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娱乐 生活大爆炸

手机搜狐

SOHU.COM

《寂静中的惊奇》:这是一部陈旧的托德-海因斯

搜狐娱乐讯《寂静中的惊奇》打得是最容易催泪的儿童牌,麾下配角是合作过三次的米歇尔·威廉姆斯和朱莉安·摩尔——想想《远离天堂》拿了多少奖吧,背景设置在上世纪的纽约——他擅长的复古美学又上阵了,更何况摄影师Edward Lachman、服装设计Sandy Powell、配乐作曲家Carter Burwell都是久经考验的老搭档,听上去全是不会出错的安全牌,那么时隔两年,《卡罗尔》之后的托德·海因斯又带来了什么样的作品呢?

低龄。《寂静中的惊奇》听上去本是个差强人意的故事。住在Gunflint的小男孩Ben失去了母亲,在一次意外中又失去了听力,却无意中在母亲留下的一本名叫”寂静中的惊奇”的书中找到了亲生父亲的线索,决定去纽约寻找父亲;五十年前,一个天生失聪的小女孩Rose在父母离异之后和住在一起,她决定离开家到纽约去寻找身为著名女演员的母亲。

Ben在黑人小男孩杰米的帮助下从自然科学博物馆到和与父亲有千丝万缕联系的书店,在全城失去光明的瞬间却找到了家庭的脉络;而Rose改变命运的故事线与Ben的故事线最终汇合几乎是一种必然,悬念只在于何时汇合、如何汇合。

这个纽约历险记的故事徘徊在亲情、友情的温暖议题中,连带着失聪者在飘摇命运中的执着求索,几乎是一个小小少年版本的美国梦。

原著小说的绝妙设定,给这个双线叙事的故事一种愉悦的对称之美。但原著小说的畅销,显然也依赖于其目标人群是和主人公一般大的青少年这一点;托德·海因斯的野心显然不止于此,不难看出他想要用这个故事打动所有年龄段的人。

或许他成功了那么一两秒:当朱莉安·摩尔在暗夜的皇后区艺术博物馆揭开整个纽约的模型,微缩的大都会美如童话;当她从一座座模型的隐秘角落无言拿出Ben的成长记录;当Ben在杰米手电筒的光下蹒跚博物馆,两人小朋友相拥重逢时,不少观众都留下了眼泪。但他依旧没有走出儿童电影的局限,整个故事内涵之简单、情感变化之突兀、逻辑之松散只能用“孩子气”来形容,人物形象如此单薄平面,使得观影变成不断失望的过程。

辉煌大都会中两个孩子的寻亲之旅,本可以对于时代做出更多映射,对于内心世界进行更多的探索,最终却简单地停留在找到亲人的层面,用失聪者的自强不息为根本点衔接历史,实为刻意而尴尬。除了让记者气急起大早就看了个“小蝌蚪找爸爸”的儿童剧以外,更为托德·海因斯在剧作上的幼稚而惋惜。事实上,剧本从来都不是托德·海因斯的强项,最近的一部《卡罗尔》,亦或者《远离天堂》,都是剧情简单,缺乏层次,人物行事逻辑一眼见底的作品;与此不同的《天鹅绒金矿》和《我不在那儿》,之所以有令人炫目的故事,都有赖于原型人物本身精彩绝伦的人生。他捕捉了别人的灵感,却无法给观众传递这种灵感。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