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文化读书 王子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舞剧《大禹》让神话走进真实的生活

作者:疆嘎摄影:刘海栋/李永康

如同历史上的三皇五帝,大禹这个人物形象在华夏文明史中是介于人和神之间的这么一个被民间和民众不断美化,反复刻画,渐进神化的符号性人物。所以《大禹》这部舞剧以此作为题材,既有优势也有挑战。编剧和导演如何让传说中的大禹“走下神坛”,用舞剧的方式来刻画他的人性,这对于创作者来说应该是个不小的挑战。

优势在于这个人物是被民众所熟知的,挑战在于要在满足大众认知的基础上,具体细化和创作出新的故事情节,新的细节和幻化还要有其合情、合理性并要被观众接受和认可,难度不小。大禹题材由于受舞台的属性和剧场演出的局限性等因素影响,舞美设计很难在舞台上表现水与火等自然灾害这些表意呈现。而舞剧《大禹》中最为重要的就是恰恰就是表现大禹和洪水的关系,大禹要与天地洪水这些自然现象去拼争,所以焦点几乎全部落在了演员身上。

在过去的作品中,王舸导演曾经常用一些深刻洞察人物内心、充分制造戏剧矛盾的手段,此次他在创作中突破了戏剧思维,而是通过舞蹈思维,把很多生活中惯常的动作也就是人物的行为既身体语言提炼成舞蹈化动作形成舞蹈语言。在塑造人物特征的时候用很多细腻的动作来刻画呈现人物形象与性格特征,鲜活的体现出人物的质感。他不受这些动作是不是很漂亮,这些动作是不是舞蹈的惯常方式,是不是曾经训练过的思维所影响,找到适合人物性格的最佳表达方式,在舞台上通过节奏、空间上的变化,让观众在没有交代故事情节的时候也能体会到所讲的故事内容。

大禹这个人物本身就是介于传说和在人们的幻化中留存的,并且故事取样发生在4000多年前,有限的史料记载也不完全统一,甚至有些支离破碎,但基调治水和主线人物已经框定,那么如何创作出合情合理可信的故事情节和人物关系,主创人员就需要付出极大的智慧足够的耐心去架构和梳理这些人物关系。创作者需要运用各种手段使之能够产生矛盾冲突和拥有戏剧性,这对于舞剧这种艺术表现形式来说,会具有一定的难度。而该剧把大禹这个与天斗与地斗的人物创作出新的鲜活形象,成为了中国舞剧史上一个新的突破。

舞剧《大禹》以大禹在治水过程中广为流传的,也是最为人所熟知的三过家门而不入的故事为线索,诠释了大禹三过家门而不入的内在动机和外在的因素。编导通过二度创作,将“私”和“公”有机的结合并统一起来,大禹并不是“因公忘私”,而是他对“小家”有责任和使命——为了洗刷父亲治水失败的耻辱和保护妻儿不受水患侵袭。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