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健康
手机搜狐
SOHU.COM

萨提亚家庭治疗模式-10第三章 生存姿态-3

催眠心理学
2017-07-18
+关注

超理智

超理智的沟通模式漠视自己和他人的价值。表现得超理智意味着仅仅关注环境背景,并且通常仅限于数据和逻辑水平。

要表现出超理智的姿态,我们需要站得笔挺僵直,毫不动弹,将胳膊放在体侧,或是对称地抱在胸前。由于站得太过僵直,我们很快就会感到严重的背痛。我们的双脚完美地紧贴对齐。总是一本正经的样子,让我们的脸变得毫无表情。当人们与我们交谈时,我们滔滔不绝地发表看似绝对正确的意见,显得明智而善辩。

这种姿态的显著特征就是保持非人性的客观。以这种方式行动时,我们既不允许自己,也不允许其他人关注自己的感受。它同样反映出一个社会准则:成熟意味着不去触碰、不去审视、不去感受也不去抒发我们的情绪感受。

人们常常会混淆超理智和智慧。作为超理智的沟通者,我们无论是说话还是思考都力求尽善尽美,不断运用复杂的术语,琐碎的细节,以及详尽的描述。我们通过变成一个学术上的沙文主义者来获得快感,从不为听众根本不能理解而感到困扰。我们会通过引经据典、罗列数据来支持自己的观点,以这种方式处理矛盾和冲突。我们想要证明自己是永远正确的。

为了达到绝对的客观,我们重新表述别人说过的任何话语,例如将“我今天觉得很冷”这句话重新整合,变成了不牵扯任何个人色彩的语句:“今天天气很冷。”这种做法再一次将注意力从我们的感受转移到了客观环境上。

展开剩余77%

当表现得超理智时,我们退出人群,承受孤独。人们将我们看做是严厉的、原则性的、令人烦闷的,或是强迫性的个体。在一些极端的例子中,超理智意味着远离社会或是陷入紧张症的状态。

在生理上,超理智限制了我们的腺体分泌,萨提亚常常说,“当表现得超理智时,我们的乳汁、精液、汗水、眼泪和内脏黏液都无法畅快地分泌……这些液体会渐渐干涸。”当表现得超理智时,我们会通过稳定而谨慎的呼吸来维持一个干瘪、单调的声音,就好像我们非常缺少空气供给,不得不尽量节省以维持长久的使用。

某些职业的从业者常常被认为具有超理智的特点。如果家庭本身就鼓励我们采取超理智的态度,那么选择这样的职业只会让我们变得更加计算机化。我们中的很多人,特别是那些步入中年的人,常常沉迷在自己的工作领域当中,这是因为工作中那些未被言明的准则可以让我们舒畅自如地展示自己超理智的本质。然而,我们却很少感觉到内心的舒适和安宁,更不能自由地对自己遇到的任何困境发表评论。

治疗师常常会面临使用这种生存姿态来对待来访者的诱惑。表现出超理智的行动,常常意味着治疗师被那些本该由他们提供给来访者的信息迷住了。而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失去对任何治疗性洞察和改变的贡献。

打岔

第四种生存姿态被称为打岔,这种姿态常和搞笑或滑稽相混淆。打岔模式是超理智的对立面。与打岔者相比,那些超理智的人通常显得沉默而稳定。

处于打岔姿态的人们似乎一刻也不能保持静止。他们企图将别人的注意力从正在讨论的话题上引开。打岔者不断变换想法,并且希望能够在同一时间做无数的事情。

对打岔者来说,自我、他人以及他们互动的环境背景都不具任何价值。

社会会给打岔者贴上自主和快乐的标签。人们常常对他们的出现充满欢喜,因为他们总是可以打破各种绝望的氛围。由于这个理由,许多多动的孩子,或是像校园里的小丑一样的孩子并没有得到帮助,反而被看做是开心果。而时至今日,他们的打岔行为常常是不稳定和无目的的。打岔者相信,只要他们能够将注意力从任何有压力的话题上转移开,就可以生存下去。

他们不能将注意力集中在某一个客体上。例如,当人们问他们现在怎样时,他们也许会谈论高昂的生活费、天气,或是最近的足球比赛结果。在行为举止上,他们同样无法集中注意力,他们会不断移动身体的某些部位,吹口哨、唱歌、眨眼、扯某人的头发,或是坐立不安。

打岔者的一种身体姿态看起来就像这样:

这个人看起来歪歪斜斜。处于一种背部扭曲但仍然站立的姿态,她的两膝相对,两只胳膊和手掌都面向上伸出。她的头竖起来,严重地倒向一侧,两眼凸出,嘴巴张开并扭曲着,脸上很多部位都在抽搐。要想在这种极端不稳定的状态下维持平衡,打岔者必须不断移动。他们的姿态和动作总是显得不合时宜、多动并且毫无目的。

根据萨提亚的观点,习惯于打岔的沟通者往往患有中枢神经系统的疾病。无规则的呼吸进一步加剧了他们不稳定反应的倾向。他们有一种独特的不平衡感。所有这些导致了头晕和震颤的身体反应。一些极端的心理症状表现包括精神病和青春期痴呆。

转换姿态

为了缓解长时间维持某种生存态度所带来的痛苦,人们常常会转换他们的生存姿态。而上述四种生存姿态没有一种是健康平衡的。为了缓解讨好别人所带来的痛苦,我们开始责备别人。然后又从责备转变为超理智。如果用身体雕塑的方式展示这种转变,我们可以慢慢将脚趾向内偏转,并试着在全身晃动的情况下保持身体平衡。如果身体运动的幅度足够大,就可以避免自己翻倒在地。这就是对打岔者特征的展示。

我们中的大部分人并不能忍受一直保持同一种姿态。在不同的情境中,我们也许会采用不同的应对风格。例如,如果受到太大的威胁,我们可能会失去理智,变得比我们的对手声音更大。而当我们看到对方气势渐弱,也许会说,“哦,天哪,我做了些什么?”我们也许会因此收敛气势,并试着去安抚他或她。但是这样做的时候,我们也许会对这种软弱感到厌恶,并再一次回到责备的姿态,在我们的模式中开始一个新的循环。

当在压力下沟通时,我们往往会更多地采用某一种姿态。例如,当父亲因为某事责备我们时,我们常常会去讨好他。只要我们仍然在意,那么与父母的关系的重点就会是一方在上,另一方在下,而且这就是为什么情况总是这样。因此,我们常常会觉得被他们打压下去,而他们似乎永远占据我们的上风。

虽然我们中的大部分人被深深禁锢在这些模式当中,但是大多数人并不会在所有时间内都只处于某一种典型的生存姿态。只要有足够的机会出现,不论是内部或外部的机会,都可能激发出我们的另一种应对方式。问题的关键在于,除非我们能够学会如何达到表里一致,否则我们将始终受到某种形式的讨好、责备、超理智或是打岔的生存姿态的限制。

一吃生冷油腻就胃痛?胃炎到胃癌只有四步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