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文化读书 端脑

手机搜狐

SOHU.COM

十年一度Skulptur Projekte Münster | 看日耳曼人

AfterALifeAhead,2017

PierreHuyghe

对于SkulpturProjekte2017,Huyghe在前一年关闭的溜冰场开发了一个基于时间的生物技术系统,涉及生物和媒体技术的干预,融入到大规模的

建筑设计和重建中。

在大厅内进行的所有过程都是相互依存的:恒温恒湿,在HeLa细胞系的各种效应中,细胞的生长触发了各种现实形状的出现。例如,在大厅的天花板中打开和关闭金字塔形窗。

通过挖掘土地,Huyghe将地面变成了低层次的丘陵景观。在某些地方,混凝土,粘土,发泡胶,砾石碎片和冰河时代的沙层分布在地下几米处,残留物散布在表面。这个空间是有人居住的,例如藻类,细菌,蜂巢。

生物的生存效应,真实和象征性的建筑景观,可见和隐形的过程,以及静态和动态的状态都融合在一个不稳定的共生之中。

在Huyghe以外,还有30多位来自19个不同国家及地区的艺术家参加了2017年的德国明斯特雕塑展(Sculpture Projects Münster)。

2017,数字化与环境

2017年6月10日,第五届展览在明斯特开幕,持续至10月1日,共计100天,展出30件全新创作的公共艺术作品,囊括了雕塑及表演等形式,遍及明斯特及其周边城市马尔(Marl)。

这一届展览着眼於数字化对环境的影响,包括土耳其艺术家艾谢·艾克曼(Ayşe Erkmen)设计的水下桥梁,德国艺术家邦特( Bunte)的手机作品,以及罗马尼亚艺术家亚历山大·皮里奇( Alexandra Pirici)在和平宫(Hall of Peace )的舞蹈演出等。

Laboratory Life,2016

Andreas Bunte

2017年6月,在德国明斯特的操场,街边的宣传窗,出现了一系列影片海报,像某个科幻大片。海报上,毫无例外印着大写的二维码。

扫一扫,人们可以立刻在手机上接收到德国艺术家Andreas Bunte为2017明斯特雕塑项目创作的作品——“实验生活(Laboratory Life)”。

在这些影片里,Bunte消除了每天的事件。 就像挡风玻璃上的洗车刷,风中的塑料袋一样。

Bunte将它们从最初的环境中抹掉,重新放置在类似实验室环境的视频监控下。将日常活动简化成黑色背景下点和线的抽象舞蹈,或者以机器人手臂替代了人们的手臂,让观众在新的视角下观察一个孤立的过程。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