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钱乘旦:《 寻 找 他 山 的 历 史 》 自 序

作者简介

钱乘旦

男,汉族,1949年生,江苏金坛人。1973年参加高考,考入南京大学英语系。1985年于南京大学历史系获博士学位后,曾赴哈佛大学和爱丁堡大学作博士后。现任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历史学科组成员、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专家评审组成员、教育部社学委员会委员等职。2003年11月曾与齐世荣教授一起向中央政治局第九次集体学习作《15世纪以来世界主要国家发展历史考察》的专题讲解。学科专长及研究方向 英国史;世界史;现代化历史比较;西方文化史。

一九七八年,我二十九岁。这一年,我考入南京大学历史系,随蒋孟引先生读英国史,开始了我的研究生学习。

两年前,“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结束了,烽火硝烟终于在中国大地上慢慢消散,全国人民松了一口气。此后不久,国家恢复高考制度,大学也全面招生。我当时非常兴奋,希望能考上大学,好好读书,接受一次真正的大学教育。

但我很快就失望了,因为按照当时的规定,我没有报考资格。我从一九七三年起当过“工农兵大学生”,就算已经上过大学了,因此没有必要再上第二次。

我觉得很委屈,谁都知道“工农兵大学生”是怎么回事,我一直不认为我上过大学。一九七三年,张铁生大闹考场。那一年,全国有很多知青参加了一场考试,那是“文化大革命”期间唯一的一次“高考”。“张铁生交白卷”成为一次政治事件,此后就有很多省份取消了录取结果,以此来堵绝“修正主义的猖狂反扑”。但江苏省没有推倒重来,于是我就以“一县状元”的身份走进南京师范学院,开始了我的“上、管、改”①生活。不过“上、管、改”的经历却是蓄意不让人学习的,因此像我这样一个想悄悄学点东西的人,就被认定有“白专”倾向,毕业后回到原地,除了在身份上取得“教师”的资格外,我觉得我学到的只比我插队五年间自学所学到的多出一点点。为此我感到十分失望,于是就渴望能上一次真正的大学。

然而当真正的大学开始招手时,我却没有资格。我当时的心情极其沮丧。

一九七八年,新的机会又来了,谁也没有想到形势会发展得那么快。国家恢复研究生制度,开始招生。我作为“文化大革命”以后的第一批研究生,被录取在南京大学历史系。

我报考的是世界史专业,没想到考取了。从内心说,我确实不认为我有过本科的经历,但又失去高考的资格,所以就只好背水一战,“跳级”报考了研究生。按照当时“计划经济”的办法,我被分配给蒋孟引教授,学习英国史。主管的老师没有忘记征求一下我们(共三人)的意见,我抱定主意:只要有书读,学什么都可以。但凭心而论,学英国史,我当时有点别扭:英国那么个小不点国家,有什么历史好学?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