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旅游
手机搜狐
SOHU.COM

小众景点美得不可方物,这些地方也很澳门

韦宇教
2017-07-18
+关注

“所有的记忆都是潮湿的”,两年后的夏天,第二次来到澳门。提到澳门这座城市,人们印象最深的莫过于赌城,而最先想到的景点无外乎大三巴牌坊、澳门塔、妈祖阁、黑沙海滩、威尼斯人度假酒店、大炮台、议事亭前地、官也街、新马路、玫瑰圣母教堂等各种天主教堂和基督教堂。

其实,澳门的美景不止于此,逛够了那些千篇一律、拍个图都是各种人头抢镜、走个路堵到无fuck可说的景点,澳门还有一些小众却可以随手出大片的玩法哦,划重点看这里。

大炮台登高望远,珠海近在眼前

因为澳门地方不大,很多景点相对集中。大炮台位于大三巴旁边,但相比于大三巴拍照里成百的人脸入镜,这里显得格外清新。

大炮台原为教堂的祀天祭台,有300多年历史,后由葡萄牙人建成大炮台,作为防御之用。炮台后来曾作澳督官邸、军营、监狱和气象台,现为大炮台展览室及澳门博物馆。

展开剩余83%

拾阶而上,从下往上仰视大炮台,别有一番风味。威严的炮台,飘舞的澳门特别行政区区旗,历史气息浓厚的铁炮,让人有种这里是加勒比海盗船的错觉。沿着台阶一路而上就到了炮台顶端,绿草如茵,古木参天,可以俯瞰大三巴和澳门全景。

大炮台上还有两个望远镜,投币即可360度眺望远方。除了可以观看新葡京土豪金的大楼,俯瞰澳门整个城市,还可以看到对面的珠海,珠海的楼盘还是要比澳门高出一大截的,对比很鲜明。

在澳门博物馆里,有大炮台的印章,可以免费、自行盖戳。一张LOMO卡片,合影的炮台别具风格。炮台下还有展览室,为了维护历史原貌,只好以牺牲掉美感为代价,青苔斑驳,还漏雨,却格外真实。展览室的入口处,端坐着一只石兽,满脸写着高兴。

安静午后漫步,瞬间变身言情片女一号

其实澳门的特色街区不仅仅只有新马路,疯堂斜巷也是个相当不错的地方。

这里可以看到仁慈堂婆仔屋,因二次大战日本侵华期间,里面收容了大量上海葡侨婆婆,附近的街坊便叫做“婆仔屋”。仁慈堂婆仔屋现在是一处用做艺术展览的地方。两棵硕大的樟树,一个红色的大公鸡,还有墙角的猫兽,艺术气息浓厚。

附近有一栋叫做仁慈堂的建筑,很多人在此合影,不明觉厉。回来查询了资料才知道,原来这个人烟不多的地方也是很多电视剧外景拍摄地之一。附近的大疯堂、疯堂十号创意园、荷兰园大马路也颇具特色,是妹子拍小清新日系风格照的首选。这里不乏沧桑的感觉,让你瞬间穿越,霸道总裁太俗,让葡萄牙伯爵和你立即开始一段美好的异域恋情吧!

这里周边不是热门景区,但却很适合街拍,是个随处可以看到艺术气息的地方,类似于北京的798。据说这个艺术街区地面的石头都是从葡萄牙运来的,不过这一地面的马赛克造型还是颇要费一番工夫的。

沿着路随便走,居然走到了白鸽巢公园。作为昔日葡国皇室贵族的行宫,如今它是澳门最大的公园,也是澳门最古老的花园之一。

据说在公元19世纪,葡萄牙的富翁马葵士在此建造了一所豪华别墅。由于马葵士酷爱养鸽,最多时曾有数百双之多,因为漫天飞舞的白鸽而得名“白鸽巢”。估计是禽流感来了之后,白鸽没了吧。

公园不大,但曲径通幽、浓荫遍布,花鸟树木一应俱全。这里没有跳尬舞的大叔大妈,市民到这里大多是休憩、耍太极、下象棋。公园内还有一石洞,洞中有葡国著名诗人贾梅士的铜像。铜像是 1866 年由马葵士所铸。

在这里,还遇到了一棵假菩提树。看到“假菩提树”的树牌时,惹不住笑了,澳门同胞还真是有趣。

夜色来临,福隆街、主教山教堂看夜色

七月的澳门还是很热的,但夜幕来临,微风习习,很适合出去漫步。橘黄色的灯光覆盖了整个城,沿着巷子往热闹的大三巴相反的方向走,一路上甚是安静。

发现福隆新街,也是因为晚上出去觅食,这里繁华且夜景很美。其实福隆新街一点也不新,已有几百年历史,葡文的意思为“快乐之街”。它是迄今保存最完整的中国青楼建筑群,具有很高历史价值的中国青楼文化“化石”街。一条有着几百年历史的古老街道,一条澳门博彩业发祥地之一的街道,一条曾经纸醉金迷、热闹繁华的著名“花街”。

现在的福隆新街,还保留着当年的古韵。福隆舍的香火缥缈和福荣里的盘香缭绕,多了几分祈福的气息。

寂静的夜晚,一路走过,可以看到日料店里吃面的人,彼得守护着的圣老楞佐教堂传来唱诗班的声音,略显清冷的街巷,匆忙赶路的“不进步便死亡”的大姐,持画笔记录酒吧门口艺人献乐的“歪果仁”美女,一碰就可以推倒的“碰瓷”猫咪,夜色中清扫卫生的大叔,昏黄灯光下独自行走的小姐姐,从抗日战争初期就公开发行并延续至今的《华侨报》。登临主教山顶澳门夜景一览无余,澳门塔和澳凼大桥霓虹灯闪烁,点亮了整个夜色的斑斓。

再来一份街角茶餐厅各种酱料搭配的肠粉,清风拂过,月色升起。

从拂晓到夜幕,澳门,缭绕着市井生活的味道。很多故事,在街道,在巷子里,编排成一部叫做“生活”的戏。伫立其中,不由自主想起王家卫的电影《2046》,还有电影里的那句台词:“我很快就适应了这种生活,虽然有时只是逢场作戏,虽然有许多只是雾水情缘,不过没关系了,哪来那么多一生一世。”

【作者】韦宇教,旅行作家,出版散文集《愿无岁月可回头》。媒体撰稿人,搜狐旅游自媒体,乐途灵感旅行家,百度百家、今日头条、一点资讯、看点号专栏作者,驴妈妈旅游达人。独立摄影师。辗转流年,策马扬尘,心向远方,不问归程。本文图片和文字所有权归作者所有,转载请署名,未经许可请勿用于商业用途。如有其它需求请与作者联系。(微信:weiyujiao1985 微博:@韦宇教)

油画里的村庄-喀纳斯禾木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