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新闻 端脑

手机搜狐

SOHU.COM

7旬老人做炮工50年 曾赚钱买轿车送侄子

家住林州太行山下军营村的程运才今年70多岁了,早年参与过人工天河红旗渠的建设,此后,程大爷与山石打了一辈子交道。他跟随爆破队从事山上扩建、基站建设等各种需要爆破任务的打孔工作,他每天起早贪黑,带着一把油钻东奔西跑,挣钱养家,不少山头都有过他的身影,在这个行当里,程运才的工种被称为炮工。

程运才的妻子很早就去世了,留下一个女儿与他相依为命,为了生计,程运才的炮工生涯一干就是五十余年。如今,年过7旬的他依然扛起六十五斤重的机器上山开工。吃苦耐劳的程大爷在前几年,还为即将结婚的侄子送了一部价值十几万的轿车。

程大爷每次都带着一大包沉重的工具去开工,他的任务是用小油钻在山体上打孔。不论工作长短,工资是按照计量来结算,这样的小机器作工,一天下来,能给大爷带来二百到四百的收入。

经工人们介绍,现在炮工用的是导爆管,一种像医院输液管的东西,里面有一层化学物质,通过发爆器就会爆炸,装药原理与鞭炮相似,只是用的是炸药而非烟花里的火药。而程大爷手里的机器只是用来打孔,因为都在爆破程序里,程大爷的工作也要接触炸药所以也被称为炮工。

程大爷说:“炸药不是随便用的,使用炸药是要去公安局办理手续的。”程大爷回忆以前,早年都是用导火索,一旦受潮,导火索就会断火。但谁知道是真断还假断,一不小心,命就没了。图为程运才抱起袋装的炸药。

平时,程大爷都是自己骑着摩托车前往施工地,有时工地离家远,他骑摩托车不方便,就跟随大队伍一起乘车前往施工地。

“大规模爆破时要用十几吨炸药,这时通常要用大机器打孔。”一个在场的小伙介绍。但因地理条件原因大机器有时无法就位施工现场,程大爷的小机器就派上了用场。

完成一个山头的作业,就必须收拾工具奔赴下个基坑。有时基坑的工作量大,往往需要耗时一天时间。由于四周荒芜,连水都要从山下带上来,程大爷会带上一些挂面、豆角等在施工现场就地熬煮简单一吃。

程大爷每次结束作业后,都会非常爱惜地擦拭所有的工具。程大爷说:“石头硬了就会损机器。”为了把每一个孔都打好,程大爷在一天的工作时间里经常要对钻头进行维护。

由于爆破队的面包车无法上山,待所有工具用品都收拾完后,程大爷需要背负着沉甸甸的物件走上颇长的一段颠簸石路下山。

身体硬朗、性格乐观的程运才年复一年的在大山里奔波,每天与炸药打交道,还要防范着因打孔爆破带来的灰尘引发肺结核等疾病的危险,可他从没有叫过苦,总是抱着自己的机器说,这辈子就和这个老伙计作伴了。摄影\王浩 更多内容请关注搜狐号摄客微刊或微信公众号摄客微刊shekeweikan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