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新闻 生活大爆炸

手机搜狐

SOHU.COM

揭秘!伊朗肾脏买卖黑市,竟有人开价高达19万

伊朗是全球唯一肾脏买卖合法的国家。这里有5万名肾衰竭患者,并以每年5至6千人的速度递增。在西方制裁下的伊朗,失业率不断走高,而买卖肾脏被当做谋生手段,致富捷径。当地人出售自己肾脏的海报贴满了医院周围的墙壁,被形容为“肾脏eBay”。买方市场与卖方市场就此一拍即合。

捐助者和购买者的官方桥梁是“关爱肾病患者慈善协会”,其官方价格为1500万土曼(约人民币3万元),其中1400万土曼(约人民币2.8万元)由肾脏的购买者支付,而剩余的100万土曼(约人民币2000元)由政府补贴支付。

1997年伊朗内阁部长会议通过了关于肾脏合法买卖的《有偿赠予法案》,政府对此举的解释为,“肾脏移植手术的致死率仅有三千分之一,政府有责任给那些需要肾脏的患者带来希望,同时我们也应该对捐赠人给予补偿。这不仅能够治愈患者,还能改善捐赠人的家庭状况。”

但这远远不够。伊朗每年大概有2500个通过“关爱肾病患者慈善协会”成功捐赠的案例,仅占肾衰竭总人数的四分之一。政府的补贴过低,自愿捐肾者数量较少,患者通过政府渠道进行肾脏移植手术需要经过漫长的等待,常达数年。

而大多数无法找到肾源的患者,只能依靠另一个更有效的途径——肾脏黑市。

伊朗的肾脏买卖黑市形成地十分自然。自从伊朗的各大医院掌握了肾脏移植技术,黑市便应运而生,规模庞大得难以估计,主要集中在医疗技术较发达的省份。非法的肾脏交易虽然省却了通过政府援助繁琐的程序,和排队等待肾脏资源的时间,但价格比政府定价要高出很多,至少为2000万土曼(约人民币4万元),上不封顶,有时一颗肾脏的价格会根据需求迫切程度而炒到天价,有人甚至直接开价3万美金(约人民币18.6万元)。

德黑兰是伊朗最大的肾脏买卖黑市所在地。买卖双方通过网络发帖或者张贴小广告的方式发布供求信息,遇到合适的人选就自行联系,商议价格,并在私人诊所进行肾移植手术。这类广告信息主要包括提供者的血型、年龄、身体状况、价格及联系方式。在医院和住宅区附近,经常会有从事肾脏交易的商贩。互联网上也有人专门开通网站和博客,为买卖双方提供信息交换的平台。尽管肾脏的买卖受到慈善协会的监管,买卖双方仍可以一面按政府渠道以市场价成交,一面私下交易补足差价。

张贴在德黑兰街头的卖肾小广告

网络上出售肾脏的广告,信息包括姓名、年龄、血型、身体状况、联系方式

西琳就是一位这样的伊朗人。她的丈夫得了心脏病,因为治疗他们已经花光了家里的所有积蓄。为了能继续丈夫的治疗,西琳在德黑兰的肾脏手术中心门口张贴了自己的个人信息。不到一周时间,就有5、6个购买者和她联系。在成功配对之后,她以2500万土曼(约人民币5万元)的价格出售了自己的一个肾。然而,这对于丈夫心脏病的治疗还远远不够,西琳还打算在黑市上出售自己的一部分肝脏。

伊朗的肾脏买卖如自由市场,质量好坏决定价格高低。捐肾者的年龄不得超过35岁,且年龄越大肾的价格越低。缺少可靠收入的无业青年是出售肾脏的主力军。年轻力壮的22岁小伙贾法里因为失业而穷困潦倒,他想用卖肾的收入买一辆出租车,开始私人出租车工作。贾法里的肾脏因为质量好而卖出了4000万土曼(约人民币8万元)的高价。

在伊朗,很多人认为肾脏买卖不仅帮助了病患,对于捐助人也是一条致富的捷径。关于黑市,在网上发布了卖肾广告的阿里写道,“政府应该大幅提升补助,至少要等于黑市均价,并给予捐助者更多利好条件,如定期免费体检。”帖子得到了很多网友的赞同,马吉德回复到,“我觉得卖肾没什么不好,这是能互利共赢的慈善事业。真主会感激那些捐助者的!”

伊朗政府近年来一直致力于减少非法的肾脏黑市交易。政府一方面劝说死者家属捐献器官,以增加肾源数量,遏制非法营销的势头,另一方面给肾脏捐助者提供更优惠的政策。从前的捐助需要捐助者自行化验,花费约2-3个月的时间,如今政府免除一切化验费用,化验时间缩短至一周内,7—8天即可完成肾脏的配对,手术后即可给捐助人发放补助。

(魏泽宁对本文亦有贡献)

世界说 韩静仪

发自 伊朗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