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楚乔传

手机搜狐

SOHU.COM

《红楼梦》里“完美”得让旁人不敢亲近的角色,她是谁?

谁是大观园里最无趣的人

谁是大观园里最无趣的人?

先看看有趣的人什么样?

?

有趣的人,必是真实的人,是和自己的灵魂同步的人;

有趣的人,往往不惧他人的眼光,不忧他人的想法;

有趣的人,内心是极丰盈的,外在的真性情无一不是丰盈内心的流淌;

有趣的人,一身诗意,潇洒脱俗;

有趣的人一生都在做一件事:努力成为自己,或者,成为了自己。

?

林黛玉活的是真自我。

闲来无事,黛玉或俯身呆看一会儿修竹抽芽;或远目闲瞅一阵儿鸟禽沐水;或将鹦哥架挂在月洞窗外,依着生凉的几簟,隔着竹影参差的纱窗,教鹦哥素日所喜的诗词;或等燕子回巢与之呢喃。此时薛宝钗在干什么?省候贾母王夫人,承色陪坐;或探看园中姐妹;或做女红。

闲来无事,黛玉或围绕着篱笆倚着石头,独自低吟;或斜目倚栏自凭;或泪眼观花;或荷锄葬花;或残荷听雨;或在风雨秋夜挥洒一篇风雨词;或什么也不做,就对着窗前千竿竹闲抛泪珠。此时宝钗在干什么?省候贾母王夫人,承色陪坐;或者探看园中姐妹;或者做女红。

闲来无事,黛玉或同宝玉在落满桃花的石凳上共品西厢;或在潇湘馆里发春困幽情,细细长叹一声“每日家情思睡昏昏”;或高兴时精心地给宝玉做玉穗子;生气时把玉穗子绞的粉碎。此时宝钗在干什么?还是省候贾母王夫人,承色陪坐;或者探看园中姐妹;或者做女红。

“宝钗日间至贾母王夫人处省候两次,不免又承色陪坐闲话半日,园中姐妹处也要度时闲话一回,故日间不大得闲,每夜灯下女工必至三更方寝。”(第四十五回)这么一个容貌丰美、学识渊博、才情横溢的花季女子,竟然从没见她随性任情,耍耍小性,开怀大笑,肆意泪流过。她“完美”的让人不敢亲近,完美的让人心惊,甚至完美的让人有些可怜。她已“完美”至无趣。

曹公也让宝钗几近有趣了一次。那是个近夏之日,宝钗被一双玉色蝴蝶吸引,一时间少女情怀大发,玩了把杨妃戏蝶,结果却演变成“金蝉脱壳”“嫁祸于人”的一段公案。宝钗心思缜密,处变不惊,转嫁危机的手段真是让人心惊。

黛玉“尖酸刻薄”的小性儿之下,是对爱情的执着和坚守,她要的是纯粹的精神爱恋;和宝玉在一起,黛玉一任情感的自然流淌,嬉笑怒骂皆出天然。恼了,轻轻嗔怪一声“放屁”;喜了,抿着嘴儿只管笑;伤心了,默语双泪流。

相比之下,宝钗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脏话,总是那么端方;从来没有耍过小性子,总是那么行为豁达。宝钗好像站在道德的至高点,但离“有趣”却那么遥远。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