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新闻 拜见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聚光灯 | 我墙都不扶,就服以色列这家疯狂的“嗖舞团”

文|阙政

尬舞?不,嗖舞。

这家舞蹈团把不可能出现在舞蹈场上的东西都搬上了台,就算在舞蹈大国以色列,这也是一朵奇葩。

微波炉、面包机、爆米花机、甚至吃香蕉……你能想象这些东西出现在高雅的舞蹈艺术上吗?

在新落成不久的上海舞蹈中心,昨晚,记者亲眼目睹了这场“嗖舞团”带来的惊喜。

无法用语言给你描述舞蹈场面,尤其是这么奇葩的嗖舞,不如看几个动图感受一下……

我心中有一台缝纫机

我是谁、我在哪儿

你拍一、我拍一

我有独特的吃水果技巧

这么离经叛道的演出,你以为是哪个野路子舞蹈家的创造发明吗?不,历史经验告诉我们,一般多数是科班出身的,才会更加叛逆,更有创意。

“嗖舞团”的当家人叫艾姚•达东(Eyal Dadon),1989年出生在以色列贝尔谢瓦,17岁开始学习古典舞与现代舞,5年以后,他就加入了以色列基布兹(Kibbutz)现代舞团——在以色列,巴切瓦舞蹈团、基布兹现代舞团、维帝戈舞蹈团并称为“三大现代舞团”。又过了3年,达东被授予“年度最佳舞者”奖——那时,他才不过25岁。

就是这样一个天才少年,此前一直在基布兹现代舞团担任排练总监、驻场编舞的,却在2016年开创了自己的品牌——嗖舞团(SOL Dance Company)。

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倒不是为了标新立异,而是为了纪念自己的奶奶,所以达东用奶奶的名字来命名了“嗖舞团”。

与此同时,这也是他试图对抗传统现代舞的一种尝试,“在希伯来语中有‘撞墙撞破头’这样一句话。”达东说。

昨天来到上海演出的,正是嗖舞团的首部专场作品《大甩卖》。

这个舞团的成员并不多,只有8位,每一位都是先和达东相识相知,气味相投,才加入舞团。

为什么第一部作品叫《大甩卖》?因为达东想要讽刺和调侃的正是眼下横行都市的消费主义——人性是否可以像商品一样贩卖、流通?

达东说:“大甩卖”这个想法是从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来的。我在电视上经常看到“电视购物节目”,他们试图把各种各样的东西卖给观众。这种概念让我觉得非常好笑。如今几乎一切都是跟金钱,买卖,出名,成功联系在一起的,所以我决定跟我优秀的舞者们在工作室玩一些游戏,我发现这个主题是无穷无尽的,对我来说,《大甩卖》可以是一部一直演下去的作品,而它每一次上演都会像是一部新的作品。

我希望观众们能够放开自我,放松地看舞蹈作品,不是所有的东西都一直要保持严肃的,但是对我来说舞蹈动作和形象是非常严肃的事情。很多时候我试图把肢体动作和轻松的感觉结合在一起。我喜欢探索各种不同的形象和运动的角度,把我们日常的小习惯跟舞者的动作结合起来。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