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教育 生活大爆炸

手机搜狐

SOHU.COM

在一个国家,跨越两座城市、两种制度去上学

分享两个跨境学童的故事。

觉在深圳睡,书在香港读,想要上个学,跨境少不了。

上面一行诗讲的是这么一群小孩,他们被叫做“跨境学童”——要么爹娘某方为陆漂港人,要么本人就是“赴港生子”的产物,凭着一纸香港居民身份证,被送到香港上学。

据不完全统计,从2001年至今,这样的跨境学童已超过了20万。这意味着,3岁孩子跨越两座城市、两种制度去上幼儿园,已不稀奇。

“反正我就听说,北大清华的排名都比不上香港的大学!”一位妈妈在论坛里这样留言。

香港和深圳互补,刚刚好

七年前,江西姑娘方虹(化名)赶着“赴港生子”的末潮,煞费苦心一定要飞到香港医院生孩子。

之所以这样做,方虹的目标非常明确,就是为了让孩子能接受最好的教育、逃离高考。可漫漫跨境上学路,其中几分欢喜几分愁呢?

这天下午,方虹的女儿刚一回家,另一只鞋还没脱呢,就单脚跳到她身边,双手递上一张奖状。

方虹正在小厨房做晚饭,听到声响,就赶忙抓了一把围裙、抹干手上的水,戴上眼镜,举起奖状仔细端详,心里想着我女儿可真棒。

“妈咪,老师都说了,参加就有奖的啦!”女儿从幼儿园开始就在香港读的,现在满口香港腔。

方虹一把扯下眼镜,敛起笑容用圆溜溜的眼睛盯着女儿,用一口江西方言回击,“女仔你看啦,这些奖状,什么普通话比赛优秀奖、奥数比赛优秀奖、微型小说比赛优秀奖...... 都是上个月上上个月的啦!”

女儿没有接话,眼睛望向奖状墙中间的那张白纸,上面用红色蜡笔画着“二年级!精英班!go!go!go!”那还是刚上小学时,母女俩一起画的。想到这,她叹了口气。

女儿在天水围基督教小学读书。这学校很普通,全港500所小学中排名140。这里本不是方虹的首选,但香港名校都在九龙、港岛一带,从深圳的小家往返至少得5个小时。考虑到孩子还小往返太累,没敢报,她只能退而求其次,希望女儿二年级能考进精英班,用成绩拼进好中学,最终杀进“世界一流”的香港好大学。

于是从幼儿园起,每天7点半,方虹都会骑自行车把女儿送去深圳湾口岸,和其他赴港上学的同学会合。10分钟后,女儿从跨境学童专用通道过关,坐一站大巴车,到达学校打卡。

(图片来自 视觉中国)

女儿从关口消失后,方虹照往常一样,随手打开“eclass parent”的APP,等待女儿打卡记录的更新。等待期间内,方虹又点开了APP里的学校日程表,心中盘算着到底给女儿报哪个时间的作文辅导班好。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