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无法拥抱你

手机搜狐

SOHU.COM

妓女登报征夫,看民国时期的征婚启事,你达标了吗

人生来就是应该有生存权和发展权的,人生来就是应该过有尊严的日子的,社会底层生来就是能享受到社会发展科技进步的红利的,哪怕是青楼女子也享有选择自己人生幸福的权利。

时间是幽默的,历史也是幽默的,尽管这类似于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幽默多少掺入了残酷的意味。别说几千年前的成王败寇了,单说几十年前的男欢女悦吧,只要你有闲心拈出几条旧闻,再瞥上一眼两眼,就会如过屠门而大嚼,快足朵颐。

最近,我从一大套《老新闻·民国旧事》中找资料,偶然翻到几则七、八十年前的征婚广告,玩味一番,觉得其价值远未磨灭,若与今日各晚报夹缝里的征婚启事相互映照着读,竟能生出许多奇奇怪怪的趣味来。大凡世间美事,独乐乐,总不如与人乐乐,我就索性做点钩沉的工作吧。

先是载于1922年2月19日上海《民国日报》上的那则《堕坑妓女登报征夫》搅浑了一潭池水。当时的评论认为,世风日下,才生出如此怪现象。

一位二十一岁的香港妓女,姓沈名秋水,真个是人如其名,不仅“秋水伊人”,还“颇通词翰”,摆明了,是个不幸堕入红火坑的“美女”加“才女”,只因厌弃烟花生涯,她才生出从良的意愿。

试想,走马章台寻花问柳的角色,能有几人怜香惜玉?她向茫茫人海投去吁求,未免太高估了那个社会,以为有救星准备随时伸出援手,使她获得新生。

“被招者,以二十二至四十三岁为合格,身价(女方的赎身费)二百二十元,条件面订。”她的要求又高又不高,说不高,尺度放得宽,大有人尽可夫的意思;说高,在当时,二百二十元是一大笔钱。

真正令人拍案叫绝的是,她的广告语写得够水平,要是风流侠客柳永在世,准定会感动得泪湿青衫,把最后一条裤衩都当掉,雷急火急地为这位沈秋水小姐赎身。

人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沈秋水一点也不藏掖,大大方方地登出了真实地址,有意者尽可以前往洽谈。在七十多年前,这勇气并不算小。时至今日,我们又何尝见到哪位三陪小姐征婚,肯曝光自己的丑史?

她们倒是极有可能会偷偷地去医院做个处女膜修补手术,然后再闪亮登场。老实说吧,沈秋水征婚谁也没有资格嘲笑她,作为镜子,倒是朗照出现实某一面的阴暗、虚伪和可笑来。

1931年7月6日的上海《民国日报》就登出了《一般女士征求如意郎君的标准》,如今稍加理会,竟不免有隔世之感。当年的“标准”如下:

一、面貌俊秀,中段身材,望之若庄严,亲之甚和蔼。

二、学不在博而在有专长。

三、高尚的人格。

四、丰姿潇洒,身体壮健,精神饱满,服饰洁朴。

五、对于女子的情爱,专而不滥,诚而不欺。

六、经济有相当的独立。

七、没有烟酒等不良嗜好。

八、有创造的精神,有保守的能力。

换在今日,男人在经济方面仅有“相当的独立”显然是很难令人满意的,自视甚高的上海姑娘早就在大众媒体上公开声明,非高薪者不嫁,非有车族与有房族不嫁,其它方面,诸如“学不在博而在有专长”、“高尚的人格”之类,倒是可以尽量“放水”。

由此可见,七十年前的上海女子对如意郎君的要求太低,也太琐细,远不如现如今的上海姑娘目标明确和立场坚定。

那个年代的特色竟从一则征婚广告中泄露出若干信息,征婚者除了向男方提出能力、容貌和性格的要求外,还十分突兀地责成对方“富革命思想”。

虽然征婚标准是任何一个时代对于人的评价的一个很值得参考的指标,但是这不意味着这个时代就大量需要这样的人,也不意味着这样的人才对这个时代有价值,很可能恰好相反。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