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新闻 端脑

手机搜狐

SOHU.COM

那是美国法学史上的巅峰时代,大师辈出,理论层出不穷 | 社会科学报

报纸原文:《也许这样的世纪已不再有》

作者:华东师范大学田雷

钱钟书先生曾讲过一个古老的“段子”,读过《围城》的人都知道。有位外国友人读了《围城》后,钦佩不已之余想要登门拜访,钱先生在电话里告诉这位女士:“假如你吃了个鸡蛋,觉得不错,何必要认识那只下蛋的母鸡呢?”文学领域,我是外行,无法辨明钱先生此言的真意。但在现代法学的学术环境内,认识“下蛋母鸡”却是极重要的事情。不然的话,面对着眼花缭乱的理论流派,读者只能知其然,却不知其所以然,也因此只能被动地遇上自己所依附的理论,而无法做到主动选择。《非凡的时光》(北京大学出版社,2016.3)就是一本带领读者认识“下蛋母鸡”的“生蛋”回忆录。

正因为如此,这本收入了美国当代法学十杰访谈录的文集,就有了非常特别的意义。仅就篇幅而言,它无论如何都算不上大部头,但却比任何“导论+简史”体例的法学理论作品,更能系统地展现美国法学理论在过去五十年来的全景以及流变。不仅如此,访谈录的文体——如本书编者哈克尼教授所言,他坚持做“面对面”的访谈——也让本书具有非常亲切的阅读界面,这是访谈所具有的“在场感、自发感和人性感”所赋予的。其中不乏深入这些学术大师之内心世界的“个人脚本”,让晚生后学读起来不能不感慨万千,未必一定是面对着前辈感到“高山仰止”,其实更多是发现他们作为常人的一面,了解他们缜密而系统的论述背后的焦虑与期望、体验与情感。

站在今天的学术环境内去阅读这本访谈录,我们感到本书最难能可贵的地方在于哈克尼教授在选择访谈对象时做到了“兼容并包”。在学界,这四个字往往是说起来容易,但做起来极难——更多的时候,真相事实上更残酷,越是主张思想自由市场的流派,反而越懂得要党同伐异。哈克尼教授是一位左派学者,如果回到上世纪70年代至80年代的理论场域,在左翼批判法学和右翼法经济学的角逐对抗中,他当然会是批判法学阵营的学生、法律经济学的批判者。这点从访谈录的字里行间就不难发现,哈克尼显然同批判法学教父肯尼迪教授相谈甚欢,而在对波斯纳的访谈中却多少有些话不投机。但本书却没有因编者个人的意识形态偏好而变成“左翼法学理论读本”(或者“右翼”)。

而且,左右二元对立的归类,在大多数时候实在是懒人思想的工具包。真相往往在细节中。比如,麦金农教授这位激进女权主义法学家就在访谈中坦陈,她很尊重波斯纳,对芝加哥的法经济学表现出了难得一见的温情脉脉(事实上,哈克尼教授在导言内就提到了这一点,他当时用了“令人大跌眼镜”这一短语)。基本上可以说,在这本访谈录内,受访学者在意识形态上的排列是平衡的,而且基本上反映出了美国高校近十年来在更大范围内的政治力量对比。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