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娱乐 楚乔传

手机搜狐

SOHU.COM

成都苍蝇馆子巨头素描,嘴巴太牙尖,cao型太拉风!

成都的苍蝇馆子就是一个江湖,

上一顿的盘子刚收走,

油腻的抹布迅速划过同样油腻的桌面,

而地上,满是纸屑。

开豪车的,骑自行车的,

挤公交车的,

人群混杂在一起大碗喝酒大口吃肉。

没有高手带路,休想找到。

其实,

苍蝇馆子的老板才是最终的高手。

大隐隐于市?

NOOOO~

他们画风清奇,你一眼就认得出,

时不时sang你几句,

可是人们下次还是要继续带朋友去吃。

大家都习惯了。

在老小区门卫室卖鳝鱼面起家的张师,五六十岁,典型造型是腰间拴着一根LV的皮带,最喜欢戴阿迪耐克的棒球帽,鞋子是同品牌运动鞋。

像春熙路买来的三折四折货?不,人家是真有钱,老小区中卖私房面条,土黄鳝、松茸的浇头,每碗高达几十块钱,甚至直逼百元,好吃,不缺生意。

江湖中有传言,张师抽烟只抽大熊猫。说话不见得清晰,但张师声音雄浑,那张嘴巴随时都想sang你几句。

等了几十分钟,面条还没端上来,只有忍到。以前电视台去采访,问张师,生意这么好,怎么不考虑请个人,结果他直接一句,要吃就吃,等不到就不要吃了。

你怪他面卖得贵,他反过来说“不怕你做不好,就怕你做不到。”边做还要边跟你说,我这个面,咋个咋个。

顾客吃慢了,他要抱怨;生意太好,一到饭点来了一堆人,他也抱怨。面端上来了,不吃完他心里就不安逸。

有个小女孩剩了一颗蒜,他要骂,别人把他的鳝鱼说成鳝鱼丝,他更要骂。

牙尖的成都男人,张师绝对算一个。

至于面味道到底好不好?只要你稍微表现出不满意,夸了别家好吃,被他听到了,少不了是劈头盖脸一顿骂,就是这么强势,蜜汁自信。

不过现在的张师已经收敛很多了,面店一步步做大。

最早只是在门卫卖面,后来开到小区里面的一楼,老店前段时间出了点状况,又搬到了河边上开起,坚韧不拔像打不死的小强。

涨了好几次价,还是有人要吃,就好张师那一口。

脖子上一根粗金链子,一只手拿着喇叭,一只手拿着对讲机,背着一只LV的斜挎包,这是好几年前绝城芋儿鸡男老板的造型。

老板在店门口的人群中穿梭,打算吃饭的人迅速把他围拢,他藏着用餐的钥匙。

交100块押金,老板掏出一张水晶扑克给你,等你点好菜,才算是真正排好队。

老板就那么往街上一站,天热光着头穿条短裤,喊起话来,很有李伯清散打的范儿,也像极了地方电视台的报幕员。

极其淡定,听到对讲机传来有客人用完餐要走了,他举起喇叭就在外面大喊,“红桃A两位”。很好耍,很会搞事情。新的客人笑嘻嘻往里面走,里面的服务员麻利做着准备。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