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教育 王子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清华的这个举动,让人又一次相信了教育的意义

查尔斯狄更斯在《双城记》的开头说:“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私以为,这句话并不是仅能用于18世纪的那场法国大革命,每个时代、甚至每个被广为关注的事件,都可以发现那些或好或坏的痕迹。

今年北京的高考状元把这样一个话题引了出来:

寒门学子怎样和家庭背景好的学生竞争?

给出的答案是:没法竞争。

光是活着,就已经拼尽全力

这是真的,是灌再多的鸡汤也改变不了的事实。有些人一出生就站在了人生的终点,有些人拼尽一生的气力,也只为活着而已。这话由一个站在寒门对立面的高考状元提出来,莫名显得特别“包容”,没有所谓的戾气或者身居高位的睥睨或同情,就这样用平淡甚至杜甫式心怀天下的语气诉说一个不争的事实。

在某种程度上,他是那种本身就站在罗马的人,不用在十几年的学习生涯中绞尽脑汁寻找那些通往罗马的路,像今年或是往年其他的高考状元一样,凭借或是知识分子、或是身处高位的父母,凭借优渥的生活环境,潜移默化的言传身教,还有那些总能先人一步的新新观念,就能比较轻松地获得成功。

城市中的人,你们从未见过真正的寒门

与他相反的,是真正的寒门,比如公益广告上那些混在泥土教室里的小孩;比如变形计里那些被撕破黑暗却又见不到阳光,磕磕绊绊还是逃不出宿命的农村娃;比如我们同情心泛滥同情过的每一个遭受命运折磨的人;比如我们乡村支教的时候只许过他一个月光明的山村学生,再比如在今年高考中同样以另一种方式“突围”进入我们视野的魏祥。

怕是读过魏祥的请愿信的人,都会或多或少被打动。这个考出648分好成绩的甘肃学生,因为先天的残疾,可能终身都需要亲人的照顾,因此,在写给清华大学的请愿书中,他希望清华能给予一间陋宿供其母子同住。不得不说,魏祥的请愿书感人肺腑,家庭的贫寒、先天的疾病、父亲的去世与母亲的坚持,让人同情之余更添敬佩。

其实这样的故事我们听过很多,贝多芬、海伦凯勒、张海迪或是史铁生,这些曾被我们拿来当作文素材的名人,或多或少的都在某一程度上震撼过我们。但这次有所不同,让我真正感动的,是那一份无比珍贵的清华大学的回信。这份回信让人知道,在我们认识到教育不公平这种“坏”的基础上,我们也见证了给予寒门栖身之地的“好”。

的确,人生实苦,但请你相信

即使寒门再难出贵子,仍有人为之坚持;

即使生活再不易,也总有人愿为你撑起一片天;即使现实再残酷,依然有人愿为你捂出一点温度。

每个曾温暖人心的故事都会遭到质疑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