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惨无人道:六个月5000多名美军俘虏被日军杀戮!

季我努学社
2017-06-20
+关注

在1941年年中,一群穿着体面的日本外交官从白宫鱼贯而出,他们刚刚和富兰克林·D. 罗斯福总统举行过会谈。等他们走出去,白宫会议室的门一关上,罗斯福总统就对一个助手说:“日本人憎恨我们。迟早他们会在我们背后来上一下子的。”1没过多久日本人就在背后给了美国人狠狠的“一下子”,在1941年12月7日,日本海军充满复仇情绪地空袭了珍珠港。

但是“我们”并不仅仅包括驻扎在珍珠港的美国太平洋舰队,也不是仅仅包括零星分布在西起菲律宾群岛东至荷属东印度群岛的美军地面部队,以及在中国大陆主要执行守卫美国使领馆任务的美国海军陆战队。“我们”还包括生活在威克岛、关岛和甲米地群岛上的平民建筑工人;“我们”还包括生活在亚洲广大地区的美国商人、传教士、医生、护士、旅行者和外交使节——还有他们的妻儿和职员们。

太平洋时间,1941年12月8日,星期天早晨,在日军空袭了珍珠港的美国海军基地之后的几个小时之后,日本军队开始在亚洲广大地区开始向美国军队和平民开炮射击。当天黄昏之前,在亚洲大陆,除了华北的一个偏远的海军陆战队守备队军营之外,其他美国驻军都得到了向日军投降的命令。第二天美国国会向日本宣战,太平洋上飘扬星条旗的地区都处于了遭受日军袭击的危险之中。在圣诞节之前,威克岛上的1146名美国平民建筑工人与379名海军陆战队员被日军俘虏,当时日本海军、空军和承担奇袭任务的陆军部队对威克岛和关岛展开了具有压倒性优势的攻击。在1942年3月的第一个星期内,一个来自得克萨斯州的野战炮兵团和一个来自加利福尼亚的野战炮兵营的一部,被派去荷属东印度帮助荷兰军队守住爪哇岛——当荷兰军队放弃守卫任务后,他们被迫投降。他们向日本人屈服,主要目的是希望避免被日军集体屠杀。他们不久之后又和美国海军休斯顿号巡洋舰上的一些幸存者会合,休斯顿号巡洋舰在一次激烈的海战中受重伤,它在爪哇海域挣扎了两天最后沉没在爪哇海岸附近。在3月6日,在爪哇有超过700名的美国人被日军俘虏;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人被送去修筑臭名昭著的缅泰死亡铁路。

展开剩余74%

1942年4月9日之前,在食物和弹药耗尽之后,11796名筋疲力尽、营养不良、疾病缠身的美国巴丹半岛守军,连同大约66000名菲律宾官兵,向日本人投降——日本人在这场历时5个月的战役中大约损失了10000名兵员才夺取了这个半岛。在此之后不到1个月的时间内,在5月6日,与巴丹半岛相对的克雷吉多岛——菲律宾群岛中最后一个飘扬着美国国旗的要塞,陷入敌手,另外6000名的美国人成为战俘。

美国本土的人民对于道格拉斯·麦克阿瑟将军麾下的整个太平洋陆军部队在6个月之内被日军屠杀、俘虏的事件感到无比震惊。在亚洲太平洋战争开战初期,美国地面部队遭受的巨大失败是美国军事史上从未出现过的奇耻大辱,超过2万名的美国人成为日军的俘虏。

远在美国本土的人民不能很快地知道:在成为俘虏的头六个月内,已经有超过5000名美国人被日军残杀。事实上,关于日军虐待美军战俘的新闻在战争时期是被严格管制的,就像汗液滴到毛茸茸的地毯上很快消失于无形——直到今天,美国公众对于日军虐待美军战俘的暴行依然知之甚少。

在1942年初,差不多14000名美国平民在日军席卷东南亚和太平洋的军事行动中被日军捕获——在日军的进攻路线上,一切白种人,不管是男人、女人和儿童,都落入日军手中。一开始还寄希望于日军将他们遣返,后来绝望地等待营救,日本占领区内的白种人悲哀地认识到,他们的房屋已经被日军占用,日军给他们提供的安身之所是监狱或者集中营。日军“一视同仁”地残暴对待白人平民,把他们当作战俘,将他们作为敌军的密探关押。

更糟糕的是,这些被日军囚禁的白人平民并没受到1929年通过的《日内瓦公约》的保护,不仅是因为日本国会否决了日本政府代表在瑞士签订的公约,另一方面是因为这份公约是专门针对战俘制订的,它强调了对待战俘的标准。《日内瓦公约》并没有专门制定针对平民的条款;毕竟,无辜的平民不应该成为国家战争战略的一部分。此外,各国政府被假设会保护他们的海外平民远离伤害,在出现开启战端的信号之前,会第一时间撤退本国的平民。

美国政府怎么能够让如此众多的人民遭受日军的伤害?在这一切发生之前,他们没有预见到吗?难道美国的军队就不能保持更高的警觉吗?美国人一直在自问——在问他们历届的领袖——这些问题他们已经问了超过半个世纪了。

在1942年年初,那几个黑暗的月份中,在太平洋地区的美国居民、平民和军人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是美国人一厢情愿的想法,对形势严重的误判,日本人彻底的欺骗和对美国人发自心底的恐惧造成了这样悲哀的结果。

某些美国国务院的官员异想天开地认为,在以往的几次战役中被俘的美国公民会受到日军良好的照顾。毕竟,自1871年以来美国一直在国际上扶植日本,两国友谊始于1871年的夏威夷岛会谈。后来在1904年到1905年的日俄战争中,美国介入后俄军释放了2000名日军战俘。在1914年爆发的一战中,美国政府帮助在欧洲陷入困境的日本公民返回家园。2这些美国国务院官员认为,毫无疑问,日本政府会记住美国政府的好处,保护美国公民,虽然两国的敌意已经弥漫在整个太平洋之上。

美国驻菲律宾高级专员弗朗西斯·B. 萨尔瑞(Francis B. Sayre),在二战后告诉美国国会,在1941年不可能预测日本会不会对菲律宾发动直接攻击,而且他还被华盛顿方面“建议”——美国在国家层面并没有兴趣发出警告性的通知,通知在菲律宾居住和工作的美国人离开那里。有些在菲律宾的美国人问萨尔瑞要不要离开菲律宾时,他说道,你们该自己做决定,是走是留,自己看着办。3与他的情况相似,美国驻日大使约瑟夫·格鲁(Joseph Grew)在1941年也发布了一系列的“建议”——不是警告——给居住在日本的美国人。

萨尔瑞和格鲁显然没有看到日本将军佐藤清胜(Kiyokatsu Sato)1940年8月发表在东京出版的报纸《时事文摘》(New Current Digest)上面的一篇文章。佐藤将军毫不掩饰地指出了征服美国的几个步骤。他的政府计划的关键是占领夏威夷,这取决于他们的海军能够比我们的海军有更快的速度。接着是占领巴拿马运河;然后登陆美国西海岸。日本部队将沿着落基山脉大举进兵,最后占领纽约!据他估计,全部的战役将打七年的时间。梅尔文·西蒙斯(Melvin Simons),参与佩里硫岛血战的少数几个海军陆战队员当中的幸存者之一,在一个死去的日本士兵的口袋里发现了一张美国地图,在这张地图上日本的旗帜高高飘扬在落基山脉上,在落基山脉以东则插着美国的国旗,一直延伸到东海岸。佐藤将军的侵略计划一定被日军广泛传播,以激励起“皇军”们的战斗意志。4

在过去的50年里有太多的著述讨论是否是富兰克林·D. 罗斯福总统“允许”美国“被”袭击,以改变弥漫在美国的孤立主义传统,以使美国加入另一场世界大战,在此之前美国方面已经断然拒绝欧洲的求援超过两年的时间了。

在1941年的整个夏季和秋季,美国和日本都在发出战争叫嚣,只不过是外交层面的。由于日本拒绝停止在亚洲的侵略,罗斯福总统在1941年7月26日冻结了日本在美国的全部财产。几个星期之后,在8月17日,他警告日本,如果日本继续扩大在亚洲的侵略,将迫使美国立即采取“任何和全部的必要措施来保护美国在亚洲的利益”。5

美国国内对于日本在美国做生意进行了更加严格的限制,日本也立即采取了类似的报复举动,对美国人进出日本进行限制。尽管紧张情绪不断升温,可是美国官员们仍然继续“建议”美国在亚洲地区的居民,最好离开亚洲。

关于日本1941年对美态度,让人豁然开朗的研究出现在1998年,东京国际天主教大学的法学和国际关系教授井口武雄(Takeo Iguchi)给出了令人信服的答案。他获得许可,可以利用日本外务省新近解密的外交档案。这些档案显示,在日本政府内部存在一种想法——拒绝向美国以书面方式提出警告。在1941年12月3日的一份最终备忘录中——在珍珠港事件发生前四天,这份最终备忘录写道,日本被迫与美国关于亚洲侵略的问题进行最终谈判,美国方面“将要承担在将来会发生的因美国干涉日本扩大亚洲势力范围的任何及全部的后果”。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