴甫组成合议庭,在中院第九审判庭,首次使用该系统公开开庭审理一起泰安监狱提请的职务犯罪罪犯减刑案件并当庭宣判,这是我市法院减刑假释案件远程视频开庭第一案。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吴新村出庭监督。整个庭审过程图像清晰、信号流畅、效果良好,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及各界群众40余人旁听了庭审。

编辑:傅德慧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