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新闻 贴身校花2

手机搜狐

SOHU.COM

陈昊:对生活上瘾 不仅办一场音乐会

搭便车旅行、和偶像交朋友、开音乐会、拍纪录片、出版自传……这一系列别人眼中疯狂的事情,也许只是陈昊上一秒钟冒出的念头。想到就做,“折腾的生活很有意思。”抛了中年危机、空巢青年、社会焦虑症等几个词给陈昊,似乎还没有一个击倒29岁的他。

有人说,大部分北漂族都假装在北京生活,但是陈昊是例外。

2017年2月18日,陈昊在北京号称“摇滚第一音乐现场”的MAO Livehouse开了一场个人音乐会。

陈昊不是明星,不是歌手,他甚至没有玩过音乐。他只是一个上下班堵在路上、住着出租房又无数次观望房价,从小城走出来的北漂青年,毕业至今都是从事公关职业,“因为我朋友说我适合”。

站在舞台中央

现场灯熄,音乐响起,舞台灯散开。舞台中央,陈昊右手握着麦克风开唱,身体随音乐的节奏舞动。一首《Play我呸》炸开安静的现场。台下,五百多个听众目光聚焦在陈昊身上,他们都是陈昊的朋友。专业乐队、和声、舞团、舞美,一切和专业歌手的演唱会现场无异。

借着灯光,陈昊能看清第一排观众的面孔,因为紧张,他刻意躲避,把目光转投远处的黑暗中。两首舞曲结束,他已被汗水湿透,紧张感丝毫未减。

劲歌后,第三首是《我最亲爱的》,先前的躁动退去,抒情音乐缓缓流入。

我最亲爱的

你过的怎么样

没我的日子

你别来无恙

依然亲爱的

我没让你失望

没有任何歌唱技巧,天然的嗓音,歌词逐个吐出。一幅幅画面浮现在陈昊的脑海里:本科军训受伤被同学背到医务室、在英国留学时想省个蛋糕钱和同学一起庆生、刚到北京和朋友合租三百块一个月的房间……从读本科到留学到北漂,十年的点滴再现,此刻歌声代替语言,向现场每一个人致谢。

几首抒情歌后,中场的《红蜻蜓》掀起了高潮。陈昊换上背带裤,俏皮的打扮,边唱边摇摆身体,让气氛变得很欢乐。他即兴喊了声“灯光亮起来”。台下五百多名观众亮起了手机灯。黑暗中,闪烁的灯光、摇晃的双臂汇成一个流动的星空,仿佛真的有好多梦在飞。一曲唱罢,灯闪了一下,陈昊清楚地看到了好多张熟悉的面孔,好多双充满期待和祝福的眼睛。刚才还在台上振奋的他,捂住脸,所有的言语都难以表达此刻的感动。“我本来想感动大家,但最后被大家感动了。”

最后一首歌即将结束之际,彩色纸片从四面八方洒落现场。伸手接住一张纸片,上面是陈昊亲手所写的“姓名+Thank you”。6000张彩色纸片,600个名字,每个10张。“我接到你的名字耶。”“是我的名字耶。”“陈昊,是你的。”大家都好像小孩中了奖一样兴奋。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