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欢乐颂2

手机搜狐

SOHU.COM

《日知录》纂修考

《日知录》是清初学者顾炎武的代表著述。全书三十二卷,博及社会经济、典章制度、风俗民情、经史艺文等众多学术领域,在清代学术史上产生了久远的影响。直到近年,还有多家出版社或影印、或点校,将该书整理出版。然而对于《日知录》的始撰时间、撰述动机、结撰过程等,则尚存在若干未尽明了之处。以下,准备就这几个问题试做一些考察。由于笔者水平所限,不足之处还望读者指教。

关于始撰时间的判定

顾炎武何时开始结撰《日知录》?这是一个迄今尚无定论的问题。最近,有人认为:“是书约始撰于明崇祯十二年(公元1639年)”(注:顾炎武:《日知录》,周苏平、陈国庆《点注说明》。甘肃人民出版社1997年版。)。对于做出这样一个判断的依据,他们虽然没有说明,但大概当是今本《日知录》前的一篇题记。这篇题记说:“愚自少读书,有所得辄记之。其有不合,时复改定。或古人先我而有者,则遂削之。积三十余年,乃成一编,取子夏言,名曰《日知录》,以正后之君子。”(注:顾炎武:《日知录》卷首题记。)笔者以为,仅仅根据这篇题记来判定《日知录》的始撰时间,还缺乏足够的说服力。理由如下:

首先,这里有一个认识问题需要解决,即能否把顾炎武早年读书做札记,同结撰《日知录》看成一回事情。笔者以为,应当把二者区别开来。的确,顾炎武从少年时代开始,就接受了读书要做札记的良好教育,用他的话来说,叫做“抄书”。关于这一点,顾炎武晚年写过一篇《抄书自序》,文中说:“先祖曰:‘著书不如抄书。凡今人之学,必不如古人也,今人所见之书之博,必不及古人也。小子勉之,惟读书而已。’”(注:顾炎武:《亭林文集》卷二,《抄书自序》。)至于顾炎武什么时候做读书札记,这篇《抄书自序》也有回顾:“自少为帖括之学者二十年,已而学为诗古文,以其间纂记故事。年至四十,斐然欲有所作。又十余年,读书日以益多,而后悔其向者立言之非也。”(注:顾炎武:《亭林文集》卷二,《抄书自序》。)这就是说,顾炎武虽然早就受到“抄书”的教育,但付诸实践去“纂记故事”已经二十余岁,直到四十余岁才开始著书,五十余岁以后,又因先前著述的不成熟而懊悔。顾炎武生于明万历四十一年(公元1613年),二十余岁正当崇祯中,而四十岁则已经入清,为顺治九年(公元1652年),五十余岁时就是康熙初叶了。

其次,顾炎武自崇祯十二年开始纂辑的书并非《日知录》,而是《天下郡国利病书》和《肇域志》。据顾炎武晚年所撰《天下郡国利病书序》说:“崇祯己卯,秋闱被摈,退而读书。感四国之多虞,耻经生之寡术,于是历览二十一史以及天下郡县志书、一代名公文集及章奏文册之类,有得即录,共成四十余帙。一为舆地之记,一为利病之书。”(注:顾炎武:《亭林文集》卷六,《天下郡国利病书序》。)崇祯己卯即十二年(公元1639年),顾炎武时年二十七岁。关于这方面的情况,《肇域志序》也说得很清楚:“此书自崇祯己卯起,先取《一统志》,后取各省府州县志,后取二十一史参互书之。”(注:顾炎武:《亭林文集》卷六,《肇域志序》。)可见,顾炎武《抄书自序》中所说的“纂记故事”,即指崇祯十二年(公元1639年),二十七岁始辑录的《天下郡国利病书》和《肇域志》。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