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李里丨大革命失败后中共聚集在武汉的党员疏散

中国史研

大革命失败后中共聚集在武汉的党员疏散

李里

摘要:1927年7月,中共聚集在武汉的党员数量很多,疏散工作是当务之急。“七·一五”之前,共产国际已指示启动党员疏散,由于鲍罗廷的态度与中共中央的领导能力,初期工作杂乱无章。在党员中坚力量的影响下,中共临时中央使疏散工作转入有序,制定出随军东征、派往各地以及留苏学习三种具体方案,根据党员意向、自身条件与工作需要三者结合决定去向。幼年时期的中共组织系统散乱,党员普遍缺乏秘密工作训练,因此疏散过程困难重重,不可避免地造成了部分党员流失。但诸多党员依然通过自身社会关系离开武汉,并保持组织联系,体现出白色恐怖下中共的凝聚力与革命意志。

关键词:白色恐怖 武汉 疏散

1927 年上半年,武汉不仅是国共两党中央所在地,也是推进各类群众运动的中心,被誉为“赤都”,因此聚集了一大批中共党员。“七·一五”之后,国共合作全面破裂,武汉迅速出现白色恐怖,中共面临大批党员的疏散问题。事出紧急,如何疏散?武汉究竟有多少党员?流向何处?对这一过程,学界偶有涉及,但未曾深入探讨。大革命的失败是对中共组织的考验,也是对党员革命意志的考验。当时中共处于幼年时期,组织系统不成熟,活动经费无保证,有组织地疏散党员谈何容易。本文拟通过梳理这一过程的细节,分析危机中中共的组织状态、疏散措施及其实施效果,认识中共早期斗争的艰难历程与组织运作机制。

1927年共产国际代表鲍罗廷在武汉演讲

一、共产国际的指示与鲍罗廷的态度

1927 年春夏,上海、江浙、两广、四川、湖南等地连续发生国民党清党事件,尤其是“四·一二”大屠杀,反共信号明显,但共产国际依然试图维系国共合作。直到6 月,武汉国民政府所依赖的军事将领对中共态度日益强硬,共产国际开始转变以往的妥协倾向,发来主张即刻发动土地革命的新指示。同时,国际与中共开始考虑国共分裂后的应对举措。6 月22 日与24 日,周恩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中,提出在武昌、汉口设立秘密办公处,强调“应学习争斗技术”。7 月4 日,陈独秀、毛泽东与蔡和森在中共中央常委扩大会议上,讨论了反动到来时如何保存农村革命力量问题。7 月8 日, 联共中央政治局召开紧急会议,明确指示中共“必须采取各种措施保存党。为此,在武汉地区还需要组织党的地下机关,并将受威胁最大的工作人员转入地下”。这标志着联共正式提出疏散工作问题,并即刻通过共产国际传达给中共。7 月13 日,根据共产国际指示,中共中央发表宣言,提出退出国民政府但不退出国民党。7 月15 日,国民党中央随即做出分共决定,国共合作完全破裂。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