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新闻 明日传奇2

手机搜狐

SOHU.COM

我在父亲的窑洞里住了18年……

父亲节,再次回到我久别的家乡,看着倒塌的父亲的窑洞,回味我少儿时代的家,不禁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作者:李拥军

来源:铜川文苑(ID:tcwylyj)

原题《父亲的窑洞我的家》

全文4145字,读完大约6分钟

我五岁那年,家里人口增长到了十八口子,我大伯一家,二伯一家,和我一家。家太大了,人口还大有增长趋势,我婆有些力不从心,掌管不过来,于是就分了家,分成了三摊子,大伯一家八口人,二伯一家四口人,我一家六口人(包括我婆)。每家分一间小瓦房,一间窑洞,和三家共用一间土木结构的厨房。我家的小瓦房归我婆住,小瓦房只能盘一个土炕和放一张桌子,我们姊妹三人和父母住窑洞,说是窑洞,实际上就是牛圈,和牛住在一起,前半部分是土炕,人住,后半部分是牛圈,牛住。幸运的是我婆爱我,我经常和我婆住在瓦房里。

才分了家大家相安无事,时间长了矛盾就出来了,谁家做了饭锅没有洗净,这家烧了那家的柴,用了那家的水,扫院又把垃圾扫到我家门口了,谁家的娃又把我家东西损坏啦,两家的娃又打捶了等等。十八口子人挤在一块,拥挤不堪,难免磕碰,娴户们你抽我咧,关系日益紧张,大有爆发之势。

一盆花,枝繁叶茂,生长太过旺盛,小盆难以容纳,就会纷纷向外延伸。我二伯不愧是抗美援朝战场上下来的功勋,见多识广,认为只有搬出去住,弟兄们才能和和睦睦,于是出去在外面寻了个地势打窑洞准备安家,窑洞初步打成。一个下雨天,地里活干不成,就一个人跑到自己的新家里粉刷裹泥窑洞,不料窑塌了,我二伯永远地走了,枪林弹雨没有夺走他的生命,十六个国家联合在朝鲜战场和中国开战他都毫发未损,他却走在了修建新家的路上。

以后的几年里,谁也不敢奢望出去打土窑建新家,大家仍然挤在一个老屋里,骂仗是家常便饭。实在住不下去了,我妈就鼓动我大出去踏么地方,好在我大是个文化人(初高中毕业),不信邪,跑了不知多少趟,看了不知多少处,终于在离我家村子二里多路的另一条沟系大沟沟畔找到了一块崖势较合适的地方,我们叫它东沟畔。

那个时代不需要庄基批文,也没有政府干预,荒山野岭,沟壑纵横,只要能找到合适的地方又能舍得出力就大胆地干。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总要建立一个家庭,总要有一块属于自己的栖息之地,总要为之不断地奋斗,不断地更新,不断地繁荣。

我大和我妈一有空就去打窑,打窑的土用担担,用独轮车推,倒到沟里,门前的沟崖硬是给垒出了一大块空地。历经两年,三口窑洞终于打成,垒了土院墙,一切还没有收拾停当,我妈便迫不及待地把我们搬进了新家,我和我婆住一口窑,我大我妈和弟妹们住一口窑,另一口窑做了厨房。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