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忆京城——茶食胡同

儿时住过的地方,现在还有记忆的,是在崇文区的茶食胡同里。

茶食胡同的后边是河泊厂,我们住的院子门牌不是茶食胡同的编号,是河泊厂的编号。我住的地方快到西口了,也就是现在祈年大街东边便道的位置。实际上,我住的是河泊厂一个院子的后院。因前院是房东,也就是在两排房的中间砌一道墙装上木门,后院这排房就走后门,房东与房客平日不往来,有事互相叫门。

1942年我上学是在河泊厂里的德身小学,可是必须由茶食胡同西口绕过去。德身小学是一位李老师自办的私学堂,是一个四合院的房子,北房是五间,除去门道半间,其余是一个大教室,在里面另隔出一间是女生的,剩余是男生,讲桌在隔墙门旁。院内三面的房子是老师家属住,学生不许入内。这位李老师年约五十,有个孙女也在这间教室里念书,不过当时男女学生是不许往来的。

学堂的教室里都是木制大长条桌子和大长条板凳,墙上挂着一块黑板,一个大算盘,讲桌上有一个手动的按铃,一盒粉笔,几支毛笔和砚台,桌旁挂着一块约半米多长很宽的竹板子,是打学生用的。在这大教室里不分年级,不分年龄,学生随时可就读也可随时退学,不需办什么手续,上课时间上下午各半天,中间没有统一休息时间,半天内谁去厕所拿牌请假。

这里每天出勤学生30名左右,另有几名女生。念什么书自选,既可念当时市立学校统一的书,也可念《三字经》、《百家姓》等。除去每周有两个半天写大字和讲珠算,其他时间都是各念各的书,早晨来了老师教你念一段课文,回到座位自己念,到下午放学前会背了,就可以放学了。老师只教认字,不讲意义。到放学前如不会背,再给半小时。实在不会,就放学回家去念。第二天早上不教新字,先背昨天的,再背不下来就打三板,一直到会背为止。

珠算也是反复来回讲加减法,因为学生程度不同,无法按进度讲。写大字的半天也是写什么的都有,我刚去只能描红模子,先由简单的字开始,由浅入深。这时老师给纠正不正确的拿笔姿势,以后就自己练习了。

我当时念的书是市立学校统一的一年级小学教材,有国语、算术、修身、常识共四册。可是老师只教国语,其他的不教。我第一天上课,老师只教三个字,其实这三个字我都认识。课文的第一课是彩色的图案,蓝天、绿草、红太阳,还有一只公鸡在一棵大树下鸣叫,中间有三个黑色大字:“天亮了”,这就是第一课的课文。其实几分钟就念会了,老师说念会了也要念到下午放学。在放学前,老师叫我到前边看黑板上画的是什么,我说这是大门,这是德身小学,老师很高兴地说,明天早晨来时不要走错了门,看见这四个大字进来就行了。确实是在大门上方,有由右向左写的四个繁体大字——德身小学。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