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母婴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只休四个月产假 我后悔了40年

小辣语:本文主人公安吉拉(AngelaNeustatter)在孩子四个月时,回到了工作岗位。但之后她发现,“母亲”这个角色的过早缺席对孩子的性格、甚至是人生都造成了无法弥补的影响。

做了自由职业者之后,安吉拉有更多的时间与两个儿子(卡托左,泽克右)相处,伴随他们成长。期间,她有了更多切实的体验和感受。后来,她长期专注于儿童福利、女性心理等领域的探讨和研究。

算起来,我儿子泽克(Zek)也到了“奔四”的年龄,也有了自己的女儿。可直到现在,泽克依然保留着他孩童时期的个性:疑心重、喜怒无常,不肯轻易对人敞开心扉,和他阳光开朗的弟弟完全不同。多年来,我一直为此深深自责。在他刚出生的那会儿,如果我能够陪在他身边、而不是狠下心回职场打拼。也许一切就会完全不同了。

泽克是我们的第一个小孩,他的出生曾带给我无与伦比的快乐。我至今还记得,当年我最喜欢看着他熟睡的模样,小脸蛋像苹果一样红润,长长的眼睫毛如翅膀般微微颤动,吃饱了之后,嘴角时不时露出惬意的微笑,宛如一个降临到人世间、憩息在我怀里的小天使。他的世界看起来如此奇妙,让我着迷不已,发誓要做一个好妈妈。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泽克越来越离不开我。但是我的四个月产假很快就休完,得回去上班了。身为一个报纸编辑,我喜欢我的工作,也确实需要这份薪水。所以,一开始我并没有什么好纠结的。像大多数母亲一样,我给泽克找了个不错的保姆,并确信他会很快能适应母亲不在身边的生活。

从外表来看,泽克也确实健康地成长着,这让我放心了不少。那段时间,我每天加班到很晚,到家已经累得动也不想动了,根本没力气再去陪孩子。我的丈夫在电影行业工作,经常连着几天不在家,更指望不上他。所以,从某种意义来说,这是一个双重打击——即使我在家,泽克也失去了我,而我同样在不知不觉中失去了他。

没有人知道这个小孩在想什么。很快泽克有变化了,他变得非常粘人,只要我离开了他的视线,马上就嚎啕大哭。慢慢地我发现,并不是我离开他去工作的时候他才会这样,就算周末我整天陪着他,情况也没好到哪儿去。随着他的年龄增长,泽克的脾气越来越古怪,稍有不如意就发火。

在学校里,激动起来他会到处说自己是一个废物。其他时候,他整个人都是一副倒霉鬼的衰样。我终于意识到,过早地撇下他犯了大错。泽克和我很疏远,但是对于从小贴身照顾他的保姆,有一种潜意识里的亲切感。直到现在,泽克和小时候的保姆依然保持联系。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