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新闻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挂吊瓶送快递:“快递小哥”也有疲惫的权利

文/马进彪

7月25日,湖南长沙,快递员谢塘胜边打点滴边送快递。他说自己前两天就中暑了,扛到今天才去医院,但是又怕耽误送快递被投诉,只有边打边送。谢塘胜说,怕因为耽误送件被投诉、罚款,他把吊瓶从医院里拿出来,扎着针送了一个多小时的快递。打完后,他自己拔了针头,因为电瓶车没那么多电回医院。“现在好多了。”谢塘胜表示,我说这有什么好拍的。我就想赶紧把快递送出去就好了。(新京报7月26日)

据华商报报道,2016年11月20日,湖南一名快递员工尹某猝死在株洲合泰大街上,临死前,他坐在地上,告诉路人,“他好累。”目击者介绍,当时,尹某骑着送快递的三轮车经过合泰大街,突然将车停在路边,他还坐在了地上。“他跟我说好累,说完这句就倒了,有人很快拨打了120和110。”虽然市人民医院的急救医生对尹某进行了抢救,但未能挽救尹某的生命。

而这次,这位谢塘胜快递员很幸运,因为他的身体并没有出现太大的意外,但这种幸运只是偶然的结果。这并不是说他的中暑不严重,而是说,他挂着吊瓶骑着电动车,这本身比任何病症都危险。如果在路上发生了交通故事,主要责任肯定都在他这一方,不管是撞了别人的车,还是撞了其它的人,其后面的赔偿都要由自己承担,而如果被撞人伤势严重,那么,挣了再多的钱,也会变成被撞者的医疗费,当然,还会受到法律的惩处,而他自己也会面临很大的生命危险。

之所以谢塘胜会挂着吊瓶送快递,从生存的角度说,那也是一种现实的无奈,因为耽误送件就会被投诉、罚款,这当然会影响自己的收入。做快递员不容易,像只永不停歇机器人,不管是风里雨里还是严寒酷暑,他们都要准时将快件送到收件人的里。就现在城市生活节奏来说,如果没有了无处不在的快递员,那么很难想象城市运转会是个什么状态。从这个角度来说,所有享受着快递便利的人都应当感谢他们的辛劳。

随着网上购物的方兴未艾,快递行业也如沐春风,应当说这是一个新兴的处于疯狂生长阶段的行业。在这个行业里,拼的是早出与晚归,拼的是激情与速度,拼的是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无路可走。在路上,看到最多的就是快递员飞速穿梭的身影,在红绿灯下,最迫不及待的就是他们,而其中一些人也是不顾交通法规的明令,闯红灯,急转弯,走逆行,那都是他们标配的违章三步曲,从这个角度来说,他们又是城市交通的马路杀手。

说快递行业是一个处在疯狂生长阶段的行业,还在于这个行业中相互竞争激烈,几个大公司间都在拼命拓展着业务,既不管快递员的劳动强度有多高,也不管快递员的法规意识有多低,而只是拼命地给快递员加码,快递员如果完不成任务,很可能就会饭碗落地交不起房租。因此,对于诸多快递公司来说,快递员就是他们的小蜜蜂,吃的最少,付出的最多,同时,也最不受重视,而在现实中,又有哪个快递公司不是这样运做的呢。

快递员谢塘胜边打点滴边送快递,这对他说是生活的无奈,这很令人同情,但却不能给予点赞,因为这样的危险行为,会给社会公共安全带来诸多不利因素,这不是一个人的事,而是关系到全社会的事。但要改变这种情况,并不是仅对快递员加强法规教育就能一蹴而就,对快递员加强法规教育,那应当是快递公司的标配管理,但作为公司治理来说,还必须将一切表面现象,纳入到规范化的管理之中。

对快递员的业绩考核,应当有人性化的考量体现,并不是量化最大越好,因为从劳动法角度来说,任何劳动者都有疲惫的权利,当他们的身体状况不能承受的时候,就应发酌情减少他们的工作量,由其是在酷暑季节,必要的防暑用品及措施要体贴到位,而对于那些已经出现了中暑情况的员工来说,就要强制安排休息。

而对于那些经常出现交通违法的快递员,当然也要有考核中重点体现出来,既要对他们施以人性化的关心,也要对他们施以法规化的管理,这才是对这个行业最好的关照。快递员谢塘胜边打点滴边送快递,这显现的是疯狂生长的快递行业,像脱了缰的野马,已将劳动法和交通法远远地抛在了脑后,可以说,整个行业都显现出了走入歧途的趋势,因此,相关劳动监察部门,应当深思对策,不能再让快递员路边猝死的情况出现,不能再让挂着吊瓶送快件的情况出现,加强劳动法的监察,加强交通法的监察,这一个都不能少。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