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星座
手机搜狐
SOHU.COM

她被他从人贩子手上救下,没想到才出狼窝,又入虎口...

十二星座狮子座吧
2017-07-18
+关注

1

被骗

台北郊区的一个废弃仓库里,大门被锁得紧紧的,外面的阳光从仅有的几个高高的窗子射进来,晒在几个年轻的女孩身上。

吱吱……吱吱……

“什么声音啊?”一个女孩子警觉的问。

“好……好像是老鼠!”另一个女孩子回答。

“啊……”然后仓库里便响起了一声尖叫。

蹲在她们中间的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子眉清目秀,长发披肩,也许是害怕老鼠吧?她把头垂得低低的,双手抱住自己的肩膀,一副无助的样子。

咣当!

这时候,仓库的大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进来嚷嚷道:“喊什么喊?都安静一点!老板来挑人上工了。你们都表现好点!”

随后,只听一阵高跟鞋的声音,一个穿着非常时髦的女人走了进来,她身后还跟着几个穿着黑西装的年轻男子。

“云姐!这些女孩子是刚到的,个个都年轻漂亮!”那个男人指着这几个女孩子笑着。

那被叫做云姐的的女人并没有理会他,而是走到这些女孩子身旁一个一个仔细的瞅着。当她来到小星身旁的时候,眼睛突然一亮。

展开剩余92%

她伸手托起了小星的下巴,上下打量了两眼,便张口问道:“十几了?”

小星被这个女人的眼神盯得有些不自在。不是说会干活能吃苦就行嘛!为什么她上上下下的盯着自己看?她心里有些打鼓了。一时没有回答上她的问题。

“云姐问你话呢?快回答啊!”那男子训斥着小星。

“十六岁了!”小星嘴里吐出了四个字。

“很好!”那女人露出了非常满意的笑容。回头对那男子说:“就是她了!”抛下这句话后便潇洒的转身向仓库外面走去。

“听见没有?你被云姐看上了!以后就跟着云姐挣大钱去吧!走啦!走啦!云姐的车等着你呢!”那男子笑着就上去来拉小星的手。

“我自己会走!”小星听到他那放肆的笑声心里有些发毛,赶紧挣开他的手,自己朝门外走去。

走出仓库后,小星被带到了一辆高级汽车里等候。抬眼透过玻璃窗看到蛇头和那个叫云姐的正在远处说笑着,但是车里却是一个字都听不到。只是能看到那个平时非常了不起的叫阿四的,在云姐面前总是低头哈腰的。看来这个云姐不是个一般的人物!

“云姐!您对那个小丫头还满意吧?”阿四嘿嘿笑着给邹云递上了一根女士香烟。

邹云把那香烟送进了她那朱红的嘴中,一刻后烟雾就从她的嘴中喷了出来。姿势优美的把那根长长的香烟夹在修长的手指中间,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那个小丫头才十六岁,还没发育全呢!还青涩的很!不过这一阵子,有许多老板都喜欢这种青涩的雏!带回去稍微打扮一下,准能卖个好价钱!”

“云姐!那这卖身钱……”

邹云脸色一凛。“阿四,你不是不知道规矩?那个小丫头今天晚上我就为她安排好客人开苞!只要是货真价实的雏,一分钱也不会少你的!不过,要是个破烂货的话,那价钱可就得打对折了!”邹云的脸上露出了轻蔑的笑。

“云姐,就那小丫头?不用试就知道是个原装货!”阿四提着裤腰带淫笑道。

“还是我验了货再说吧!哼……”邹云潇洒的把那只抽了几口的香烟随手一扔,便朝小星坐的车这边走来。

邹云上了车后,车子就飞似的开了起来。车子从荒凉的郊外一直向台北市里行驶着。

第二天晚上,小星被强行穿上一件暴露的吊带裙便被带到了一座夏碧辉煌的大楼里。

坐在宽大沙发上的她惊恐的环顾着四周,只见这是一间很豪华的房间,里面有一张很大的床,电视,电脑一应俱全。只是那白色的床单有些让人害怕。

就在小星在房间里坐立不安的时候,房门被打开了!

小星一抬头,看到的是一个五十多岁,头发已经半秃的胖男人。而且那个人的眼睛看到她后就冒出了不怀好意的光芒,她不由得身子一抖!

马老板径直的走到沙发上坐了下来。他那双色色的眼睛把小星从上到下看了个遍。一头及肩的黑亮头发衬托着她的小脸更加的清纯可爱;小小的身板,但是浑身上下却散发着一股清纯少女的青春气息。一看就知道这还是个未被动过的雏!马老板的心开始痒痒了。

“你……你是谁?”他的眼光让小星惊恐的站了起来。

“你别怕,鄙姓马,你叫我马老板好了!”马老板笑着回答。

“马……马老板?”小星的心开始打鼓,她在想该怎么逃离这里,因为她已经确定这应该是一个火坑。

“来,跟我聊聊天!”马老板拍着沙发说。

小星抬脚说:“我……我要走了!”

“你给我回来!”马老板站起来伸手便拉住了小星的手。

“你……放开我!”当他的大手抓住小星的手腕的时候,小星开始拼命挣扎。

可是,小星毕竟还是个小姑娘,哪里是肥胖的马老板的对手?下一刻,马老板像大灰狼扑绵羊似的把小星扑倒在了沙发上,开始上下其手。

小星又羞又恼,抡起她那两只小胳膊开始拼命的推搡着她身上的马老板。但是无奈她的力气实在是太小了,丝毫没有改变马老板在她身上的状态。

要知道小星的身子可是从来没有让任何一个男人碰过,小星开始厌恶的大喊大叫,情急之下一口就咬向了马老板凑到她脸边的耳朵。

“哎呦!”一声痛苦的叫声从马老板的大嘴里传来。钻心的疼痛让他暂时离开了小星的身子。

小星迅速的起来,撒腿就朝门的方向跑去……

一张精致的大床上,床上地下满室狼藉,床上的两人正火热……

不知过了多久,完事之后,这个帅气的男人没有对邹云一刻眷恋,走向了浴室。他的动作非常从容优雅,没有因为一丝不挂而感觉到任何的不安。

邹云望着那个她爱了许多年的背影走进了浴室。此时,她的心里有一种莫名的酸楚。

这个正在浴室里洗澡的男人就是秦氏集团的总裁秦骏。今年三十岁的他,冷酷、坚毅、干练、工作狂。六年前留学归来接受了父亲秦剑豪的庞大黑道集团。经过六年的苦心经营他终于让秦氏走上了正轨。现在的秦氏已经跃居全台湾十大商业集团之一。集团的生意从地产、交通、建材到百货、服务无所不在。当然,秦骏也就成了台湾有名的钻石王老五。从名门淑女到演艺明星,从豪门千夏到名模都向他抛出了橄榄枝。邹云也是其中一个,她是秦剑豪的干女儿。多年来,一直都在追逐着秦骏,无奈她只是他的众多红颜知己中的一个而已。

这些年来,秦骏的花边新闻从来没有间断过。对待女人,他的信条就是风流而不下流。每次他都是逢场作戏而已,真心他是给不起的。因为他的心早已经被封存多年了!

浴室里的水声停了,秦骏下身围着浴巾走了出来。他熟练的穿着衬衣、裤子,最后套上了西服。抬头瞅了床上的邹云一眼。“记住月底把夏碧辉煌的账目送到总部去!”说完便向门走去。

“难道你就没有别的话对我说吗?”邹云眼神中有一丝受伤。

秦骏停了下脚步,却没有回头。“阿云,你和我在一起的那天我就告诉过你!我们之间只是一场游戏而已!”说完便跨步向前打开了房门。

就在秦骏迈出房门的这一瞬间,一个瘦小的身子踉踉跄跄的撞倒在了他的怀里。秦骏下意识的伸手扶住了这个穿黑色裙子的女孩子,及肩的黑色头发凌乱的遮住了她的半张脸,他只看到了一双受惊的眼睛,他感到她在浑身发抖。

2

救下她

“抓住她!别跑!抓住她……”听到后面的几个穿黑马甲的人的狂喊。小星心里害怕极了,她知道如果被抓回去那个肥老板一定会逼她做那肮脏事的。虽然她还不懂男女之间是怎么回事,但是她隐隐约约知道一旦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随便就睡觉了,那这个女人就会被人一辈子都看不起的!

慌乱之中,小星撞到一堵肉墙上。当她就要跌倒下去的时候,她感到是一个有力的手臂扶住了她。小星抬眼望去,看到一张菱角分明的俊脸。这个人长得既英挺又帅气,眉宇之间的沉着和霸气仿佛与生俱来。只是那双眼睛却冷的吓人!那道寒光也在审视着她。

“抓住她!”后面的人追上来了。小星想继续抬脚跑,但是她的手臂却被这个人禁锢住了,她跑步了了。

“秦先生!”那几个黑马甲走近了,马上停下来毕恭毕敬的低头打招呼。

“这是怎么回事?”秦骏的眼睛冷冷的瞅着他们。

“这个……”他们几个支吾着说不上话来。

“求求你!救救我!我是来做工的。不是来做那种事的!求求你,救救我吧!”小星跪下哀求着秦骏。直觉告诉小星眼前这个人不是一般人,他一定能帮自己。

秦骏冷眼瞅着跪在他脚下的这个清纯的女孩子和那几个眼光流离说话支吾的黑马甲一刻后,心里便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他咣的一声朝后踢了一脚他身后的门,大声喊道:“邹云,给我出来!”

一刻后,邹云就抱着肩慢慢的走了出来。眼神低垂不敢接受秦骏的审视。

“我告诉过你多少次了?以后除非你情我愿,永远都不要再做这些逼良为娼的烂事!你怎么就是不听话?”秦骏一双冷眸盯着邹云,声音有些咆哮。

“阿骏,我知道错了!下次再也不会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就给我留些面子吧?”邹云服软的说。她知道秦骏是不好惹的,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赶快承认错误。

秦骏手指着邹云说:“面子是别人给的,不是自己要的!这次就算了,下次再有这样的事,别怪我不给你机会!”

听着他们的对话,小星心里多少有些欣喜。她的预感看来没错,这个人果真能帮她。

这时,被咬伤耳朵的马老板捂着耳朵边嚷边走了过来。“邹云!看你给我找的好人!我的耳朵都要被这个贱货咬下来了!”

邹云赶紧迎了上去。笑道:“马老板,都怪我没有调教好!先让他们送您去医院好好绑扎一下。搞不好会感染的!”

“那不行,我要好好教训那个贱货……”马老板抬头望去看到一张冷冷的脸,突然说到半截的话也咽了下去。马上陪笑说:“秦总裁!您也在呀?我得赶快去医院。失陪了!”马老板飞快的转身走了。

看着马老板的狼狈相秦骏的唇边滑过一抹冷笑。心想:这个小丫头还有几分胆色!

“阿杰!把她带到我的车上去!”秦骏朝一边他的特别秘书阿杰说。

邹云小心的上前说:“阿骏!就算不让她留在这里,我也得把她介绍来的人送回去的。她的身价可是一百万!我们不能一下就赔进去一百万吧?当然,一百万对你来说不算什么。但是要对底下的兄弟有所交代呀!今天一个,明天一个!你是救不完的!”

看到秦骏似乎犹豫了一下,小星马上接口道:“先生,求求你!我会努力做工把这一百万还给你的!我什么苦都能吃,就是不要再把我送回去。那个人一定会又把我卖给别人的!”小雨的眼睛里已经急得流出了泪花。

不知道为什么一向冷酷的秦骏看着眼前这个楚楚可怜的小女孩,心里顿时涌出了恻隐之心。别转目光瞅着了邹云和阿杰一眼后说:“这一百万我先给垫上,正好张妈要给家里找一个女佣。阿杰,把她给张妈送去!记住,就用她的工钱来抵这笔债!”

“是!走吧。”阿杰走过来带走了小星。邹云也不敢再说什么,因为她知道秦骏说出的话是不会更改的。

小星来到秦家做女佣已经一个多月了。秦家住在阳明山腰的一栋规模宏大的别墅里。这栋别墅占地面积很大,除了一座像古堡一样的四层高大楼房以外,巨大的花园里还有游泳池、网球场。到处都是一片碧绿的草坪,真是到了一个美丽的世界。尤其是别墅的西边还有一片好大的椰子林,给这栋巨大的别墅带来了诗情画意。

当然,这么大的宅子里面的佣人和安全人员也是少不了的。小星看到在别墅的外围每时每刻都有十几个穿着相同服装的人来回的巡逻。司机、花匠、厨子、女佣足足有二十几人。张妈是这里的管家,阿杰把她送来的那天,小星知道原来阿杰是张妈的儿子。阿杰是个很热心的小伙子,张妈虽然平时管家很严厉,但是小星能感觉的到她是一个很善良的中年妇女。来了以后,给发了一次工钱。小星的薪水是每月4万元。但是要还欠秦先生的一百万所以薪水就被扣了。但是张妈很细心的从薪水中抽了两千元给她,告诉她以后每个月都给她两千元的零用,女孩子嘛总要买些必要的东西的。小星捏着手里的两千元新台币激动不已,她要攒下这两千元过些日子给家里寄回去。要知道这些钱已经够弟弟的生活费还能有剩余的。而且这里管吃管住,并没有要花钱的地方。所以小星在这里很是卖力的干活。

一个多月来,小星只见过秦骏几面而已。每天他都是早出晚归,但是绝不会在外面过夜。这些日子小星也零零星星从别的下人嘴里知道了些关于秦骏的事情。不知为什么每次仅仅和他打一个照面,就能让小星紧张的手心里都冒汗。但是有几天瞅不到他的影子小星心里又像少了什么似的。让小星最高兴的事就是能在他的背后默默的看他的背影几眼,因为只有这样她才不会紧张。小星心想:也许因为他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吧?心里多少都有些心灵上的依赖。

这天已经临近深夜12点了。小星把自己替换的工作服洗完后正准备回偏楼的下人房去睡觉。不想张妈走过来叫住了她。

“小星,把睡衣给少爷拿到他的房间去!”张妈手里拿着叠得整整齐齐的一套睡衣裤。

小星抬眼望了一眼三楼秦骏的房间,里面正亮着灯。小星犹豫的接过了张妈手里的睡衣。脚却是仍站在原地没动。

“小星,别害怕!去吧,没事的!”张妈鼓励小星说。

“嗯!”小星慢慢走向了高大的别墅。轻轻的上了二楼,二楼是老爷和太太住的这个时候他们都已经睡了。小星尽量的放轻了脚步,轻轻的来到了三楼,走到了秦骏的房间前。小星又开始紧张了,心怦怦直跳。小星深呼吸了一次后,力道适中的敲响了房门。

“进来!”里面响起了一个低沉的男音。

小星轻轻的推开了房门,一间超大的黑白相间的卧室呈现在了她的面前。宽大的床前正站立着一个刚洗完澡,下身只围着一条浴巾的健壮男子,他手里拿着毛巾正在擦着他还在往下滴水的头发。

看到这让人尴尬的一幕,小星的脸红了。赶紧别过脸去,手拿着睡衣快速的走到床的另一侧,把睡衣放在了床边上。低头说:“少爷,这是您的睡衣!”说完便逃似的向门走去。

“倒杯水来!”秦骏边歪头擦着头发边说。

小星赶紧又走回去,在墙边的厅柜上倒了杯白水,低着头走到床头把水轻轻放在了床头柜上,转身刚要离开,不想头上又传来了那个带有磁性的男音。

“你是偷渡来的那个女孩子?”秦骏的眼神犀利的瞅在小星的脸上,那天他只看到了她那双受惊的眼睛。今天她把头发都梳在了脑后,她有一张非常清纯的面孔,一看她那平板的身材就知道是一个还没有发育好的小丫头。秦骏眉毛一皱,马老板那个老色鬼真是变态!竟然不惜花高价让邹云给他弄来这么个青涩的小丫头。

微信篇幅有限,

↓↓↓↓↓

占星基础知识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