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教育
手机搜狐
SOHU.COM

涨姿势!原来大学还可以这么创业!

麦可思研究
2017-07-18
+关注

说起学生创业、教师创业,我们都不陌生。如果大学也能创业开公司,是不是就和中国高校的校办企业差不多?下面我们就来看一个美国大学的“创业”故事。

从“自救”到“创收”

2015年9月,马里兰大学系统董事会批准了马里兰大学学院计划创建一个以营利为目的的商业智能公司的申请。这家名为HelioCampus的教育管理公司,将主要为高等教育机构提供整合和分析学校数据的技术支持,以及通过分析帮助学校管理者理解这些数据含义的两个方面服务。至于创办这个公司的原因,还得从学校几年前的一次“自救”行动说起。

马里兰大学系统是位于美国马里兰州的著名公立大学系统,由12所高等教育机构组成,其中就包括世界一流的顶尖综合高等学府马里兰大学帕克分校。而马里兰大学学院是该系统中唯一一所远程教育学校,在本州设有52个教学点,可以称得上是美国在线教育的早期领军人物。但最近几年,它一直在为生源危机苦苦挣扎。该大学的学生中大约一半是军人及其海外家属。但随着海外驻军规模的减少,学校海外入学人数出现下降。同时,经济回暖促使更多的潜在生源进入就业市场,使得该校国内入学人数也有所下降。

而作为一所非传统的大学,马里兰大学学院必须依靠每年持续招生赚取的学费来维持运营。生源的减少必然让这所学校陷入生存危机。在这个危急关头,学校决定在对学校的分析方面进行投资,以确保学校可以在保持低学费和高质量学术课程的同时高效运营。该校相信,它创建的数据分析团队有能力将学校拖出入学率下降的泥淖,而实际上也的确收获了很好的成效。2014年秋季学期,该校招录新生8150人,比2013年同期的6800人上涨了19.9%。

展开剩余78%

马里兰大学学院的成功运转促使其改变了学校管理文化,它开始认同依靠数据来指导大学各个管理层面的决策和行动。现在,学校希望使用这些“工具”为学校创收。

一技傍身——大学创业的一张重要“底牌”

一家从远程教育学校走出的公司,为什么有底气宣称可以帮助其他高等教育机构解决管理难题,并还想实现盈利?马里兰大学学院主管数据分析的副校长达伦·卡塔拉诺认为,身处这个大数据的时代,深入理解本校各类数据对高等教育而言不再是可有可无的能力。但是目前大多数大学都不能有效地利用自己的数据。而他们创办公司的优势就在于经过多年的实践,“我们知道哪些数据是有价值的,哪些数据是没有价值的。”

而且除已有的成功经验外,其具备的专业性也是他们打出的一张重要“底牌”。马里兰大学学院决定让其分析团队和技术团队“打包”进入HelioCampus公司。公司为客户提供一个基础分析平台和数据分析服务。它将收集来自全校的数据,并对数据按系列进行编制,如包括学费收入、保留率、毕业率,以及潜在生源的数据信息。为加快数据分析,HelioCampus公司还将在云端搭建一个安全平台,平台中包括灵活的数据模型和一流的可视化分析。数据模型涉及学校招生、录取、经济资助、教师、课程完成情况、学生保有率、毕业率等几个方面。每所大学都将被分配一个专属数据分析师,为客户解释数据,强调主要发展趋势,帮助大学找到它所需要的信息。例如,如果一所大学要找出哪些课程的开设并不成功,数据分析师将基于数据寻找那些选修率高但完成率低的课程。或者,如果一所大学正努力提高大一学生的保留率,数据分析师会识别出取得成功的学生,再结合数据研究他们来自哪里,为什么他们会被这所大学吸引。

除此以外,数据分析师还可以回答诸如:学校怎样才能提升学生招聘工作的效果?报考的学生和辍学的分别有什么特质?哪些学术课程的开设可以推动招生?在我校就读的哪类学生最有可能获得成功?付款方式、财政援助、奖学金数额是否会对保留率产生影响等问题。卡塔拉诺表示,公司服务中最有价值的部分是它具有将来自全国各地高校数据相结合的能力。

对此,马里兰大学系统董事会主席詹姆斯·L.谢伊表示,马里兰大学学院的领导者能够通过搭建专业技术平台改善学校的运营,使学校具备更有效地专注于学术质量和学生成功的能力,是值得称赞的。马里兰大学系统校长罗伯特·L.卡雷特也表示,相信其他高校可以从公司的服务中获益。

专业化经营是“校企”长久发展之道

人们通常对校办企业的定义是:由学校举办或控股的,以营利性为目的的企业。这类企业一般有其独立的管理与核算系统,不与学校的行政挂钩,只是在业绩上会上缴全部或部分利润给学校。可我们经常能从媒体报道中看到诸如对校企运营产权模糊,存在管理漏洞,企业管理层由学校人员兼任导致管理经验不足等问题的质疑。与中国高校校办企业建立及运营方式类似的HelioCampus公司是否也出现类似问题?

据悉,马里兰大学学院作为该公司的唯一控股人,先期为该公司提供1000万美元的启动资金,以支持公司第一个五年的运营。但这并不意味着学校有资格插手公司的运营。与其他私营公司一样,HelioCampus公司将设有自己的董事会。重要的是作为公司一把手的达伦·卡塔拉诺也将与学校“脱钩”。卡塔拉诺副校长任职期间,负责领导学校的战略分析工作,推动数据驱动决策,并指导专注于提高学生成功的预测分析项目。而成为HelioCampus公司首席执行官后,他将随着马里兰大学学院分析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一道,离开大学彻底成为公司人。

并且,卡塔拉诺在公司经营管理的专业性方面也有一定资历。在2011年被聘入马里兰大学学院之前,卡塔拉诺曾主管Rosetta Stone公司(一家语言科技公司,研发出一系列语言学习软件)的商业智能部门,他构建新的分析函数用于财务、会计、销售、市场营销和客户运营领域。想必学校敢放心把公司交给他经营,也是出于“专业人做专业事”的考虑。而公司管理上启用有经验的专业人士,校企彻底分离,也可以理解为公司经营专业化的另一个体现。

HelioCampus公司的收益也将惠及学校,用作马里兰社区大学的奖学金,借以降低甚至消除社区大学学生的求学成本。对此,马里兰州州长拉里·霍根表示:“我们很高兴和自豪地看到,他们承诺用收益降低学费,让高等教育更触手可及,并最终使得马里兰州成为一个更好的学习和生活的地方。这也正是作为管理者的我们正在寻求的一类创新。”

至于公司日后的发展,马里兰大学学院也对此有着长远的战略规划。根据目前的计划,HelioCampus公司并不一定一直由学校出资运营。最终,学校可能会将公司出售或上市。

结语

回顾马里兰大学学院的“创业路”不难看出,是“专业”二字保障了公司可以成功创立。而对于整个高等教育界来说,这家公司创建的重要性可能还在于,它展示出高等教育机构开始逐步进入教育技术领域创业的趋势。这些从高校走出的营利性公司,或是同HelioCampus一样,直接通过学校分拆出来成立;或是通过内部孵化器的形式创建,如2014年10月,美国南新罕布什尔大学在其在线能力学习机构“美国学院”基础上,孵化出一套围绕能力本位教育的学习管理系统,以“Motivis Learning”为名投入市场。对中国高校而言,往往我们谈到校办企业,首先想到的会是依托于本校的科学技术成果转化创办的公司。“创业”领域的拓宽,为我们的校办企业经营领域推开了另一扇窗。

主要参考文献:

[1]Ellen,Wexler.UMUC Plans to Create a Company to Help Colleges Harness Big Data[EB/OL].The Chronicle of Higher Education, 2015-09-18.

[2]万慧颖,莫修明.新时期高校校办产业发展战略研究[J].中国高校科技,2015(08):92-93.

[3]马里兰大学学院网站

麦可思研究所有原创内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对于使用产生的一切侵权问题,我们将保留依法追究的权利。专注高等教育,微信搜索“麦可思研究”查看更多内容。

4-职业能力梳理/大学生职业生涯规划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