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中华民国成立前后的中国社会——日本驻华领事之观察

中国历史内参
2017-05-20
+关注

辛亥革命爆发后,日本驻华公使馆及领事馆职员就革命之影响,尤其是对商业之影响进行了大量观察及记录,并发表为共35期的《通商汇纂》号外。本文为1912年1月10日的号外,内容涉及1912年1月前后中国社会的各个方面。出自《晚清日本驻华领事报告编译》,此处省略图表。编译者李少军,武汉大学教授。

动乱状态

南京、上海

上海之官、革协商由于唐绍仪被免去全权委员,导致袁世凯与伍廷芳之间进行直接交涉。

12月29日南京之各省代表会议选举孙逸仙为大总统。

1月1日在南京举行了新政府成立仪式,军队奏乐,孙逸仙进城,然后各省代表举行欢迎会,山西省代表景燿月致欢迎辞,其大要为:“今日得以驱逐满洲专制政府、见共和之光,吾人欣喜不置,而孙在得见如此成果之前,多年放浪形骸,几度陷于死地,然不屈不挠,方有今日,故我革命之功,当推孙为第一。”继而孙朗读大总统宣言书。中午11时40分,狮子山炮台放21响礼炮,其后移至国民欢迎会,景燿月再行站立致祝词,同时向孙恭奉大总统印绶,孙受之,在汪兆铭所寄赠之大总统誓词上签名盖印,令胡汉民朗读,继由徐绍桢代表陆海军致祝词,孙再站立答之。其后,对临时政府组织有所讨论。1月2日午前2时,在“万岁”声中结束仪式。胡汉民朗读之誓词主旨,与会者热烈鼓掌。

上述孙之宣言,社会上似亦表示欢迎。

展开剩余93%

市内都挂出国旗,路上之支那人无人辫发,革命军从1月1日起采用阳历,原总督衙门改称总统府。

1月3日上午,孙逸仙与黄兴同赴咨议局,与各省代表一起决定各部总长人选如下:陆军总长黄兴,海军总长黄钟瑛,内务总长程德全,外务总长王宠惠,司法总长伍廷芳,教育总长蔡元培,财政总长陈锦涛,交通总长汤寿潜,实业总长张謇。经选举,黎元洪以17票当选副总统。

1月5日,伍廷芳向驻上海总领事送交有关共和政府施政方针之对外宣言,要点如下。

满人入主我国以来,以无上之权威擅行非理之政,压制人民知识、道德、生计之进步,识者知非实行革命,不足以荡涤旧弊、振作新气象。今幸义气大伸,大局遂定,我民国压倒满人专制政府,建设共和民国,兹布告于我各友邦:以共和取代君主政体,非欲泄吾人一朝之愤,此纯为基于民意之自然结果。盖中华民族除为和平而自卫之外不愿战争,吾人过去267年间忍虐政而竭力以和平手段矫正之,然无其效,忍耐之肠亦断,不得已而诉诸干戈。满廷占据中国之前,国土开放,有信仰自由,然其后与外界断绝交通,妨碍人民进取,横征暴敛,限对外贸易于开放口岸,又征厘金,阻碍国内商业发展,用人行政,常欠公平,刑罚失当,人民不堪,求政治改革,却终不见容。今芟除曩日积弊,冀列于世界各国之群,军起而至于建立新政府。为明吾人诚意之所在,兹宣告以下各项。

一、凡革命以前由满洲政府缔结之各条约在期满前有效。

二、革命前满洲政府约定之外债及赔款,任偿还之责。

三、革命前满洲政府让与外人之各种权利,予以尊重。

四、对共和政府区域内外国人之生命财产予以尊重保护。

五、吾人所图,在于使我国家建设于最巩固之基础上,发展国力。

六、以增进国民程度、保持秩序、国民多数之幸福为立法标准。

七、对满人一视同仁,予以保护。

八、修改民、刑、商法及最高规则,改良财政,排除对于工商业之障碍,允许信教自由。

1月7日晚发表陆军部次长以下各局局长之任命,全为留日学生,秘书长为原湖北咨议局副议长汤化龙。关于参谋总部之组织,1月8日晚各部总长将在总统府举行会议,将徐绍桢任命为总长。北伐计划因大炮不足、气候寒冷,难以实施,但湖南兵已经由湖北襄阳向河南出发,另有计划从南京分兵挺进山东省及安徽省。据闻北伐司令官当由黎元洪担任,蓝天蔚作为黎之后任,将守卫武昌。

南京

29日下午来电称:12月27日以来,此地革命军士兵及支那警察在街市上强制路上支那人剪辫,此举当出自革命党中之过激派,从相关告示来看,发起人为中国社会党南京支部。在上海厉行剪辫者也是同一派人。

苏州

1日上午来电称:目下,下贱之人趋于暴动,加之近来给养不充分,导致不平之声渐高,施暴者不少。30日晚,有三四十名士兵闯进城内民家,勒借米谷,捣毁店铺。同一天,第二标士兵在城外强迫行人剪辫,偶将某巡警区长辫发剪掉,将区长关押于警察署,次日早上,其属下士兵为放人而涌至该署,发生争论后捣毁该署,放走数十名囚徒。人们担心,今后随着年关日近,此类事件还会频频发生。

福州附近

3日上午福州来电称:上月以来,该省内汀州永定县、武平县、延平府永安县等地土匪蜂起,抢掠物品,勒索金钱,永安、武平两县知县被杀害。土匪为数1500人,出没各处,携带武器,与从事镇抚之士兵不时发生争斗,死伤者不少。此地依然平稳,大总统选定以来,人气上升,官民于12月30日举行提灯游行。此外,从今年起,使用太阳历。

汉口

2日上午汉口发出之电报称:综合12月9日驻重庆领事发出之报告,12月8日成都之暴动是由于省城军与防卫队之冲突,该地火灾严重。嘉定、叙州由官军占领,巡警与军政府有内讧,基础不巩固。在资州杀死端方兄弟之湖北卫兵目下到达宜昌。

成都

5日下午汉口发出之电报称:据闻,重庆河西之成都军政府以原总督11月8日挑动该地骚乱,且图谋招来西藏军队克复成都为由,于12月22日攻入原总督衙门,在军政府斩杀总督,将其枭首。此外,原巡防军提督也在31日被斩于此地。此地无异常状况。

广州

据3日下午发出之电报,中华民国发出电报称:现在采用太阳历,一新耳目,以阴历十一月三日为中华民国元年正月一日,大总统孙逸仙于此日在南京就任。但都督又通知说,商业上之各种账目,还是一如既往在阴历年底清算。

滦州

滦州叛乱已经平定,1月6日从山海关开出之列车于同日晚安抵此地。我国军队为守护京榆铁路所做部署(滦州、昌黎、汤河、山海关),滦州、昌黎方面在1月6日已经完成。

新民府

12月31日奉天来电,新民府分馆主任北条称:12月29日此地北面相距10华里之树林子出现百名胡匪,经官军讨伐,杀1人、抓1人,其余逃走,该地人心安堵。

吉林

5日下午长春来电称:近来吉林联合会中,共和立宪之说制胜,为出席上海国民公会而选出委员2人,于4日出发。由此,有人担心今后难保不发生官民冲突。

齐齐哈尔

8日下午来电称:此地警察似有侦缉革命党员之目的,两三天前,对各旅馆断发之清人进行盘查,在清人中引发大恐慌,一度局面不稳,因而地方官竭力慰抚,方得平静。昨天,龙江府发出剪辫自由告示。

外侨动态

据12月29日下午北京来电,在西安邮政局之英人11月30日从西安府发出、送到此地之信称:住在西安府之日本人与英国传教士一行均预定12月3日从该地出发,新政府将对他们派出护卫40人,总共200来人将经龙驹砦前往北京,途中如无意外之变,预计将于12月22日抵达湖北省老河口。

据3日下午北京来电,接到此地瑞典公使通报,内称:收到从西安府撤出之外国人来信,一行65人中有日本人22名,他们12月17日平安抵达河南、湖北交界之紫荆关,同一天由该地发出信件。

据5日下午汉口来电,从沙市传来以下消息。代理领事来电称,离开成都避难之日本人40名、别国人约百名昨天从重庆出发,将于12日左右抵达宜昌。目下宜昌平稳,但有消息说土匪在归州附近出没。另据代理领事河西12月25日传来消息,成都骚乱、掠夺达到极点,巡防队被新军击败,提督田振邦所率百人由嘉陵江来重庆,投降革命军,巡防队正陆续前往重庆。

7日下午汉口来电:在西安避难之我国人18名1月6日平安抵达此地。另有福地秀夫因妻子怀孕。不能旅行而留下。

南京对外侨之保护(驻南京领事馆1911年11月29日报告)

如已报告那样,我国侨民一部分居住于日清汽船会社趸船内及城外下关,一部分收容于本馆之内,从25日以后,张勋所部得知外部形势紧张,将各城门坚闭,严禁国内外之人出入。

本馆对此讲求应对之法,但当时还是有不得不让有事到城外之本馆收容之人直接留在下关等情,今后如若继续闭锁城门,万一本馆遇到危险、必须让滞留者一同逃往城外时,势必设法越过城墙,其时,以往用绳子吊放邮件之金州门,其高度为5丈左右,较之于他处,乃稍为适合最后避难者用绳上下之所。但26日幕府山炮台叛乱后,该地方成为狮子山、幕府山两炮台交战地点,金州门已落下一两发炮弹,故今后在上述地方上下会甚为危险。同时,除清凉山方向之外,各城门都被革命军包围,且城墙低者70尺、高者达百尺,无法逾越,而且,未被革命军包围之清凉山方面城墙,相当于三国时代吴国孙权所筑石头城,为老城墙,高达七八十尺,该地距下关尚有数英里,即使可用绳子逾越该城墙,率众多侨民经如此困难之行程避难,亦非常不便。再者,城门关闭后,购买粮食日益困难,故当下亦无何必要徒留于城内,将众多侨民收容于本馆之内已非上策,本官认为有必要尽量减少收容于本馆之人。27日,日清汽船会社下关派出所打来电话,称革命军军舰5艘驶抵下游约10公里处,预定攻打狮子山炮台,这样,与之相邻之下关定会有炮弹飞来,故该汽船会社提出应与其他轮船公司一样,将趸船锚地改为上游约六七英里之处。如上所述,一旦革命军军舰与狮子山开始交战,则迄今为止最安全之避难地下关将成为最危险之处。故本官在该趸船锚地变更之前,令滞留该地之日本人全都移住日清汽船会社趸船内,同时,鉴于下关将成为交战地带,在南京城内外,除了长江上游找不到安全避难地,本官对滞留于本馆之人详细说明上述情况,以此时到日清汽船会社趸船内避难方可安全相劝,于是有数名滞留者决计出城。本官为管理侨民而派一巡查到下关,顺便将这数名侨民送往城外,总算是赶在趸船拔锚之前到达该处。该巡查率领居住下关之人,27日上午5时乘日清汽船会社趸船到下关上游约六七英里之大胜关附近避难,该趸船目下与各轮船公司趸船一同停泊于该地。侨民在船内过着自炊生活。由此,目下在下关没有一个我国侨民。

再,本馆收容人数除了馆员7名之外有14人,到趸船避难之人有27人。

交通

南京(驻南京领事馆1911年11月29日报告)

本月18日以后此地通讯交通状况如下面所述。

电报

本月12日至19日,此地电报不通,通过迂回办法仅得维持通信。20日以后,只能与上海开通电报,而对北京及汉口方面依然不便。上游以芜湖为限,与上海、镇江及东京电报畅通。电报局办理业务时间限于上午10时至下午3时,递送电报毋宁说是例外之事,东京发来之电报要晚几天方能看到。此外,鼓楼及下关分局依然关闭,故不便之处不少。当下与外部交通断绝,开通革命军占领之上海及其他地方与官军占领之南京间电报,实可谓不可思议。今后,随着战局发展,不知何时会中断,但在各国领事馆到城外避难之际,唯对城内之电报可通,可谓不幸中之幸事。

电话

电话依然可通,但25日以后,城内与下关之间往往不通(后文略)。

铁路

城内铁路及沪宁铁路都依然不通,且在当下无开通之望,唯津浦铁路勉强运行,但详情不明。

船舶

在长江上从事航运之各轮船公司除招商局外,依然进行航运,但本月26日以后,在下关之各轮船公司趸船前往上游六七英里之大胜关附近避难,导致在南京上下之旅客极感不便。不过,由于当下正值混乱之中,在南京上下之旅客甚少,且偶尔来宁之人有特别要办之事,故一般似无多大不便。

据闻开往扬州及镇江之小火轮仍在开行,只是不时遭幕府山炮台炮击,因而甚为危险。

邮递

16日以后,支那之邮政局虽然撤到下关,但外国来信及寄给日本人之支那邮件,仍经在下关之日本邮政局递送到本馆。26日开始总攻以来,日本邮政局将其营业所迁到日清汽船会社趸船上,因该趸船在下关上游约六七英里之处避难,故目下日本邮政局只是采取每天1次或2次分段之法交换信件。邮政局长现正在本馆内避难,但由于上述缘故,包裹、邮政储蓄等完全停止受理,也不肯出售邮票。

通道

市内之交通25日以后日益困难,但除了夜间之外,城内交通尚可自由,除了重要区域之外,没有什么特别为难之处。不过,从那天以后,各城门都紧闭起来,内外之人交通断绝,导致极大不便,完全处于被围困状态。故我们对有必要与城外通信联络及交换文书、出城办理公务之人,是通过与军舰“秋津洲”号相商,在距离本馆最近,且最便于该舰派出小火轮之清凉山附近定准门城墙上,按规定时间让使者用双方提供之细麻绳上下,以便于通信及我国之人出入。虽然不完善,但在南京城内与城外保持交通者,唯有我领事馆一家,故滞留之外国人等有不少前来委托办理与城外之邮递。

汉口与河南之间货物列车开始运输(驻汉口总领事馆1911年12月21日报告)

湖广总督向各国领事发出通知:现在汉口与河南之间火车开始运行,果品、鸡蛋、棉花、米谷、麦子、豆、芝麻及枣子等货物开始运输,故从河南境内向汉口运送货物者,须预先由行主向军司令部或交涉处提交经过领事馆证明而写有本人姓名、年龄、国籍、在职年数及平素品行等之申请书,附上照片,由司令部查实之后,对无碍者发给护照。此外,费用均按京汉铁路章程缴纳。但所有损失与军队无关。

汉口与河南间火车运输货物之补充规定(驻汉口总领事馆1911年12月22日报告)

汉口与河南间货物列车开始运行一事如上次所报。第一军司令部于21日发来通知称:除已提到之货物外,皮、毛、骨3种货物可以运输无碍。

商况

革命军占领南京后苏州经济概况(驻苏州领事馆1911年12月18日报告)

武昌变乱爆发以来,此地人心惶惶,不能安堵,尤其是上月革命军占领此地前后,富人陆续携家财到外地躲避,商铺压缩进货,企业家关闭企业,金融吃紧,市面衰颓至极。到了本月,革命军占领南京,由此本地算是脱离了兵火危险,到今天为止,躲避者已归来六七成,同时凯旋回营之士兵不少,故总体上人气恢复,商铺开始进货。玉业公所从旧历九月二十日(阳历11月10日)成立,变乱以来完全停摆,该业者现在逐渐开业。据闻丝织业约有三成开业,多半还是在安装机器,要普遍开工,此后大约还需1个月。原因在于,其产品因变乱而难以销出,投身民团之职工还没有回归原职,且因担心兵燹而转移到上海外国租界之原料尚未送回,等等。目下丝织业工人之工钱为2尺3寸规格绸子1尺给7分。

从各商铺杂货类销售情况看,随着近来流行剪辫,改穿西式服装之人不少,所需帽子及其他附属品销路良好,人们无论剪辫与否,普遍都戴鸭舌帽,就价格而言,2元至4元左右之礼帽,六七角至1元五六角之鸭舌帽最为畅销。理发推子价格约为1元8角至3元。此外,上等缝纫机及呢绒等虽卖出不多,但下等品作为军用品最为畅销,较之平时涨价二成左右。

在市面如此恢复之同时,清国纸币之流通亦很顺利。目下,除了外国银行发行之纸币外,中华银行及此次新设之江苏银行发行之纸币都在流通。此前钱业公司发行之面额一元之暂行流通票,已完全不见流通。

典当业现在尚未恢复。据闻从旧历十月一日至十一月十五日,利率减半。金价渐跌,目下跌至1两兑55元。兹将占领南京前后市场上金银比价比较如下(略)。

米价亦在下跌,较之于南京陷落之前,如下面所列(略)。

南京岁末商况及金融状况(驻南京领事馆1911年12月25日报告)

市面在渐次恢复,但银行、钱庄、银楼、当铺等大商家仍未开门,最畅销之商品为针织内衣、衬裤、礼帽、鸭舌帽、袜子、手套、手电等,这些货物均为进城之革命军士兵所需,故各商铺均多次因旺销而断货,但其他商品,因分布于各地方之批发商没有前来以及南京城内市面尚未恢复旧观,而一概难销,此地固有之丝织物南京缎子等价格低落,约为平时价格之半。金融方面因大清、交通等银行及裕宁官钱局等停业,目下市内没有纸币流通,完全是现银交易。南京城内本有三十余家经营钱业,其中10户年交易额在100万两以上,十三四户在30万两以上,十一二户有六七万两,这些钱业经营者成立钱业公所,以图金融界之维持与便利。但由于此次动乱,全都停止营业,最近开张者只不过有三四户。随着革命军进城,财政公所、造币分厂及各官衙、官吏之房屋财产等被抢,现银拿出消费,金融不再那么吃紧,但革命军目下正在造币分厂每天铸造铜币。

香港棉纱商情(自11月24日至12月7日)(驻香港总领事馆1911年12月12日报告)

上次报告指出广东方面有盗贼出没之传言,因而市场冷寂。在上期之末即11月23日,在西江从事航运之轮船“绍安”号,途中遭盗贼袭击,1名英国司舵被杀,2名支那船客负伤,船上所载货物及现金被抢,价值共约2万元。次日报纸等报道了此事。其后,几乎没有船舶再开往此一方向,商人等担心危险,都停止向西江及北江等方向送货,因而本期内市场冷寂至极,只对云南市场做成约800包10支纱生意,此外几乎没有生意。另外,据闻梧州上游购棉纱30包,但帆船船夫害怕有生命危险,不肯溯航,因而未达目的将货运回。此种状况如果延续下去,则市场前途甚为可虑。但在本期之末,英国向西江一带增派炮舰及水雷艇等,在水上警备保护方面采取完全属于自卫性质之行动,由此,往返于西江之轮船,也将一如既往重新开始航运,恢复几分景气之曙光显现出来。

以往香港纱厂由于难以得到熟练工人、工钱偏高、购进原料棉花不顺及其他经营上之失当等,导致收支不能相抵,不得已从本年初以来停产。但因近来原料棉花价格大跌,便趁机从上海雇来英国工程师1人及工人300人,从11月下旬重新开始营业,其产品也远好于从前。然而,棉纱之市价近来跌落甚于原料棉花,故难说该厂能够撑到何时。

本期主要棉纱之市价如下(略)。

各种棉纱交易量如下(略)。

香港棉纱商情(12月8日至12月21日)(驻香港总领事馆1911年12月22日报告)

上次报告后,两广、云南地方仍被匪徒、士兵任意蹂躏,秩序紊乱,而新政府力量微弱,无力镇压,开往该方面之货船担心万一遇到危险受损,交通几乎断绝,但内地尚有相应之需求,只因没有运输之便,才全无交易,商况衰颓至极,行情与上次所报几乎相同,本期内成交量仅为500包。

日本纱中,20支纱价格为144元,交易量为100包。经营此业者认为,在上述状况下,好歹可以度过支那之春节,但目下在上海进行之和议如不圆满解决,则商况恢复将终不可望。

本期内主要棉纱之市价如下(略)。

本期内各种棉纱交易量如下所列(略)。

杭州商况(驻杭州领事馆1911年11月30日报告)

金融状况

革命军占领以后,此地大清银行分行、浙江银行为该军封存看管,浙江银行以外之钱庄一律关闭,多迁避外地,故纸币及钱庄之票据等在市场停止流通。此外,由于不能从钱庄提取存款,因而除了日用品之零售外,没有生意,大宗交易全都停歇,同时,作为细民之融通机构当铺,也采取尽量不收典当品之方针,而不管典当品贵贱大小,只因军政府有命令,才表示1天当中开店营业一两个小时,仅此而已。故此,市面恐慌、金融阻滞达到极点,无可奈何。于是,商务总会出于职责关系而不能坐视,将钱业者一并召集于该会,为救济金融界而进行数次协商,决定发行1个月流通之临时纸币25万元以救急,很快得到军政府批准。从旧历十月一日起,各钱庄一律开始营业,试用临时纸币,奈何纸币制作简陋,纸质过于纤弱,且未做防伪处理,因而市场不肯授受,以失败告终,钱业者又陷入停业状态。商务总会对于救济金融界已经感到绝望,只能坐待时局变化。

革命军发行军票之计划

军政府财政困难至极,本月19日账面上仅剩二十二三万元,其后,军政府财政部竭力吸收各地现存之厘金官款及其他酒捐、烟捐、盐捐等,得到约30万元。但向南京出征之军费约达30万元,同时,机构也渐次膨胀,用去经费不少。在当下,军政府之现款充其量不超过20万元。于是,军政府几度计划发行军票,为此通过商务总会照会钱业者,要求其赞同将发行总额定为300万元,并保证使用。但钱业公会会商后回复称,发行完全没有准备金之军票300万元无益于救济金融市场,反有可能引发恐慌,故拟完全拒绝,但如果杭州之大买卖米业答应接受,钱业者也无异议,同时,对军政府竭力救济金融,一致表示感谢。然而,此地米谷多从江苏、安徽输入,客商也以这些地方之人为多,因而米业者在交易中不会授受浙江省之军票,甚为明了。由此,军政府亦认识到发行300万元终非易事,而递减为100万元,并要求商务总会出力。于是,该商会在本月29日召集钱业者,与之协商,钱业者多不情愿,但又怕再度拒绝会招致报复,不得已决定同意先发行10万元,看情况再发行余额。商务总会以此回复军政府。关于此事,据闻上述钱业者同意发行之10万元金额,与目下被军政府封存之大清银行分行、浙江银行两行账面上此地钱业者之负债额大致相当,故钱业者没有理由拒绝,也不会因此受到损失,这才答应下来。

畅销之商品

军政府发出剪辫令,宣称1个月内不剪辫者将剥夺其公民权。此事已做报告。近来张勋在南京之势力日衰,人们期待革命军成功,且剪辫到12月4日将会满限,因而剪辫者渐增。由此,鸭舌帽、礼帽之需求骤增,各商铺均告断货,而急忙从上海方面进货,但还是供不应求,随之其市价也逐渐上涨,此前15元左右1打之鸭舌帽要24元或20元左右,礼帽要价30元。此外,西式服装、鞋子以及附属装饰品目下也在畅销。

抚顺商况(驻奉天总领事馆1911年12月3日报告)

此地商界因地缘关系,完全被奉天商界左右,故此前奉天之大清银行遭挤兑时,仅1天之内,支那纸币即停止流通,颇有险恶之兆,但从次日起,支那纸币1元又可兑换小洋银七八角而重新流通,在那之后逐渐恢复,目下在小买卖中按面值流通,但在大宗交易中,似乎还是都不喜用支那纸币。此地日币与银比价,目下为日币100元兑小洋银124元或125元。交易最为顺当之杂谷类,近来价格稍涨;而对大豆,商人认为有可能跌价,而倾向于少量收购;此外,冬令结冰,不便于运输。由于这些因素,商况尚不旺盛。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