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学会动态 | 伍斌:美西海岸学术之旅

美国史研究
2017-06-19
+关注

编者按:自2012年起,中国美国史研究会与美国历史学家组织(Organization of American Historians, OAH)合作,每年选拔和资助三名会员参加美国历史学家组织年会,并于会后在美国高校进行为期10天左右的短期访问。该项目三年一期,此为第二期第一批次。通过选拔得以前往的学者为黑龙江大学的马德义、云南师范大学的王洋和东北师范大学的伍斌,他们一同参加了在美国新奥尔良召开的OAH第110届年会。本公众号特向三位学者约稿,谈其参会感受,编成系列文章特别推出,以飨读者。

版权声明

本文由作者授权微信公众号“美国史研究”发布,如需转载,请在本号后台留言。

作者简介

伍斌,东北师范大学美国研究所讲师,研究兴趣为美国移民与族裔史、美国华人史,在《民族研究》、《世界历史》、《美国研究》、《世界民族》、《史学月刊》等刊物发表文章多篇。

展开剩余92%

2017年OAH年会碎感

很高兴能在这里跟大家分享我两个月前参加美国历史学家组织(OAH)在新奥尔良召开的2017年年会,以及到伯克利进行短暂学术交流的些许体会。首先我要向中国美国史研究会以及美国历史学家组织所提供的这次宝贵的交流机会,表达我诚挚的感谢。正是因为有了二者之间的合作,才使这种交流成为可能。尤其感谢王希老师在其中所做的开拓性工作。我衷心地希望这种交流能够持续下去,并能够在此基础上得到不断完善。同时,参加这一项目的前辈们所述的详细经历与感受,也在很大程度上对我这次参会起到了指南的作用。

从参加会议到现在,已经两个月过去了,由于我最近一直瞎忙,未及时对这次会议后的思虑进行总结并诉诸文字。这大概也是因我驽钝,在参会后无所感的借口吧。应中国美国史研究会的要求,写下这些凌乱的文字。由于时隔多日,很多事情也记不清了,一些细节可能存有出入,而且也只能记述其中的片段。如果我的这些碎杂的文字,能够为后来者或者其他去往美国交流的历史研习者提供些许借鉴,则是再好不过的。

为了使在美国短暂的时间获得有效地利用,在去往美国之前,进行细致的准备工作是必不可少的。我在这里说的准备主要不是生活层面,而是就学术层面而言的。现在中国人在美国者动辄上百万,其中不少都对美国的生活有所着墨,他们的经验更为丰富,观察也更为细致,我在这里再谈论这些,既说不好,也没必要。不过话又说回来,无论你进行怎样细致的工作,到美国之后,你仍然会发现出现一些不期而至的小问题。

OAH的年会非常庞大,组织也很专业,会议的组织与内容等相关信息可以通过网络获得。参会者可以首先在网络上浏览会议手册,选择参加自己感兴趣的小组(sessions)。会务组还会根据主办会议的地点组织相应的旅行机会。例如,2017年在新奥尔良的年会,可以选择去参观“惠特尼种植园”(Whitney Plantation),也可以选择参加“新奥尔良黑人史巴士游”(New Orleans Black History Bus Tour)等等。如果有自己比较感兴趣的地方,是值得一去的,不过我都没有参加。在2013年OAH旧金山年会的时候,我因为参加一个移民与族裔史组织的小组而去了天使岛。尽管我很早对天使岛就有所了解,但当看着华人在拘禁所留下的生活痕迹,包括他们在墙壁上刻下的诗句,仍然会有不小的震撼。这是另话了。

在去美国之前,我把我这次参会的日程安排得满满的。我的目的很简单,除了要聆听与我研究方向比较接近的各小组之外,也想尽可能地参加那些能够反映美国当前以及可见未来趋势的一些小组。至于每个小组具体谈到什么,现在印象已经不是很深刻了。不过根据我所参加的各小组以及整个会议目录,至少能够看出当前美国历史学发展的三个热点,也可以说是趋势:其一是全球史与跨国史的继续流行与进一步发展。这次的OAH年会,有关跨国史(或跨地区)研究的小组就有十个以上。尤其值得注意是的,跨国史在移民族裔史领域影响尤其巨大。其二是美国南部史学的流行。或者也可以说是南部美国史在各个领域的渗透,如移民与族裔史、环境史、资本主义史、城市史等分支领域,不但有多个小组讨论南部,今年OAH的各项历史学奖的获奖作品,也有相当部分书写的是美国南部的历史。其三是新资本主义史的活跃。其四,美国史内部各分支的交叉性特点更为突出。

卡奈尔大街街景

也许是因为本人生在南方,对江河湖海有着特殊的情愫。早在上初中的时候就知道密西西比河排在长江之后,为世界第四长河。既然现在离得这么近,还是渴望尽快一睹其雄姿。6号会议结束后,我便出下榻的万豪酒店,沿着卡奈尔(Canal)大街向东南,不出十分钟路程,直通密西西比河。当我面对着这条世界第四长河时,尽管河面很宽,水流量也不小,但并没有出现我心中想象的震撼。之所以如此,大概是因为我心中的参照物为长江吧。说实话,同是临近入海口的长江,要宽阔震撼许多。而今,出入长江口的各种船只也远非密西西比河能比。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中国经济的活跃与外贸的频繁。是时,密西西比河正值汛期,河水并不清澈,不过仍与我们平时所见的国内大江河不同,其河面上很少能见到漂浮的垃圾。而在当下的中国,连绵的垃圾似乎成了每条大江大河难以或缺的“景观”。回酒店的路上,看见几家小店铺,里面东方面孔的工作人员,忙着揽客,有节奏的叫着“玛萨奇”,虽然店面上还写着几个简体汉字,但仍搞不清他们是泰国人还是华人。

密西西比河

新奥尔良城热情而美丽,会议的举办地新奥尔良万豪酒店,位于中心城区,毗邻该城著名的法国区(Franch Quarter)。会议期间,正值法国文化节,游人熙熙,喧闹非常。据经常在新奥尔良生活的人说,每年的这个时节皆为新奥尔良的旅游旺季,往年的游客也不比今年少多少。2005年的那场飓风,使得该城人口一度锐减过半,直到今天元气仍未完全恢复。不过,今天若你游走在新奥尔良的大街小巷,已经很难看到当年那场灾难的痕迹。新奥尔良的喧闹我并不喜欢。

作为中国的青年学人,参加OAH的年会除了了解美国学界的最新动态之外,接触一些特定领域的美国史学者,也是非常有收获的。我这次去美国,与几位亚裔美国史家有交谈,确切地说,这几位都属于美国华人历史研究的中坚力量。与她们的交谈,既可以了解她们最新的研究内容,同时也可以为将来的进一步交流建立联系。

我这次参会有实质性交谈的人包括徐元音(Madeline Y. Hsu)、艾瑞卡·李(Erika Lee),当然还包括中国美国史学术界比较熟悉的艾明如(Mae Ngai),不过与后者交谈更多的是日常生活与美国时政。需要注意的是,在见这些在美国史领域里面较有成就的学者之前,最好能够提前给他们打个招呼,否则未免有些冒昧,而谈话也通常不会有什么实质性意义。我是在参会前与她们有着多次的邮件来往,这样聊天才会有一些实质性内容。

伯克利的萨瑟塔

对美国移民史有所了解的人估计对徐元音这个名字不会感到陌生,她是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的教授。不过要是提到她的爷爷徐复观,我想中国学者就更觉如雷贯耳了。徐元音是一位很有才气的学者,她在2000出版的《梦金山,梦故乡》(Dreaming of Gold, Dreaming of Home)是一本并不算厚重的书,却得到了美国史学界的高度肯定。今天看来,在将近20年前出版这样一本书确实具有某种里程碑的意义。她也是研究华人历史学家的少数几个能够精通汉语的历史学家,在该书中运用了大量的中英文资料。她和陈勇一道是第一批真正运用跨国视野、方法、材料,并且进行研究实践的美国华人历史学者。尽管如此,徐元音仍然认为这类研究亟待加强,美国华人史研究仍然更多地关注美国内部。她2015年出版的《好移民:黄祸如何成为模范少数族裔》(The Good Immgrants:How the Yellow Peril became Model Minority),同样也是一本受到学界认可的出色作品。她的这两部著作都是值得译成中文的。希望有出版社能够慧眼识珠,将之引介入中国。相信这两部著作在中国并不会缺乏市场,而能将美国华人史研究最前沿著作介绍到中国,也是惠及学者和大众的乐事。如有需要,笔者也可以帮它们推荐最为适合的翻译人员。

与艾瑞卡·李的谈话是在9日上午,会议的最后一天,谈话持续超过一个小时。艾瑞卡是明尼苏达大学的教授,研究集中于亚裔美国史学,尤其在美国华人史着力颇多。她在2003年出版的《在美国之门》(At American’s Gates)在移民史领域颇有影响。2015年出版的新著《亚裔美国的生成》(The Making of Asian America: A History)作为一部亚裔美国史的通史性著作,在美国史学界同样获得了极高的评价。这部思想、文笔俱佳的著作正在被翻译成中文,相信在一两年内就会面世。在与艾瑞卡的谈话中,她指出了美国华人史研究的一个症结:当前美国华人史研究的学者大多并不精通汉文,以至多有掣肘,使得这种研究并不完整;随之而来的是,用到中文资料的学者不多。且不说在中国的相关中文资料,即便是华人在美国留下的相关中文资料,也不如英文资料那般得到充分地利用。她也因自己没有学好中文而遗憾和懊悔。不过,这倒是给国内研究美国华人史的学者提供了一席之地。目前来看,他们也不关注中国学者的相关研究。我想,在国内的美国华人史研究产出能引起美国同行侧目的高质量成果以前,美国的华人史研究是不会关注国内相关成果的。艾瑞卡·李还指出,中国本土学者有必要,且有责任参与到美国华人史的研究中来,并提出美国华人史研究可能的中美学者共同体的愿景。

同艾瑞卡•李交流

对于中国学者来说,参加OAH年会,还有一个不能错过的环节就是书展。该书展虽然规模不大,但也集中了美国史出版领域最重要的出版机构,近三五年英语世界美国史领域的重要著作基本可以在书展中觅得。中国学者若见到心仪的书,可以先下手购买,因为这些出版社尚不提供海外邮寄业务,还是当场拿下为好。即便有的书已被购买,我们也仍可以记下相关著作,以便通过其他渠道获得。这也是一个颇为迅捷的渠道了解当前美国史研究的方式。不过,这种书展所展出的书籍毕竟有限,相对于美国丰富的历史研究成果,这仍只是冰山一角。

OAH目前与三个国家的美国史研究组织有合作,分别是德国、日本和中国。与前两国相比,尽管每年参加OAH的中国代表总体上在增加,如这次参会的除了交流项目的三位学者外,至少还有东北师范大学的高嵩、吕洪艳,厦门大学的韩宇等。但中国学者的存在感并不强。这应该是这个项目需要着力改进的地方,而中国学者也需要更加积极地参与对话,组建小组。

至于会后的访学交流,我想,像这种短暂的访学,就要做好充分的准备,根据自己当下研究所稀缺的资料,或者能够与你的研究资料丰富的院校建立长久联系,进而选择访学的目的地。这二者基本上是可以兼得的。不过我很不幸,两者都与我无缘。我最为理想的目的地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但该校的历史学系和族裔研究中心都没有接受我。不幸之幸是,旧金山州立大学接纳了我,这样,我仍然可以接触到伯克利大学的资源。事实上,我一直呆在伯克利,并未踏足旧金山州立大学。如果目标明确,充分利用访学的十来天时间,所能搜到的材料仍然是相当可观的。我比较感兴趣的伯克利班克罗夫特图书馆、族裔图书馆、东亚图书馆,都在网上有比较详尽的收藏目录。当然,这也只是相对而言,据我所知,班克罗夫特图书馆的网上目录很不完整。

1 2

3

分别为族裔研究图书馆,东亚图书馆,班克罗夫特图书馆

以上所言,既是碎想,便就没有循序的节奏。此时结尾,虽是戛然,但也能够留给包括我在内的每个人,一个未及尽言却可凭遐思的学术旅程。

文中图片由作者提供

谢谢阅读

编 辑:肖冬冬

责任编辑:王佳欣

审 核:杨长云

美国史研究:Americanhistory

感谢您的持续关注!

欢迎投稿或推荐美国史资源!

投稿邮箱:ahrac@foxmail.com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