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手机搜狐
SOHU.COM

中途岛战役内幕被揭老底!揭秘二战美军最大新闻泄密事件

参考消息
2017-07-18
+关注

参考消息网7月18日报道美国《华盛顿邮报》网站6月5日发表迈克尔·鲁安的文章《中途岛战役75年后公开——令人惊恐的二战新闻泄密的新细节》称,日本偷袭珍珠港事件半年后,1942年6月7日出版的《芝加哥论坛报》大肆报道了美军在中途岛大胜日本舰队的消息。

头版新闻提要说:“美国摧毁日本舰队,2艘航母在中途岛沉没——13至15艘日本军舰受到打击,太平洋战役如火如荼。”同一页的中部是一个有趣的新闻花絮,题为《海军听说了日本海上袭击的计划》。

它对美国情报界事先对敌方舰队和计划所了解的情况进行了引人入胜的详细描述。实际上,它太详细了。

这个报道披露了一场秘密的美国情报战,并成为二战中规模最大的新闻泄密事件之一。

该报道暗示,美国破译了日军的通信密码。这引起了美国海军和富兰克林·罗斯福政府的愤怒。这还导致了一个内容敏感的调查。一个大陪审团将听取调查中的证词,并且这些证词将封存70多年。

去年12月,海军历史学家埃利奥特·卡尔森同记者争取新闻自由委员会、美国海军学会出版社和美国历史学家组织等团体一道赢得了一场官司,以公开该事件中的证词。

记者争取新闻自由委员会负责诉讼事务的凯蒂·汤森在一次采访中说:“这是美国历史上唯一一个美国政府采取措施,试图根据《反间谍法》起诉一名媒体人员的事件。”

展开剩余84%

6月,美国纪念中途岛战役75周年。该战役1942年6月4日展开,6月7日结束,它扭转了太平洋战区的局势。

日本海军遭受重创,它失去了4艘航母,数百架飞机和数千名海员。日军受到了美军的伏击。事先,美军得到了有关日军行动的情报。

美国密码破译员已经弄清楚敌人何时何地计划发动袭击,美军根据情报采取了行动。

但重要的是,不能让日本人知道他们的密码被破译的事,以免他们改换密码并挫败他们的美国敌人。

然而,中途岛战役结束的当天,却有一份美国报纸向世界暗示,美军事先已经破译日本情报。

《芝加哥论坛报》的报道开头说:“战役开始的几天前,美国海军已经了解同它作战的日军的实力。这些事先获得的情报使得美国海军能充分利用空袭打击来犯的日本军舰。”

该报道继续描述了计划中日本袭击行动的3个部分:一支打击部队、一支支援部队和一支占领军。它详细描述了有多少舰船参战,并说出了舰船的名字和类型。

海军获取的有关日本作战计划的情报得之于好几周对敌方情报往来的详细审查。日军的情报是用已被美军破译的密码传递的。历史学家约翰·科斯特洛对太平洋战争的研究显示,美国情报官员能预测,袭击来自哪个方向,以及它在一天中的什么时间开始,而且专家们在距离袭击开始仅24小时才预测出袭击开始的准确日期。

《芝加哥论坛报》的报道没有署名,只有一个华盛顿电头。但它是该报太平洋地区战地记者斯坦利·约翰斯顿的作品。卡尔森说,约翰斯顿是澳大利亚人,他曾在美国“列克星敦”号航母上,而1942年5月初,该航母在珊瑚海战役中沉没。

约翰斯顿是一战的老兵,青少年时期曾在加利波利作战。

《芝加哥论坛报》说,美国加入二战时,该报纸派遣约翰斯顿前往太平洋地区,在那里约翰斯顿要求被派往“列克星敦”号航母,因为当时该航母上没有其他记者。

在珊瑚海,“列克星敦”号遭到敌人的俯冲轰炸机和鱼雷轰炸机的重创。但大约3000名船员中的大部分都得救了,其中包括约翰斯顿。

然后,该航母被美军一艘驱逐舰击沉。

约翰斯顿和其他“列克星敦”号的幸存者最终登上了海军的“巴尼特”号运输舰并出发前往圣迭戈。

卡尔森说,在途中,已经获得最新情报的切斯特·尼米兹上将“向海上他的所有指挥官传达了一个信息,让他们对将在四五天后发生的中途岛战役进行预习”。

尼米兹的函件最后到了获救的“列克星敦”号副舰长莫顿·塞利格曼中校手中。而塞利格曼正好同约翰斯顿合住。

1942年6月2日,约翰斯顿在圣迭戈登陆,6月4日,他已经身在芝加哥。负责有关调查的美国前司法部长威廉·米切尔提交美国海军和司法部的一份1942年报告显示,当约翰斯顿听说中途岛战役展开时,他对他的编辑说,他有关于日本舰队的“料”。

编辑让约翰斯顿撰写。

米切尔写到:“日本中途岛舰队相关文章中的描写几乎是对尼米兹函件中所包含信息的复制。”约翰斯顿后来承认,他曾拷贝了一份文件,该文件包含“有关日本舰队的一些内容”。

米切尔认为,约翰斯顿几乎肯定看到并复制了这份函件。但没有证据显示,约翰斯顿知道该函件是机密的。

罗斯福政府希望追查此事。1942年8月在芝加哥组织了大陪审团来听取证词。

最终没有人受到起诉。有关证词被封存,并且到去年12月之前一直保持封存状态。

图为开战前,从舰艉方向拍摄的“企业”号航母。

图为1942年6月4日晨,一架F4F-4“野猫”战斗机从“约克城”号(CV-5)航母上起飞执行空中战斗巡逻任务。

图为1942年6月4日晨,美海军“企业”号航母上,隶属于第6舰载鱼雷机中队的TBD-1鱼雷攻击机群正准备出击。这些鱼雷机在随后的战斗中遭受重大损失,14架中有10架被击落,但为友军的SBD轰炸机空袭争取了时间。

图为6月4日晨(7点30左右)拍摄的美军“约克城”号航母,可见飞行甲板上密集停放的舰载机群,很快,这些战机都将投入到激烈的战斗中。

图为6月4日上午8点,美军B-17轰炸机从高空拍摄的,正在进行规避机动的日军“赤城”号航母(右侧)和“野分”号驱逐舰(左上)。

图为中途岛上的美海军航空站(机场)的油罐因日军战机空袭起火,尽管机场因空袭损失惨重,但跑道仍可使用。

图为美国陆军航空队B-17轰炸机进行高空水平轰炸时拍摄的,正在进行规避机动的日军“飞龙”号航母。

图为美国陆军航空队B-17轰炸机进行高空水平轰炸时拍摄的,正在进行规避机动的日军“苍龙”号航母。

图为美军SBD俯冲轰炸机上拍摄的美军轰炸机编队,图中可以看到海面上一艘正在起火燃烧的日军战舰。

图为1942年6月4日,一架受损的SBD-3“无畏”俯冲轰炸机在“约克城”号航母上着陆,这架SBD隶属于第6舰载俯冲轰炸机中队,参与了轰炸日军“赤城”号航母的空袭行动。

图为6月4日正午,一架隶属于日军“飞龙”号航母的97鱼雷攻击机正冒着美军舰队密集的防空火力向“约克城”号航母发动攻击,图中至少还能看到3架日军战机,其中最下方、靠近防空炮弹幕的一架已投放完鱼雷正在脱离,还有一架已被美军火力击落,在海面上坠毁。

图为一架隶属于美军第8轰炸机中队的SBD轰炸机即将在“大黄蜂”号航母(CV-8)上着陆,这架的着陆姿态已偏离中心线,但最终安全着舰。

图中的“约克城”号航母已中弹起火,周围空中可见密集的防空火力弹幕。

本图是从靠近“约克城”号舰艏的方向拍摄,此时该舰已被日军轰炸机投掷的3枚炸弹命中,舰岛冒出浓烟,其中一枚炸弹钻入下层甲板,炸坏了锅炉。这张全景照由2名摄影师共同拍摄,画面左侧可见127毫米防空炮位,飞行甲板上,一位舰员正在用铁锤修理甲板受损部位。

图为6月4日中午,摄影师从“约克城”号上拍摄的一架日军97“舰攻”鱼雷机被击落后,坠海。

图为海战期间,美军战舰正在转移伤员。

图为“约克城”号甲板中弹起火后,美军舰员正在奋力救火。

图为海战后期,隶属于美军第3舰载轰炸机中队的一架SBD轰炸机因燃料耗尽,在美军“阿斯托利亚”号重巡洋舰旁迫降。这架SBD是“约克城”号的舰载机,由于此时母舰正在遭受日军机群攻击,其被迫在海面上着陆,该机乘员全都安全获救。图中最右侧还能看到一架SOC“海鸥”水上侦察机。

图为6月5日晨,一架从日军“凤翔”号航母上起飞的侦察机拍摄的仍在燃烧中的“飞龙”号航母,可见飞行甲板已炸穿,能看到坍塌的机库甲板。

图为同一架侦察机从另一角度拍摄的,正在起火下沉的“飞龙”号航母。

图为美军侦察机低空抵近拍摄的已被重创的日军“三隈”号重巡洋舰,该舰在不久后沉没。

图为“约克城”号遭日军轰炸机重创,舰体倾斜后,大批舰员撤离时的场面,这些舰员被成功搭救后不久,母舰便被日军伊-168号潜艇发射的鱼雷击沉。

图为一艘美军驱逐舰正准备拖曳遭重创的“约克城”号脱离战场。

图为从美军战机上拍摄的“哈曼”号驱逐舰和“约克城”号航母被日军潜艇发射的93鱼雷命中瞬间。

图为航拍的舰体被炸断的“哈曼”号以及即将沉没的“约克城”号,海面上可见美军驱逐舰正在散开搜寻日军潜艇。

图为中途岛海战结束后,从邻近美军战舰上拍摄的正在下沉中的“哈曼”号驱逐舰,该舰在搭救约克城号航母时,被日军伊-168发射的93鱼雷“拦腰切断”,不久后就沉没了。

图为6月19日,美军“巴拉德”号驱逐舰上拍摄的日军俘虏,这些战俘是“飞龙”号航母的幸存者,他们后来被转移到珍珠港关押。

(2015-08-05 08:21:00)

战斧导弹的前世今生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