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科技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转做产品设计师前有三个问题,你能和研究员用一种语言交流吗?

Dropbox的产品设计师MelodyQuintana最近写了一篇题为Howtoswitchyourcareertoproductdesign的文章,介绍了六位不同背景的Dropbox设计师的转行经历。转行其实不难,只看你有没有这份决心和毅力。

想成为产品设计师没有那么难,条条大路通罗马。Dropbox的员工来自各个不同的专业,有前建筑师,活动策划,用户体验分析师等等,整个团队的思维是多重多样的。

那么到底该怎么换职业呢?之前的工作经验对现在的思维又有什么影响?我在Dropbox的同事们分享了很多他们的故事。每个故事都各有不同,但是都可以总结出很多实用的建议。

目的大于职位

Tomaz Nedeljko在成为产品设计师之前是一位工程师。他解释道:“设计和工程都只是手段。”他富有创造性的经历只源于一个想法:“让生活简单一些”。尽管产品设计也不是他的直接目标,但是这是他的兴趣所在。

Melissa Mandelbaum在大学学的是建筑,毕业后她在一家创业公司做创意策略师和项目经理,虽然工作很有趣,她依然觉得“哪里不对”。她骨子里就是个建筑师,总想做出点什么来,所以和Tomaz一样,创造的欲望让她转行成为了产品设计。

很多Dropbox的设计研究员喜欢跟人打交道,分享生活中的故事。之前是活动策划的Jane Davis爱上了每天与在集资活动上陌生人交流。她笑着说:“我发现平凡人的生活很有趣,比如我都会想知道你每天坐什么交通工具上班。”

Ali Frandin一开始是一个团队助理,回忆起刚开始访谈用户的时候她说:“我记得我很喜欢和别人交流,我会对他们的经历感到惊奇。”

设计工作包含很多岗位:产品设计,设计研究员,用户体验设计等等。所以在转行的时候要了解自己的动机和目标,知道自己想做什么,转行做设计就不难了。

做好前期准备

这些转行的人都必须要豪赌一番,他们要开始追求不同的目标,有些人还要做一些编外项目来帮助自己过渡。

Neby Teklu之前是Dropbox的客户体验分析师,她自愿收集用户建议,以帮助重新设计帮助中心。她也与刚刚成立的设计研究团队开始合作。她空余的时间也会浏览有关用户体验的博客,学习业内的流行词。她说:“和研究员能够用一种语言交流对我帮助太大了。”

Ali Frandin一开始是Dropbox设计团队的助理,她之前没有研究经历,但是她的好奇心驱使她在日常工作的空余时间进行学习。她说:“我就像是在做两份工作,白天是助理,晚上是研究员。”经过长期的努力,她也最终实现了目标。

Melissa一开始做产品设计的时候,她放弃了全职工作来做一名实习生。她给设计师发了一封冷邮件,询问他是否愿意指导自己。她说:“我知道我起步时要先往后退一点,25岁来做一名实习生看起来很奇怪,但是为了这份有趣的工作,这都是值得的。这份工作也让我充满活力,学到了很多知识。”她给大家的建议是要勇敢去尝试,而且人们大部分时候是乐意帮助你的,不要低估冷邮件的力量。

经历也很重要

换过职业的人都知道我们独特的技能和之前的工作经验是很强大的,Tomaz说:“之前的经历不会让你变成一名设计师,但是的确很有用。”Tomaz把工程师背景中的系统性方法也带到了设计工作中。他把设计看作写代码,都是“找出系统中最重要的部分,并想办法把它们集合起来,再把其他的移走。”

Jane活动策划的工作结合了集资和社交,这在她成为研究员之后也帮了她很多。她说:“要关心刚刚认识的陌生人并从他们手中要到钱让我很会与人交流,让我在成为研究员采访别人时如鱼得水。我不能一直保持自己的同理心,我需要找到采访中的关键信息,以设计可以帮到大家的产品。”

Melissa的建筑师背景为她打好了思考和解决问题的基础。她说:“建筑是系统的,循序渐进的过程,这对解决设计问题是很有益处的。我不知道我以后会设计什么,可能是应用程序,也可能是别的什么,但是设计就是解决问题,发挥技能的过程。”

Neby转行成功的秘密就是她在Dropbox用户体验团队的工作经验。她说:“我的最大优势就是我采访过很多Dropbox用户,我知道很多产品信息。”

设计其实是一个交叉学科的工作,你会在很多工作中看到设计的影子,很多转行成功的人也是受益于设计与其他工作交叉的部分,即使一开始他们也并不清楚之间有什么联系。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