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新闻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男性弱者的“红色药丸”:全球视野下“女权压迫男性”的迷思

7月24日,《新京报·书评周刊》刊发了一篇题为“人人呼吁女权的时代,你是否愿意听听’男权’的声音?”的文章。文中介绍了一部名为《红色药丸》的纪录片,作者对片中的男权人士予以深刻同情,并认为女权主义尽管让女性挣脱枷锁,却没有足够关注承担了更多牺牲的男性。

然而正是这样的文章,隔着一层文化的纱幔,让美国另类右翼的“红药丸”概念堂而皇之地闯进了中国主流媒体的评论板块。评论人认为电影《红色药丸》中呈现的景象,是当代政治正确的产物。我们只有打破这种政治正确,正视男权的概念,才可能”跳出性别的框架,在性别角色之外拥有更加丰富、灵活的生命。“

作者大概是误解了红色药丸的真正涵义。这种错置符号的论述有意无意地加入了全球范围内“男性弱者”的厌女论述。而这样一来,“跳出性别的框架”、“正视男权”之类看起来充满同情与理解的语言,就不知不觉成为保守男权意识形态的帮凶。

“红药丸”在欧美:

男权与白人至上合流

红药丸(Red Pill)当然起源于《黑客帝国》,可以引申为痛苦的觉醒,但在如今欧美语境下,这个词语已经和“悲伤青蛙”一样,被染上了明确的极端男权、另类右翼的色彩。互联网空间里,与”红色药丸“相关的各种书籍、影视作品、论坛板块,无不与性别歧视相捆绑。而红色药丸,本身又是国际互联网上蜇伏多年的“男性权利运动”的旗下一支。

反对女性平权的男性权利运动(MRM)早在 1970 年代就初露雏形,直到进入博客年代后达到鼎盛。十多年前,一波网络写手开始浮现,他们鼓吹说现代男性受到了女性的压制和威胁。这些人有的实名、有的匿名,在网络空间种下了最初男权意识形态的种子。其后,这种思潮越发流行,吸引的人也越发多元,个人博客逐步演化成集体博客,集体博客变成大网站,网站与其他组织结成同盟,共同组成了叫做“Manosphere”的线上公共空间。最近五年,不少男性博客主又开始把自己的专栏打包,找独立出版社集结出版。著名写手 Rollo Tomassi 在 2013 年出版专栏合辑 The Rational Male,吸引了大量男性读者,在亚马逊网站上的评论中,一位父亲甚至声称,自己才读了一半就给自己儿子捎了一本。

欧美的男权运动有很多分支,既有 pick-up artist(PUA,“搭讪艺术家”)这种互相比拼性引诱能力的社区,也有“men going their own way (MGTOW,“男人走自己的路”)”这类提倡远离一切异性的厌女社群。而活跃在 Reddit 和 4Chan 等平台上的“红药丸”社区则是各种分支思想的大杂烩,他们号称要超越差异,让更多的人意识到“女权运动的危害”和“男性地位的危机”。这种以概念而非具体纲领命名的社区,也因此与极客宅男文化完美对接起来。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