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健康 王子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宁波助听器—宝宝说:助听器不是“助听器”

摄于:加拿大BC省儿童听力言语中心的华语康复室,并中心主任及家长同意公开

助听器是21世纪人类最伟大的发明之一,经过百年发展至今,它远远已经不是普通人印象中的放大器,而是非常非常精密的声学处理系统,核心芯片对声音处理的功能远超普通人(甚至耳科医生、助听器店员)的想象,但即便如此,助听器也只能让患者的大脑接收到声音更多、更聚焦、更舒服,但想要更好的听懂还是要靠大脑的处理。

我们常常说听力损失是听力问题也不是听力问题,外界环境中存在在的物理声音,要被大脑接收到并反馈出来,声音需要经过外耳收集声音,鼓膜和听骨链放大传导声音,内耳耳蜗接受、处理、转化声音,再通过听神经以及大脑中听觉系统的神经通路把生物电传递到我们的大脑。任何一个位置出现问题,都会导致听力损失,都会导致大脑接收到的声音信号不完整,导致大脑不能识别语音信号,进而不能通过语言反馈出来。

配图专用

早干预!!!

婴幼儿的大脑有非常强的可塑性,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一直要强调“早干预”的原因,人工耳蜗没办法做到出生后3个月植入,但是助听器可以最早出生后一个半月就进行选配,刺激听觉中枢的发育。

人的大脑有我们现代科技无法洞察的空间去发育,我们都知道人工耳蜗术后效果很大程度是由大脑的可塑性来决定的,那么为什么不在2-3个月的时候对植入对象进行助听器选配干预呢?有些重度听力损失的孩子助听器干预效果非常好,她可以不用或者暂缓植入耳蜗;即便是一些必须要植入耳蜗的患者,有半年到一年的助听器干预经历,术后患者的效果显著的更好,因为这些小患者的大脑及时的接收到了信息在发育,这也是2013版人工耳蜗植入指南以及美国、欧洲人工耳蜗植入指南的标准之一:术前至少佩戴6个月以上助听器并进行效果评估。

配图专用

所以早期进行诊断干预的目的是让听障儿童大脑听觉系统接收到声信息刺激的时间尽可能接近正常儿童,也最大限度的避免大脑听觉皮层被“跨通道重组”(听觉中枢的神经元突触被视觉或者触觉等其他功能神经元突触所替换),导致康复难度增加。

准干预!!!

这个准有很多层面的意思,是从听力师到家长都要做到的“准”。

听力师要做的到操作准确、设备准确、诊断检测、干预评估、干预策略的准确!想想看:

操作不准确:“在充满噪声的环境中做OAE”、“胎脂、耵聍堵在耳朵里做ABR”?这样的结果可信吗?

设备不准确:“去了五个医院测出来4个结果,听力从80-110dB”,设备没校准,单位没等效换算,中度、中重度听力损失诊断是重度、甚至极重度?对这样的病人选择耳蜗植入就是过度医疗,不选择耳蜗植入按此听力买个助听器,过度放大导致噪音性听损,要不了1-2年听力真的变重度、极重度,还得选择人工耳蜗植入。

诊断不准确:这个就更不用说了,诊断的偏差带来干预策略的偏差。混合性听力损失诊断为感音神经性,更有甚者传导性诊断为神经性。大家听听感觉像笑话,但时时刻刻都在发生。为什么?因为声导抗(3个月大的孩子,用226HZ声导抗明明中耳积液查出来正常)、骨导电生理测试(没有做)、CT(负压无积液,片子是正常的),甚至做了检查医生不太会看。

家长的准在哪里?

准时复查!!!非常重要,因为听力干预不是一次就可以达到最佳状态,而且即便是这次最佳了,6个月后听力、助听器性能、耳模密封程度发生变化了,就又不在最佳状态了。定期准时复查,是确保孩子始终处于最佳聆听状态的基本保障。

一个细节毁听障患者一生,不是笑话,责任是每个人的,每个人都负责任的把每个环节做好最好,那么对所有的听障孩子来说,他将是最大的受益者。

记得三年前赴加拿大访学,在温哥华儿童听力言语中心Janet主任(教授)说“真正的耳朵是大脑,助听器的作用只是帮孩子打开听到声音的大门,我们必须又早、又准的诊断与助听干预,还要非常尊重孩子的个性发展,并致力于开发出孩子最大的潜力,给孩子自信心,才能让孩子回归(社会)”,记忆犹新,这两天讲完课很多患者咨询我也是无数遍转述了这段话,其实平时听力学门诊看到的每个患者,都会把正确的听力学诊断与干预之路讲一遍,希望他们走对路,高效康复!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