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被歧视的黄泛区,如何隐藏着中国3000年的血泪史?

最爱历史
2017-05-19
+关注

因为一则招聘启事,这几日美团火上了天。

原因是美团的HR发出一则产品运营的招聘启事,其中就包括几大招聘条件:1、不要简历丑的; 2、不要开大众的; 3、不要信中医的 ;4、不要黄泛区和东北人。

说到这里,美团的HR真心是得罪了几亿中国人,话说开大众、信中医、黄泛区的、东北人为啥跟你有仇啊?

可从这也能看出,中国人的区别性歧视和地域歧视确实非常严重,而其中针对黄泛区(黄河泛滥区,比较突出指的是河南、安徽、苏北一带)人民的歧视,更是自古以来的顽疾、一直难以根除。

黄泛区,大概包括今天的河南东部、安徽北部、江苏北部、山东西南部、河北东部等区域。

今天,史大叔就要带大家去看看黄泛区,了解这一片土地上多灾多难的历史,以及为何针对黄泛区人民的歧视会自古延续至今,而这背后,又如何渗透着中华民族的血泪与沧桑。

黄河:三年两决口,百年一改道

在现代人看来,黄泛区指的是黄河冲破堤坝,泛滥影响的区域,但实际上在战国中期以前,古代黄河并没有堤坝,而是在整个河北平原的腹心到处泛滥,因此中国最原始的黄泛区,其实应该指的是河北平原腹心地带。

展开剩余88%

战国中期以前,整个河北平原腹心都是黄河泛滥区

考古学家们发现,在今天的太行山以东、山西、河南、山东丘陵地带,都可以找到古人类的文化遗址,但唯独在今天的河北平原腹心一带没有任何古人类活动遗址,而这其中的根本原因,就是远古时期的黄河在此呈现漫流的状态,洪水奔流,四溢成泽。由于远古时期的黄河经常泛滥,因此也在中华远古先民心中,留下了关于大禹治水等神话传说。

战国中期以后,黄河下游开始修筑河堤。据黄河水利委员会统计,3000年来,黄河下游决口泛滥约1500次,较大的改道有二三十次,其中有6次重大改道,而黄河频繁的水患,北及海河流域,南达淮河流域,在整个黄淮海平原都留下了足迹,而这,就是黄泛区的核心地带,具体可见下图(横线部分即为中国的黄泛区):

▲历代黄河泛滥区范围

由上图可见,今天的河南东部、安徽北部、江苏北部、山东西南部、河北东部一带,自古至今都属于黄泛区范围,而号称“三年两决口,百年一改道”的黄河,更是给黄泛区的人民带来了深沉的灾难,而其中几次重大改道更是造成了万民流离失所、生灵涂炭。

黄河大决口:汉武帝20年不管不问

汉武帝元光三年(公元前132年),黄河瓠子段(今濮阳西南)发生决口,洪水向东南冲入钜野泽,泛入泗水、淮水,淹及十六郡,灾情严重。洪水泛滥初期,汉武帝还派人前去堵塞,但没有成功,此后汉武帝便对洪水不管不问,任洪水肆虐泛滥,

一场洪水泛滥肆虐20多年,帝国政府却对此不管不问,在此期间,汉武帝甚至征发黄泛区的难民或是当兵出击匈奴、或是移民河西一带充边,对于汉武帝来说,建功立业远远比治理黄河、拯救百姓来得重要。

汉武帝建立雄图伟业的背后,是黄泛区人民的深沉苦难

对于这场持续20多年的水患,西汉的桓宽在《盐铁论》中描绘了当时灾区的惨况:

“(黄河)泛滥为中国害,菑梁、楚,破曹、卫,城郭坏沮,蓄积漂流,百姓木栖,千里无庐,令孤寡无所依,老弱无所归。”

当时遭遇洪灾的河南、安徽、苏北等地的黄泛区难民,不仅得不到当时汉帝国政府的救助,反而被迫远迁他乡,甚至被迫充当最低级的士卒各处征战。

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20年后,汉武帝在前往泰山封禅途中,才发现黄河泛滥给黄泛区人民带来的深沉苦难,为此他下令重新堵塞决口,并在《瓠子歌》中进行了自我反省:“不封禅兮安知外!为我谓河伯兮何不仁,泛滥不止兮愁吾人”。

南宋、蒙古人三次扒开黄河大堤

此后在王莽时期的公元11年,黄河在河北大名东再次决口,为了避免祖坟被淹,王莽对黄泛区也采取了不闻不问的政策,致使黄河再次泛滥达50余年;而从公元7世纪开始到公元10世纪的300年间,黄河的决溢次数逐渐增多,平均9年就出现一次决溢,决溢地点主要在河南浚县、滑县一带。

而从公元10世纪初到1040年的140年间,黄河决溢次数更是达到了95次,黄泛区主要在河南、山东一带。

黄河的频繁决溢,不仅有天灾,也有人祸。

四处攻伐杀掠的蒙古军,也给黄泛区人民带来了深沉的苦难

公元1128年,由于金兵南下,南宋守将杜充为了阻止金兵,不惜在河南滑县扒开黄河大堤,致使黄河出现了第四次大改道,20多万百姓被洪水淹死,流离失所、因水灾后瘟疫而死的更是数倍于此,并致使当时北宋时期最为富饶繁华的两淮地区毁于一旦,上千万难民无家可归。

公元1232年,蒙古军队南下攻击金国的归德(今河南商丘),并扒开黄河大堤试图淹灭归德城,不料归德城由于地势高而免于灾难,但蒙古人也酿成了黄河的再次改道;

仅仅两年后,公元1234年,同样又是蒙古人,为了阻止南宋的北伐军队北上争夺中原,蒙古军队又在河南开封北面20多里的寸金淀扒开黄河大堤,试图水淹南宋军队,再次造成百姓流离失所。

而这100年间的三次人为决堤,也致使整个北方和黄淮地区千万百姓陷于水深火热之中,可以说,黄泛区,就是一部苦难深重的灾难史。

苦难深沉的黄泛区:为生存乞讨、杀人都敢干

但对于黄泛区的人民来说,苦难并未终结。

由于整个黄泛区地处险要,因此自古以来便是兵家必争之地,这就使得黄泛区人民不仅容易遭受水患,而且兵灾也是连连,而水患之后,通常便是农作物颗粒无收、土地盐碱化,然后又是旱灾,旱灾又易引起蝗灾,可以说一系列的灾难连连。

进入元代后,蒙古人的民族压迫更加深重,元至正四年(公元1344年)夏五月,由于连续大雨20多天,黄河再次决堤,“民老弱昏垫,壮者流离四方”,而元朝政府在暴政下又到处驱使奴役人民,以致于“死者肝脑涂地,生者骨肉不相保”,最终导致了元朝末年农民大起义的爆发,而爆发起义的几支重要农民军,例如郭子兴、朱元璋的军队,便是来自于传统的黄泛区。

捻军中的士兵,很多都出身于黄泛区的贫苦百姓

1855年,黄河在开封以东再次决口,黄泛区的鲁南、皖北、苏北大批灾民流离失所,在此情景下,大批灾民纷纷加入捻军,与天平天国的军队遥相呼应,淮河南北,一时遍地皆捻。流亡、乞讨,已经难以活命,落草为寇甚至起兵叛乱,才让这些黄泛区的老百姓们感觉到了一点活路,当时安徽亳州的老百姓就有一些关于为何造反的歌谣传唱:

“亳州城子四方方,财主官府蹓下乡;

穷人粮食被逼净,居家老幼哭皇苍。

亳州城子四方方,捻子起手涡河旁;

杀财主,打官府,大户小户都有粮。”

对于这些四处攻略杀伐的农民军来说,他们也有流氓、无赖、抢掠的一面,而这无疑导致了周边区域民众对于黄泛区民众留下了不好的印象,而在正统的官府看来,贼匪造乱犯上,黄泛区的民众更是一帮刁民和反贼的形象。

由于黄河常年泛滥、兵灾连连,加上旱灾、蝗灾又接连不断,黄泛区的人民由此也像蒙上了黄河的诅咒,时常遭遇深沉的苦难,而在自然和人祸面前,往往耗尽一生积累的财富,洪水兵灾之间顷刻便化为乌有,人民对此应该如何生存?

对于他们来说,乞讨、走江湖、干苦力,各种为了生计而不得已为之的办法都得用上,由于地方穷苦,黄泛区的人民也普遍被人看不起,由此而衍生出了深深的地域歧视。

黄河扒堤花园口,苦难深重大饥荒

但黄河带来的苦难并未终结。

进入民国后,黄河依旧时常决口,1938年,为了阻止日本军队南侵,国民政府下令扒开黄河决堤水淹日寇,但由此也导致了河南、安徽、江苏三省共44个县受灾,391万黄泛区难民被逼逃难,5.4万平方公里土地被淹,1250万人流离失所,89万人直接死于洪灾的滔天惨案。

花园口决堤造成黄泛区1200万百姓流离失所

对于1938年国民政府花园口决堤造成的惨状,事后的《豫省灾况纪实》里有一段文字如此记载:

“泛区居民因事前毫无闻知,猝不及备,堤防骤溃,洪流踵至;财物田庐,悉付流水。当时澎湃动地,呼号震天,其悲骇惨痛之状,实有未忍溯想。间有攀树登屋,浮木乘舟,以侥幸不死,因而仅保余生,大都缺衣乏食,魂荡魄惊。”

“其辗转外徙者,又以饥馁煎迫,疾病侵夺,往往横尸道路,填委沟壑,为数不知几几。幸而勉能逃出,得达彼岸,亦皆九死一生,艰苦备历,不为溺鬼,尽成流民……因之卖儿鬻女,率缠号哭,难舍难分,更是司空见惯,而人市之价日跌,求售之数愈伙,于是寂寥泛区,荒凉惨苦,几疑非复人寰矣!”

70多年后,再来读这些文字,都忍不住让人泪眼盈眶。

可苦难并未结束。

洪水过后,便是土地的盐碱化和连年大旱,到1942年,河南迎来全省范围的大饥荒,当年

全省遭灾,麦收只有一、二成,秋粮完全绝收!

▲1942年河南大饥荒中死亡的孩童

当时,《大公报》的河南战地记者张高峰就记录了他见到的惨像:

“陇海路上河南灾民成千成万地逃往陕西,沿途遗弃子女者日有所闻;与此同时,物价已经长到不可理喻的程度,许多人被迫卖掉自己的年轻妻子和女儿去做娼妓,而卖掉一口人,还换不回4斗粮食”。

美国记者白修德在采访过程中,也被河南这人间地狱般的惨状所深深震撼:

“无穷无尽的难民队伍,随时因寒冷、饥饿而倒下的灾民。而最触目惊心的是,父母亲将自己的孩子煮了吃;还有的家庭,把所有的东西卖完换得最后一顿饱饭吃,然后全家自杀。”

黄泛区,一部中华民族的苦难史

苦难笼罩中国,而苦难,2000多年来,更是一直笼罩着整个黄泛区的茫茫苍生和万千黎民百姓身上,在那些如人间地狱般的日子里,逼着他们卖儿鬻女、逼着他们乞讨要饭,有的人则被迫落草为寇、甚至坑蒙拐骗,可以说,人人都想当好人,可时代和黄河的大背景,有时注定了生存如此艰难,以致于人在生存的重压下,有时候民风不得不如此彪悍或为难。

▲1942年,河南,一位衣衫褴褛的男子,推着自己亲人的尸体

而一部黄泛区的历史,也是一部中华民族的苦难史,但愿今天那些喜欢搞地域歧视的人,再来看看这些历史的记忆,看看我们的民族和这些苦难的人民,千百年来所历经的磨难与痛苦。

你或许就会明白,黄泛区,是多么沉重、痛苦、锥心、字字滴血的三个字,它,深深地烙印在中华民族的心坎上,我们不应忘却,更不应嘲笑、歧视,苦难,是我们整个民族的,没有谁,能置之度外。

中国的邻居阿富汗,不只有贫困和恐怖袭击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