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手机搜狐
SOHU.COM

十年一度Skulptur Projekte Münster | 看日耳曼人

活化伽
2017-06-20
+关注

After ALife Ahead,2017

Pierre Huyghe

对于Skulptur Projekte 2017,Huyghe在前一年关闭的溜冰场开发了一个基于时间的生物技术系统,涉及生物和媒体技术的干预,融入到大规模的

建筑设计和重建中。

在大厅内进行的所有过程都是相互依存的:恒温恒湿,在HeLa细胞系的各种效应中,细胞的生长触发了各种现实形状的出现。例如,在大厅的天花板中打开和关闭金字塔形窗。

通过挖掘土地,Huyghe将地面变成了低层次的丘陵景观。在某些地方,混凝土,粘土,发泡胶,砾石碎片和冰河时代的沙层分布在地下几米处,残留物散布在表面。这个空间是有人居住的,例如藻类,细菌,蜂巢。

展开剩余93%

生物的生存效应,真实和象征性的建筑景观,可见和隐形的过程,以及静态和动态的状态都融合在一个不稳定的共生之中。

在Huyghe以外,还有30多位来自19个不同国家及地区的艺术家参加了2017年的德国明斯特雕塑展(Sculpture Projects Münster)。

2017,数字化与环境

2017年6月10日,第五届展览在明斯特开幕,持续至10月1日,共计100天,展出30件全新创作的公共艺术作品,囊括了雕塑及表演等形式,遍及明斯特及其周边城市马尔(Marl)。

这一届展览着眼於数字化对环境的影响,包括土耳其艺术家艾谢·艾克曼(Ayşe Erkmen)设计的水下桥梁,德国艺术家邦特( Bunte)的手机作品,以及罗马尼亚艺术家亚历山大·皮里奇( Alexandra Pirici)在和平宫(Hall of Peace )的舞蹈演出等。

Laboratory Life,2016

Andreas Bunte

2017年6月,在德国明斯特的操场,街边的宣传窗,出现了一系列影片海报,像某个科幻大片。海报上,毫无例外印着大写的二维码。

扫一扫,人们可以立刻在手机上接收到德国艺术家Andreas Bunte为2017明斯特雕塑项目创作的作品——“实验生活(Laboratory Life)”。

在这些影片里,Bunte消除了每天的事件。 就像挡风玻璃上的洗车刷,风中的塑料袋一样。

Bunte将它们从最初的环境中抹掉,重新放置在类似实验室环境的视频监控下。将日常活动简化成黑色背景下点和线的抽象舞蹈,或者以机器人手臂替代了人们的手臂,让观众在新的视角下观察一个孤立的过程。

Harsh Citation, Harsh Pastoral, Harsh Münster

Ei Arakawa

在2017年的Skulptur Projekte中,荒川在雅湖的西南端表演了一场轻松而又有声的节目。

他亲自将七个像素化的LED面板组装在草地上,用 Jutta Koether,Amy Sillman等人的绘画作为这些面板的素材。 作品毗邻Haus Kump,明斯特最古老的定居点之一,设计与工艺学院所在地。这些被荧屏照亮的照片,环绕着声音,在当地的景观中,像一个视听合唱团。 一如荒川以往的风格,作品饱有内在的表现力。

HellYeahWeFuckDie

Hito Steyerl

Steyerl将装置的位置选在LBS储蓄银行,在现代化建筑的大厅里,人们可以在三个屏幕上看到编译的视频,以五个字母开始:HELL YEAH WE FUCK DIE 。

这是“Billboard”过去十年音乐图表中最常用的五个词。它们是音乐创作的基础。这些字母还出现在用混凝土支撑的霓虹灯上。

在后面较小的收银员房间里,还有一个更深入的装置,具有相同的元素,增加了一个视频:来自土耳其东南部叙利亚边界的库尔德镇的镜头,现在像一个鬼城,随之而来的是不断的政府与库尔德工人党之间激烈冲突。它是阿拉伯作家和工程师Al-Jazari的家乡,他在1205年写了一本关于机械设备的书,以传达装置的知识,即西方文化中的Automata。

Steyerl将城镇的图片与SIRI相结合从而提出了一个问题:计算机技术在战争中扮演着什么角色?

Celestial Mask

Youmbi

Youmbi的装置位于废弃的Überwasser墓地,靠近路德维希·施克莱肯斯坦将军的坟墓。四块巨大的面具悬挂在树林之间,距地面约十米处。另外四个较小的面具直接安装在树上。

Youmbi的肖像画采用西方资本主义流行的图像:Ghostface面具,来自美国恐怖片“Scream”(1996),这个象征恐惧的图标与许多来自传统非洲文化的木牌相似。

据Youmbi说,在庆祝仪式中,邀请死者的灵魂入住并成为这些面具的主人。 Youmbi委托喀麦隆的工作室制作这些面具。他介入了基督教埋葬地,这些为了纪念死者而设的地点,从而提出了有关宗教,灵性和迷信的问题。

Beliebte Stellen

Nairy Baghramian

Baghramian作品Beliebte Stellen选择了明斯特最著名的地点之一,Erbdrostenhof(1757年由Johann Conrad Schlaun建造的巴洛克式宫殿)。 在宫殿前院,她摆放了一个优雅弯曲的青铜地标,由三个细长但沉重,互相连接的元素组成。 它们通过可见的夹子在一起,并依靠庭院鹅卵石地面上的几个点支撑起来。

Burn the Formwork

Oscar Tuazon

在明斯特,在一个工业荒地上,沿着运河 ,一个由各种人群使用,没有定义的土地,Oscar Tuazon安装了一个混凝土制成的物体,作为公共壁炉。

圆柱形雕塑可用于烧烤,暖身和看台。 作品的焦点是烟囱般的支柱,其中两个相通的壁炉 ,一个螺旋楼梯在炉膛周围环绕,环绕其三分之二。

Le Tag /200m

Joelle Tuerlinckx

Joelle Tuerlinckx为明斯特雕塑的创作,同样作为The Hot Wire与Skulpturenmuseum Glaskasten Marl 合作项目的一部分。Tuerlinckx放弃了博物馆的内部,着重于Marl的老Sickingmühler公墓。

基于一条线作为雕塑或形式的概念,与极少主义的概念相结合,Tuerlinckx创造了一条200米线的暂时性的雕塑。作为表演的一部分,线条每天都被重新绘制,展览结束后,作品将逐渐消失。

Nuclear Temple

Thomas Schütte

Schütte将3米高,2.5吨重,正在氧化的钢雕塑放在Alter动物园,一片被低石墙围绕的沙地上。建筑的每个侧面都有一个开放的拱门,其上方三分之一处有三个背面封闭的窗口凹槽。这可能是一个圆顶八角形建筑的原型。 在房间之内有八个走廊通向结构的心脏,在中心创建一个共享空间,由圆顶来团聚。

距离上一届明斯特雕塑已经过去了十年,十年的间隔,足够标志出当代艺术中规则范式的改朝换代。

策展人期望展示出当下的艺术现状,并引发一个在接下来十年将继续进行的过程。

在这里,存在着一种混合

自1977年第一场展览开幕起,展品就带着强烈的场域特定 (site-specific) 。策展人向艺术家介绍城市的环境与历史,委任艺术家积极地根据公共空间进行创作。

在展览结束后,作品都会留于原地,融入成为城市景观。

于是,一方面是被保留下来经过几个十年,并被长期展示的艺术品,另一方面,是一些更年轻的不断更新的新艺术。

当代艺术的规则在这里重叠,彰显着高速转变。

而在最初,明斯特雕塑展只是一次没有下文的实验。甚至独立策展人的轮值模式都尚未确定。

面临着纳粹统治结束后二十余年和德国社会重建已经十年以后,很多公民都感到一种伺机已久的要求,他们希望了解和反思20世纪的现代艺术。

当时,不仅当代艺术与公众之间横跨着一条鸿沟,德国的当代艺术传统自1937年慕尼黑 “颓废艺术展”(Entartete Kunst)之后也出现了几十年的断层。

批评家Laszlo Glozer在为雕塑项目图录而作的论文中曾将德国雕塑称为一种“二手艺术”,一种继承了先锋派观念的“恰当装潢”。

克劳斯·布斯曼

卡斯布·柯尼斯

于是,在明斯特,一座远离国际艺术世界而存在的德国边陲小城,当地艺术博物馆的策展人克劳斯·布斯曼和卡斯布·柯尼斯组织了一场名为“明斯特雕塑展”(Skulptur Ausstellung Münster)的展览。

布斯曼想给出一个关于现代雕塑的概述,从而使公众更熟悉其在艺术史上的传统。

柯尼斯十分务实地邀请了9位艺术家来实践这一明斯特雕塑项目计划,每位艺术家都在策展人的帮助下充分了解了明斯特的情况和历史。

经过四十年,回顾首届的参展艺术家,每一位都在美术史上代表了自己的时代。

卡尔·安德烈(Carl Andre)及其作品

迈克尔·阿舍(Michale Asher)作品

约瑟夫·波伊斯及其作品





唐纳德·贾德作品

到1987年,明斯特雕塑项目展已大变模样。此时,有多达60余位艺术家受邀,提交他们为明斯特公共空间量身定制的艺术方案。“在地性”已被确立为艺术世界的一项规则性范式了。

也是在这一年,“明斯特雕塑计划”确定成为了十年一度的项目。

1997年,临时性、事件性的作品更多,而永久性作品见少。批评双年展“的节日化、嘉年华化”的声音还不绝于耳。一切似乎都变成了一种巨大的景观。

2007年参展艺术家的减少,可以被解释成是对这些源自90年代的批判和争论的一个回应。

2017年的主要话题是表演艺术、参与性和电子化。

历年雕塑现场

Giant Pool Balls, 1977

Claes Oldenburg

Schiff für Münster, 1987

Ludger Gerdes

Schlaun Recomposed, 1987

Richard Serra, Trunk,J. Conrad

Kirschensäule, 1987

Thomas Schütte

Skulpturen in der Luft, 1997

Ayse Erkmen

Blickst du hinauf und liest die Worte...,1997

Ilya Kabakov

Square Depression, 1977/2007

Bruce Nauman

Ohne Titel, 2007

Isa Genzken

Less sauvage than others, 2007

Rosemarie Trockel

《爱畜动物园》(2007)

麦克·凯利(Mike Kelley)

2017年现场

Speak to the Earth and It Will Tell You,2017

Jeremy Deller

Sketch for a Fountain,2017

Nicole Eisenman

Still Untitled,2017

Xavier Le Roy with Scarlet Yu,

Cosmic Generator (working title),2017

Mika Rottenberg,

Tender Tender,2017

Michael Dean

Marginal Frieze / Fallande ting,2017

Sany (Samuel Nyholm),

Bete Bete Deutschland! Eine Lebensmelodie,2017

Bárbara Wagner and Benjamin de Burda

徐锦江教你如何欣赏中国画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