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教育 欢乐颂2

手机搜狐

SOHU.COM

国家大剧院贿赂疑云

本文转自马格斯韦伯(ID:Marx-Weber),不代表本号观点。

版权说明:感谢每一位作者的辛苦付出与创作,此号均在文章开头备注了原标题、作者和来源。版权归属原作者。如涉及版权等问题,可联系(微信:wsf_ww),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处理,非常感谢!

按语:为什么这两天跟国家大剧院的内幕较上劲了?因为虽然距离国家大剧院建成开放过去了将近十年,离国际招标过去了近二十年,但是这些事情并没有离我们远去。公共建筑不是时装表演,它建成了就会几乎永恒存在在那。这些内幕值得我们反复讨论,因为我们太容易遗忘本来极其重要的事情。表面上国家大剧院只是一个体量巨大造型怪异的建筑,但它的意义早就超出了建筑本身,作为中国最大的违章工程之一,它的诞生完整地反映了这个民族的悲剧。我不认为言之过重,之前付出巨大代价建成的这座奇观,未来总有一天要遭到“报应”。就像当年保罗·安德鲁一边在帝都的工地上兴奋地起高楼,一边远在家乡的戴高乐机场候机楼轰然倒塌了。

戴高乐机场出人意料地塌了。同样令人吃惊的是,这一事件激起的尘土在北京上空积聚成了国家大剧院的贿赂疑云.

行贿风波

2004年5月29日的法国各大报纸都同时刊登了一位巴黎机场内部工作人员发来的匿名信,信中指称为了拿到中国国家大剧院的项目,设计师安德鲁所在的巴黎机场公司于1998年4月同一家叫Sodefinance的英国公司签了一份合作协议,由这家公司出面斡旋,帮助巴黎机场公司中标,同时负责从签约到建筑计划实施的一揽子业务。据披露,Sodefinance请了一个中国女商人居间活动,做中国方面的工作,为双方牵线搭桥。而这位立下汗马功劳的中国女性,圈内人并不直呼姓名,而是以代号“RZB”称之。

这位被称为“RZB”的女人在国内的建筑学圈内小有名气,她的真实名字是张茹凌。在国家大剧院项目方案确定阶段,她经常出现于清华大学、北京市建筑规划设计院等地,建筑学圈内的许多行家都认识她。

国家大剧院业主委员会党委书记王争鸣在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他认识张茹凌,但他否认张曾经对业主委员会进行过公关工作。

根据他的说法,张茹凌是英国Sodefinance公司的代表,由于这家公司和巴黎机场设计公司(以下简称ADP)是长期伙伴关系,所以业主委员会一直将张作为安德鲁身边的工作人员。他同时还说,在这样一个国际竞赛中,公关是不允许出现的。

在这封匿名信中,举报人称,作为回报,Sodefinance本该获得项目所得的8%。但1999年6月,双方修改了协议,将比例增加到11%,后来又再次水涨船高。据安德鲁的一位助手证实,至是年11月,这一比例已提升至15.44%。一个月后,经巴黎机场总裁批准,Sodfinance和“RZB”拿到手的好处费总共为910万法郎(合计现在的139万欧元)。对此,王争鸣认为这是法国公司内部的矛盾,与中方无关。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