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蒋介石:你信任自己弟兄,但敢把妻子托付给他吗?

近代史论语
2017-05-20
+关注

上次说过,蒋中正好像同姓王的下属都犯冲。有趣的是,他跟姓吴的同事关系都很好,比如吴稚晖、吴铁城、吴忠信、吴鼎昌等。这些人在后世能有如此大名,多与他的提携重用有关。(当然,吴鼎昌无论凭上海国际饭店还是新记《大公报》,都能名垂青史,但蒋氏毕竟把他的政治地位拔高了好几层。)

这些名流高官中,同蒋中正私交最好的,是吴忠信。蒋氏这辈子,换过金兰谱的结拜兄弟不计其数,而知心朋友,也不过张静江、戴季陶、张群那么几个。不过张静江辈分比他高,戴季陶呢,又有点轻视他,而张群越到后来越把他当老板而不是弟兄。

蒋中正真正贴心信任的好友,只有吴忠信一人。两人的友谊亲密到什么程度呢?蒋氏甚至放心把自己的妻子托付给他。

嗯,是的,就在我们苏州。

现在咱们站在了九十年前的苏州老城区,这里是城东南凤凰街和十梓街的交叉路口。沿着十梓街朝东到底,便是东吴大学和圣约翰教堂。不,咱们不用走那么远,连望星桥都不用到,在教会举办的博习医院门口就右转,顺着这条东小桥弄往南几步,就有一方近十亩地的花园,这就是吴忠信的住宅。

展开剩余83%

好,咱们现在退回原点,重新站在凤凰街和十梓街的路口,往南走到的第一条大街,就是十全街。沿着十全街向西几步路,就是“蔡贞坊七号”,老百姓叫“蒋公馆”——对,这就是蒋主席第二任夫人姚冶诚携二公子蒋纬国的住宅。

姚冶诚,生长于吴县南桥(今苏州市相城区北桥镇),“80后”,是蒋中正的同龄人。她婚后同丈夫一起闯荡上海滩,在书寓堂子这种“高级娱乐会所”做女佣,丈夫则拉黄包车。

(说个题外话。当时上海的情色行业,管理者都是苏州人,因此很多下人,如女佣、厨司也都来自苏州。后堂子书寓被舞厅取代,电影业勃兴,导演明星很多也都是苏州人,这个传统延绵至五十年代的香港。娱乐业,往左是情色,往右是影视,这在一百年前就被苏州人吃透了。)

姚氏聪明机灵,吃苦耐劳,很快就上位成为了交际花们的贴身女仆,时称“细作娘姨”,也就是这些红倌人的金银细软都由她整理保管。而其夫一直郁郁不得志。人说男人得志发达就会成“陈世美”,抛弃结发妻子,这倒是未必,尤其在一妻多妾制的旧中国;不过女人一旦事业成功,肯定会扔掉没出息的丈夫,这真是铁板钉钉的事实。

姚冶诚就是这样。她离婚了,然后就邂逅了英俊挺拔,有一身浪漫冒险气息的革命者蒋中正。

姚冶诚蒋中正,两人相识于辛亥革命前夕,出双入对,神雕侠侣,联手做过许多惊天动地的地下工作,到革命成功后两人还一起刺杀了陶成章。但是有一个遗憾——姚冶诚不能生育。

上帝关上一道门,果然会打开一扇窗,没几年,上帝——呃,其实是名日本女子——给她送来了一个儿子。

现在大家都知道了:戴季陶在日本流亡时与某女子同居,该女1916年生子后无力抚养,来上海将婴儿“还给”戴氏。然而后者惧内,只能偷偷将孩子过继给蒋中正,取名蒋纬国。更有甚者,蒋母王太夫人极爱的次子蒋瑞青早夭,蒋母悲痛欲绝之余,为瑞青配了冥婚,竟然将蒋中正唯一的儿子经国过继给他。因此在族谱上,经国是蒋瑞青的嫡子,而纬国才是蒋中正的嫡子。

所以,后来宋美龄一直怀疑纬国并非领养,而是蒋中正与姚冶诚的亲生,恁凭蒋氏以基督徒的信誉指天誓日都没用。两人在抗战时期的几次大吵大闹,都是为了这个原因。

不过许多细节固然启人疑窦。蒋中正非常喜爱纬国,感情上的孺慕甚至依恋远超过亲生子经国。而姚冶诚对纬国的抚养教育之贴心,远比一般阔太太要细致耐心。一句话,这两人对纬国的关心照顾,超过了通常父母对亲生孩子的态度。

其实很好理解。男人在二十多岁的时候,性格冲动,快意恩仇,只会对性、荣誉和即时的成功感兴趣。但三四十岁后,逐渐倦鸟知还,心思沉稳,更重视家庭和健康。此时他们也更有开阔的心境和细腻的情绪来感受亲情的美好与快乐。

纬国到来的时候,蒋中正三十四岁,正在由豪侠转型为英雄,由暴躁转型为沉郁,对纬国的亲爱溺爱,正是这种转型的一个注脚。

姚冶诚不识字,但她比谁都了解蒋中正。她这辈子做得最正确的事,就是看准蒋氏会龙腾九天,富贵非常。然而,自己出身不好,又不是原配,还没孩子,即使是小妾也做得不稳当。既然,蒋中正如此喜爱纬国,那么,我就要把这孩子牢牢抓在手里,这样,你我之间就有了永远拉紧的纽带。

幸福稳定的婚姻,不靠什么“生生世世”的誓约,而就是靠这条看不见摸不着,却又解不开斩不断的纽带。这纽带,或是白手起家时妻子省吃俭用给丈夫心头刻上的感恩和内疚,或是丈夫事业必须借助的岳丈妻舅的势力,或是丈夫作重大决断时必须听取的妻子的规劝或建议,当然,也或是眼前这个人让你永远觉得还能触摸到青春时代的记忆和脉搏。

现在,这条纽带就是个可爱的孩子,一个适时适地出现的蒋纬国。但这还不够。

女人对自己男人的要求很简单,就三样东西:名分、房子、钱。1927年底,蒋中正同宋美龄结婚,在此之前已经在奉化县政府办理了与发妻毛福梅的离婚手续,并登报和姚冶诚、陈洁如脱离关系。既然名分得不到,事情反而简单了,姚冶诚抚养“纽带”,总要有个遮风挡雨的“寒窑”吧?

姚氏决定携蒋纬国隐居于苏州。1929年,她以每亩一百银元的价格在南园十字圩购得菜地十余亩,建造 “蔡贞坊七号”,人称“蒋公馆”——也就是今天十全街南园宾馆的“丽夕阁”。

就那時上海的地皮均价而言,华界是一千五百元,洋场是三万元。与之相比,当时苏州城乡结合部的地价真是低得惊人。但“蒋公馆”造价不低,为两万元,按建筑面积一千五百平米算,折合造价每平米人民币三千多元,按当时物价水平而言,标准相当之高。

主楼是三层三开间青砖小楼,北面还有一幢二层的红砖楼,主要是女佣们居住的地方。公馆的厨房和餐厅也建在那儿。宅院的东面有三间佛堂,姚冶诚每天都要手捻念珠在这里烧香敬佛。

清代的苏州是江苏巡抚的驻地,也是苏南的政治经济中心,因此工商发达,人口繁盛。经洪杨之乱的扫荡,经济已然顿挫,再加上民国成立后省会迁走,一下子工业和金融业都跌到谷底。

但这毕竟是有着两千年风流蕴藉的小城,市貌小桥流水,街道规局严整。地价又如此便宜,只有上海租界的三百分之一。而且交通方便,无论铁道还是水路,都处于江浙沪的核心地位。所以,民国以来隐居苏州的高人比比皆是。

其中,有两位军政人物都参加过辛亥革命。一位是云南腾冲人李根源,1911年是军校校长,不过后来属于北洋阵营;另一位是安徽合肥人吴忠信,1911年是新军营长,一直紧跟孙文,属于革命阵营。

不过,吴忠信一直淡泊名利,长久在苏州东小桥弄安居,不问世事。而其人格品格值得朋友信任,蒋中正也放心将妻儿托付给他照顾。

不过,如果真遇到那些保家卫国的大事,他从来愿意挺身而出,勇往直前。他值得后人的景仰和膜拜。改天,我们专门说一下吴忠信的故事。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