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教育 无法拥抱你

手机搜狐

SOHU.COM

海归求职:哪怕是草根,我也想进投行!那是我的梦

有这么一句话:“投行里只有两种人,一种螺丝钉,一种关系户。”我们不揭秘关系户,否则你就见不到这篇文章。另一方面,我们真的很好奇,那些螺丝钉到底在投行里做些什么职位?能不能晋升?在极度不公平的环境如何让自己的价值最大化?毕竟这才是我们普通草根最关心的事情。文章有点长,但值得读完它。

投行里流传着这样一句话:“要么忍,要么恨,要么滚。”

衣冠楚楚、永远的头等舱和五星级酒店、甩你几十倍的工资单……你所看到的诚然都是事实,但也仅仅是投行的一隅。

你不知道的是,家庭背景能给投行带来多大的好处,投行高管们有多么热爱“sons and daughters”项目。以至于就算白花钱都要养着他们;你也不知道草根背景出身的人是如何度过他们辛酸的头三年,刚刚被主管骂哭一分钟后就要对客户陪笑,每天只睡四个小时,从螺丝钉开始一点一点往上爬。

大部分人没有一个厉害的爹。为了这样一个高薪高平台的工作,草根出身的他们,如何步入投行的大门?他们有着怎样的辛酸?他们为何留下,又为何离开?

没关系,也想进投行

北京三环,房价在六万到八万之间。120平方,700万左右。

普通上班族,月薪一两万,一年24万。

投行分析师,月薪三四万;年底分红一般是年薪翻倍。一年100万。升一级,工资翻倍;再升,继续翻倍。

所以,谁才有底气说,北京买房不是梦。

没有物质实力,哪里来梦想;没有收入和地位,哪里有资格谈梦想。校园中的天之骄子,往往被现实的一个巴掌直打脸上。

有一条捷径是,进入投行——高薪、高平台、高地位、世人瞩目。

杨舒怡的梦想就是进投行。她出身普通家庭,但却有着过人的智商和情商,大四的她刚被北大光华管理学院的金融硕士录取。春光如豆,在其他学生正在纠结毕业旅行是去韩国还是日本的时候,她正在自习室里日以继夜地准备六月份的CFA(注册金融分析师考试)——以国际公认、含金量高、通过率低而闻名。

只有优秀到能够碾压众人,才能在竞争中脱颖而出。在国内,清华北大复旦交大,投行的HR一般非此四校金融系前10%的学生不要。在国外,非常春藤名校不要。

当然了,也有另外一种入行的途径,有个厉害的爸妈。对于关系,投行并不避讳。某投行前高管曾在一封邮件中非常直白地写道:“你们都知道,它与得到咨询业务‘几乎成线性关系’”。

录取多少草根,往往根据关系户的数量而决定。但为了保障工作的完成,HR会和老板平衡关系户和草根的数量,并在其中取一个中间值——否则,活就干不完了。比如,如果一届招10个新人,可能7个人是干活的。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