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他被教科书称为“反动军阀”却是真正的爱国者

他被教科书称为“反动军阀”却是真正的爱国者

他曾到处调兵遣将,参加了军阀之间的连年混战,致使生灵涂炭、民不聊生;他当年为阻挠京汉铁路工人罢工,一手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二七惨案”;历史教科书把他定性为“反面人物”。他就是当年曾经叱咤风云、显赫一时的直系军阀头子吴佩孚。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被历史教科书定性为“反动军阀”的人,在国家受到外族侵略、主权遭受列强挑衅的危急时刻,却能出人意料的挺身而出,首当其冲,振臂高呼。尤其是在“抗日救国”问题上,他更是义无反顾,奋不顾身,谱写了一曲弘扬民族气节,捍卫民族尊严的惊人篇章,堪称中国近代史上最爱国的“反动军阀”。

吴佩孚的爱国思想和抗日情结并非一时兴起或心血来潮,而是从他热血男儿般的骨子里真切迸发出来的。童年时的吴佩孚就被岳飞、戚继光抗击外族入侵的爱国壮举所震撼,被文天祥、顾炎武的“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爱国思想所激励,使他在幼小年纪就坚定地打牢了爱国主义的思想。从手握重兵的军阀首领,沦落为大势已去的空头将军,从“五四”运动延续到抗日战争,吴佩孚的爱国主义思想都以不同形式向世人展现着,且终生不渝,至死不休。

巴黎凡尔赛“和平会议”上,如果没有吴佩孚等爱国将领在国内的坚决支持,就没有中国代表团拒绝在耻辱和约上签字的国际壮举。“五四”运动中,如果没有吴佩孚对北洋政府义正辞严的大声疾呼和激烈声讨,不知道会有多少爱国群众和青年学生惨遭毒手,不知道会有多少个青岛拱手让与日本。

吴佩孚绝非一介武夫,他对日本觊觎中国已久的侵略野心和强占动机也早已洞悉明了。在给北洋政府的电文中,他冷静的提出了“日人此次争执青岛,其意不止青岛,其将来有希望大于青岛数万倍者”的看法,一针见血的揭露了日本企图以青岛为跳板侵略中国全部领土的狼子野心。后来发生的“九一八事变”和“七七事变”,无不证实了“儒将”吴佩孚对日本侵略欲望的远见卓识。

对山东垂涎已久、志在必得的日本侵略者,企图通过向北洋政府外交部提出《山东问题交涉案》,并发正式通牒,逼北洋政府就范。国难当头的危急时刻,又是吴佩孚力排众议、挺身而出,首当抗日先锋。鉴于北洋政府在山东问题上的优柔寡断、唯唯诺诺,吴佩孚多次公开表示“谨励戎行,敬待后命,急难有用,敢效前驱”,不惜以武力与日本干上一仗。他上书总统徐世昌,请他完全拒绝日人关于《鲁案》直接交涉的照会和阴谋。他还呈文国务总理靳云鹏,请其“拒绝直接交涉,驳还日牒,以释群疑,而定人心”。由于吴佩孚的坚决抗争,北洋政府最终未敢就山东问题直接与日本交涉。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