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文化读书 楚乔传

手机搜狐

SOHU.COM

性别麻烦:身份政治之后如何在艺术界内外谈论性别问题? | ARTFORUM观点

性别麻烦:

身份政治之后如何在

艺术界内外谈论性别问题?

桑田沈莘张涵露杜可柯

观点

深度解读当下重要艺术议题

从2017年4月起,《艺术论坛》中文网和北京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合作,结合大型群展“例外状态:中国境况与艺术考察2017”,策划和组织了一系列活动,探讨与目前中国境况以及当代艺术发展紧密联系的重要话题。第一场活动特别邀请了两组嘉宾,在同一个时间和空间从不同角度探讨“性别”这一共同议题。本文为第二组嘉宾讨论实录节选,参与者包括:《燃点》资深编辑桑田、艺术家沈莘,《艺术论坛》中文网编辑张涵露和杜可柯,核心论点为:身份政治之后如何在艺术界内外谈论性别问题?

“性别麻烦”讨论现场,从左至右:杜可柯、桑田、张涵露,以及远程连线的沈莘,UCCA“例外馆”(中央甬道),2017.

杜可柯:我们可能需要先说一下为什么要提“身份政治之后”:西方六七十年代的女权主义运动或性别少数群体的运动当时都带有很强烈的政治诉求。但当时争取的各种权利被承认之后慢慢变成定势,变成“怎么样都行,每个个体只要讲差异就好”。性别身份可以无限划分,这种碎片化趋势成为定势之后,它本身的政治性诉求的力度就减小了。

桑田:我的感觉是identity(身份认同)这个东西特别美国化,前一段时间我读了一些外语类栏目,比如说谈“Chink”、谈“Chinaman”这些种族歧视词汇。明显可以感受到在美国的语境里面他们更“提防”身份政治,或者说特别担心出错。

那么就国内情况而言,我当然非常肯定:身份政治需要被关注。但如果我们在提它的时候已经错了呢?因为这里面有很多小问题,就比如说identity,当我们问我们是who am I时,到底是要问我们还是问我?是纯粹的个体选择呢,还是承认我们是有一个we存在的?“身份政治”概念的浮沉,我还有很多盲区,比如:身份政治和新自由主义之间的关系,身份政治对于“阶级分析法”是一种继承,还是一种消解,等等。

张涵露:你提到identity是一个非常美国的概念,那是因为受西方学术话语的影响,我们在讨论identity时更倾向于去讨论性别或者种族的identity,但其实人是有很多很多的身份,比如说阶级身份,你的性取向是你的身份,你的职业、你穿的衣服、你住的地方、你经常交往的人都是你的身份。当我们去具体看这些身份,以及身份建立、身份固化过程中出现的问题时,就会略过所谓的“政治正确”一说。很多情况下大家批评政治正确大多是一个避重就轻的轻蔑态度。我觉得问who am I在这里不是一个哲学问题,可能就像你说的如果我们看到we,面对同样困境的人,或许能看到很多具体的人、遭遇和问题,而不落入固有的话语范式里面。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