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娱乐 无法拥抱你

手机搜狐

SOHU.COM

看完《悟空传》,我只想给彭于晏生猴子

文|落木君

对于周四即将登陆院线的《悟空传》,落木君和很多关注此片的影迷朋友们一样,心情是忐忑的。

一方面,这个电影改编自2000年火得一塌糊涂“天下第一网文”,又是有西游这个玩了那么多年却屡试不爽的国产片第一IP的元素,两个超级IP的基因合在一起,难免让人期待,这会不会成为一部神作。另一方面,期望越高,又怕失望越高。有那么多珠玉在前,西游还能玩出什么新花样吗?

直到在北京的看片会提前看完了这部《悟空传》,我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下来。《悟空传》的改编,不仅没让落木君失望,而且超出预期,有意外的惊喜。借用奇爱葛格的名言,看完《悟空传》,我想给彭于晏生猴子!(手动笑cry)

首先让人惊喜的,是本片对原著的改编,可以说抓住了原著之魂。

对于原著党,他们的担心首先体现在原著的改编难度上。这部2000年起在新浪“金庸客栈”上连载的小说,写出了一代人的生命历程,让80后90后网民无比狂热。现在看来,《悟空传》是最能反应90后到当下年轻人心理的文学作品。

但《悟空传》又是一部很实验性的小说,其肆意挥洒的笔法,散文式的描述,错综复杂的时间轴,跳跃的人物场景,乃至乍一看很热血但是念出来很中二的台词,都让这部小说,成为最难改编成电影的作品。

《悟空传》的情节有多跳跃?小说的时间跨度是……五百年!从西行路上师徒四人一次对话说起,故事在五百年前和五百年后两个不同的时空层面展开,而且是在时空的“拼贴”和“闪回”中交叉叙述。

在叙述中,作者笔锋随时在两个时空肆意轮转。不但随意变换叙述时间,同时也任意拼贴叙述空间。这种叙事方式改成电影,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

更不要提,小说的视角是完全分散的。虽然名为《悟空传》,小说的视角却并没有以孙悟空为第一视角,而是在孙悟空、猪八戒、唐僧三个人物中来回转换,同时又牵涉出紫霞,白龙,阿月,杨戬,哪吒等一系列错综复杂的人物。

而如此复杂的剧情和人物,全由大段金句频出的对话,和渲染情绪的环境描写来表现。这种前卫又装逼的手法,改编成电影,也几乎是不可能的。无怪乎有书迷说,除非是王家卫来导演,不然谁来改我都不服。

《大话西游之月光宝盒》

这当然有道理,如果你仔细看王家卫的《东邪西毒》和刘镇伟的《大话西游》,其实会发现两部片子,虽然风格不同,但对于情字无解的悲凉解读却一脉相承。甚至,稍微仔细看看《重庆森林》和《大话西游》的台词,也能发现贯穿其中的“王氏哲思”。譬如: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